七年生日物语

标签:

据说人的细胞每七年因新陈代谢全部换完。也可以说,我们和七年前的自己已不是同一个人。七年,一个玩泥巴的小孩可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七年,也是每一对要白头偕老的爱人都要过的一坎。 七年前我打包三厢衣物坐火车横穿加拿大,独自从温哥华游荡到多伦多安家。我戴着灰色礼帽,手携一本画册,一把琴,一个相机在车厢里来来回回地走。有人抱着吉他上车,夜晚一起唱不熟悉的歌谣… (阅读全文)

被爱情催眠

不要跟我说没有一见钟情。那只是个机率的问题。 那是正好你就是我喜欢的模样,做了我喜欢的事情。 幸运的是正好你也喜欢我,相看两不厌。 被爱情催眠后继续自我催眠。 (阅读全文)

我也写班里的美女

中国人多,美女也自然多一些。一个班里至少有三四个, 都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小学的时候班里流行排美女,居然把我排第二,让我一直有一个错觉,好像我小时候挺美。其实现在看儿时的照片,哪里有美女的样子。可能得归功于我妈,从小把我打扮地挺别致,远处看倒是个可爱的模样。 在美国上中学的时候,班里有个长着秀兰邓波的脸,高一米七的女孩。想象中学的时候,男孩子都没… (阅读全文)

和自己的野心聊聊天

夜静,和自己的野心聊聊天。你酣睡了多久了?说好了平日里踏着工作的积累和生活的琐碎往兴趣和学术瞭望。左顾右盼见故人飞腾商界,你却在闲暇和遐想中游走, 欣喜于享受他人的果实。一点一点地读,一缕一缕地想,写下一片一片的文字,无意图的文字。孤僻而不合群,挑剔而不自律。即便看清自己也无用,因为世界是给适当高估自己,而野心满满的人。 醒了吧,不要睡了。你的无为… (阅读全文)

生猛海鲜和北方的狼

曾经有一个来自北方的男孩,有理想也有梦想,与我相谈甚欢。相约横穿加拿大,或是自由行到西藏蒙古。他将我比作生猛海鲜,而自称要活出狼性。这几年来零零碎碎地交谈,也会聊一些可合作的项目和彼此的梦想。他也真是爱折腾。从外企到国企,又辞职读研。之后成为自由职业人,找创业项目。拍过微电影,也做过高端旅游。 我也同样的从工作快十年的行业毅然辞职,尝试做自由职业人… (阅读全文)

孩子被打以后

在我妈妈和奶奶眼里我是一个老实而懦弱的孩子。证据是在我6,7岁时她们目睹一个比我矮小的孩子和另一个孩子抓住我的手打我,而我毫无反抗。这件事我依稀记得,我们并不是吵架或有恶言相对,而是在商讨怎么玩抓坏人的游戏。我不常在我奶奶的弄堂玩,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两个孩子。小个子提议让我来当坏人并让旁边一个女孩逮捕我。我对她的提议颇有好奇心,抓坏人的游戏我可从未玩… (阅读全文)

哪一天

哪一天我穿戴整齐美丽,去一个赏心悦目的地方画画,写字,谈文化。关心这个城市里上演的话剧,音乐剧,和舞台服饰。做衣服,喝茶喝咖啡。 下午回家,买菜做饭,遛狗玩娃。读书,养小动物,种花。 晚上挑灯看剧本,看书,做梦。 和爱的人说晚安。 (阅读全文)

这是平凡的爱 - 找

  "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的心静下来的人,从此不再剑拔弩张、左右奔突;也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的心精进起来的人,从此万水千山、世世生生。” (阅读全文)

这是平凡的爱 - Winners

老先生尴尬地走在泳装部,谨慎地左观右看。瞄准一件架子上的花披肩小心翼翼地从架子上取下,腼腆地举起来给老伴看。花花绿绿的,像一棵热带植物。老太太一摇头,被否了。老太太低头继续找自己心仪的素色泳装。老先生只得乖乖陪在旁边,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阅读全文)

病痛的时候

有病痛的时候,昏昏欲睡。一天可拖着身子,顶起大脑做一两件事。脑子迷糊得把2018年说成2008年。病痛的魔咒解除,立马活蹦乱跳。身子好像轻了一半,呼吸也舒畅许多。原来脑子还是灵活的,走路是带跳的。工作立马麻利,脑子也得正常思考。喝,原来我还是聪明的。我都快要接受那个缓慢的自己了。 记得在拉萨一个礼拜,每日下午头痛脑胀。太阳明晃晃地,伴着头痛一阵一阵地耀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