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哥哥

如今的日子里,已很少有鸿雁飞书的情感。但今日从远方来的,关于我父亲的文字却像忽然飘到我心口的一枚红叶,印在心里。 晓哥哥 晓哥哥年长我几岁至今没算清楚过。感觉像两代人,这不是说我与他之间有很大距离,而是说在我眼里他是大人,是成年人,虽然我们其实是同代人。 我推算了一下,他大概应该是高中六几届的。其实就算是初中六几届的,小时候就是大你两三岁,也好象有隔…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鸡腿

走过烧鸡店的窗口,总有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一个人进餐。面对一盘鸡腿骨,或许看着手机。每一次一个不同的女人,坐在同一个位置。穿着若显得花花绿绿的衣服, 一双舒服的鞋子。靠着玻璃,大快朵颐。我总会下意识地好奇。她们不用回家做饭?不用接孩子么?不用陪家人么?她们下班后有时间和兴致一个人坐在这里,吃一大盘又辣又油的鸡。吃得满手满脸的油,是不是有独特的幸福感?… (阅读全文)

有一点想念

有一点想念画画的日子。满墙的画作,时间花在涂涂抹抹。一笔一笔的神韵,一页一页的满足。设想一个画室,地板铺上帆布,一个画家。画一个异想天开,花一个锦上添花,花一个符号,一个念想。 (阅读全文)

写作亦自醒

我需要写作,写作让我平静。或许是我脑海里浪潮翻滚,需要一潭幽静的池塘。 我需要写作,写作让我顺心。或许是写作时平稳的呼吸。 我需要写作,写作让我飞腾。或许是能放飞想象,放飞理想,放飞灵魂。 为自己而写,自省,自醒。 (阅读全文)

心灵的贵族

曾一时兴起,去George Brown学习烹饪。因为是continuing education,同学各行各业。很多是投行里的白骨精,也有律师,工程师,传媒人。各个穿戴成大厨后,深藏不露地洗碗切菜。同学中也有退休后学习的老人,在一群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中十分引人注意。 学费包括食材和各样调味和盒子。我们每节课都是满载而归。有鲜鱼我们就赶紧凑前,要挑最好最新鲜的。有多余的食材我们也是极力… (阅读全文)

审美就是不将就

曾经有一位北大才子,长得高大入眼。 人也有趣热情,并画得一手好国画。摄影作品也是颇有古韵,雅致清新。一日聊到2012年的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 他说故事缺少连贯性,人物缺少深度,演得最好的是Russle Crowe。 我顿时晕倒,决定以后只与他谈美术,少谈音乐。 一位印度小哥,摄影眼光独到。 不管是拍长曝光的夜空还是室内近照都颇有造诣。但他居然跟我辩论说速食中餐超级好吃… (阅读全文)

象腿人生

从小就被妈妈笑说是象腿,或是大白萝卜腿,或是金华火腿,反正想象力丰富。夏天穿短裤短裙总会有些尴尬,老妈也会好言相劝说,那么粗的大腿还是不要露出来了。冬天穿打底裤更像是穿了棉裤, 怎么看怎么暖和。遮遮掩掩几十年,有时也会羡慕细腿妹妹,穿啥都好看。怎么看怎么有气质。也有遇到过审美另类的说我是大美腿,反正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象腿怎么了,我脚力好呀。 象腿… (阅读全文)

给你讲个小故事

同事 Z 很帅,且有高学历。 他是那一种加拿大男人独有的,端正,温和,可靠,自然的样子。祖籍意大利人,棕色的刘海,梳起来成熟,盖在前额可爱。他工作很努力,很踏实。说话不缓不慢。喜欢体育,喜欢旅游。总给我们普及体育新闻,也背着背包走过近三十个国家。公司里的美女见了他都会忍不住撩一下,踩着高跟鞋在马路上 说,哎呀这堆雪太高了,有人应该抱我过去。他也只是嘿嘿… (阅读全文)

关于现在和未来

慢下来,不表演,无顾忌。 生活不是比赛,而是一分一秒的精心和静心。 赞美,祝福。谦卑,慈悲。 (阅读全文)

治自己的药

治自己的药,是鸡汤还是自律 是开阔的胸襟还是妒嫉的动力 是勤劳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