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带来的困惑 (下)

字体 -

几年前,我记得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有个经济学家对当地日益飞涨的房价感到不可思议,他根据自己所具备的经济学专业知识,断言这绝对是个房产泡沫,并预言华盛顿特区的房价马上会大跌。为了证明自己的自信和预测的正确性,他立即出售了自己的住房,开始当房客,声称不想成为房市崩溃的牺牲品。这事引起了我的好奇和对美国房产市场的注意,因为我很想知道这个打赌结果。尽管后来没再见到过跟踪报导,但由于这是发生在美国房市崩溃前好几年前的事,所以当时我的感觉是他赌输了。

当然,千里搭帐篷,没有不散的宴席,美国房市整体最终还是崩溃了。但我还是认为这个经济学家的预测是失败的,因为任何预言应该是有特定的时间效应的。你预测明天要下雪,但天或一周后才下雪,这就不能说你的预测是成功的。这个例子或许能告诉我们处在全球化下的房产市场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或者说传统的经济学理论也难于解释当时的经济现象了。

同样的例子发生在我们的周围其实也并不少见。我有一个居住在美国纽约的朋友,他在国内是学经济学的。十年前从多伦多到了纽约“乐业”后,他就准备“安居”买房由于当时的房价已经连续涨了好几年,根据经济学中生产周期性的原理,他自己做了一番功课。结论是美国的经济发展应该到了一个调整期。所以他想再等一等,等房价降下来后再出手(跟我们多伦多很多买房等了十年的朋友一样)。可是年复一年,纽约的房价不仅没降,反而年年往上涨,而且涨幅还不小(比多伦多房价的涨幅可高多了)。他为之疑惑,夫妻间为此也不知拌了多少次嘴。虽然纽约房价最后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时终于止升并趋跌了,但房价仍然比十年前高出很多很多。而这十年来,一家三口一直租房的生活质量以及心理感觉跟当初如果直接买个自己的房子自住相比,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尤其还是在孩子成长长大的十年。

另外,他本人在这场特大的金融危机下惨遭裁员,买房计划就此搁置。多年下来的钱倒是存了一些,但美联储的两次量化宽松政策引起的通胀肯定要稀释掉不少存款价值。他为之忿忿不平:学经济的却在经济学理论中彻底迷失了方向当年啃《资本论》,学政治经济学,对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揭示了资本主义剥削的实质感到大彻大悟,以为消灭剥削制度指日可待。可哪想到多年后的今天,资本主义剥削不仅没被消灭,反而在全球范围内被进一步地推崇和追求:连马克思的忠实信徒也笃信创造就业机会现在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头等大事。最不可理解的是这些被剥削的人们,不仅心甘情愿,而且竭尽全力地想要挤进被剥削的行列,只是苦于想被剥削还找不到机会。传统的理论全被颠覆了!对此他是如此的无可奈何并自我调侃。

其实,理论是对实践的总结和归纳。先有实践,然后才有人去研究和总结使之变成称为理论的东西。所以实践同理论并不是同步出现的,之间有个时间差。而且即使称之为理论的东西还得在实践中被反复地论证并加以修正。所以,我们用不着去迷信专家学者,更不必拘泥于所谓的理论。

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才刚刚起步,它给各国经济和整个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尤其是对房产业发展的影响还难以预料。所以如果你正在酝酿买房,你大可不必瞻前顾后地让这种理论或那种传统的说法来束搏你的行为,等待和观望只会贻误时机。你认为准备好了就出手。越早买入,得益越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