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十年 (下)

字体 -

我2002年刚登陆多伦多时,对前途一片迷茫。平时碰到任何一个已经有了专业工作尤其是计算机工作的人士,心中都是羡慕不已,对那些买了房子的,更是眼馋要命。二、三年后,我好容易找到了计算机专业工作,进了公司看到一些中国同事都已经在公司做了不少年,有的早些年买了比较大房子的,市值已经50万了。

 50万!这对我当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我给我妈我哥打电话时说,我这不永远也赶不上他们了吗。因为攒工资得多少年后才能攒出50万啊?!而且他们工作经验比我强,职位比我高,薪水更比我多,这不差距越来越大嘛。

真应了中国的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准确地说,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应该改为”几年河东,几年河西”。在多伦多这十年来,我接触过不少”运气”很好的人,来了很快就有了稳定高薪专业工作,然后就是按部就班、朝九晚五地死守着”铁饭碗”了。而有些”运气”没那么好的,不得不自己找门路的朋友,开店、做装修、当电工、修车等等的,几年下来,不少人收入反而更高。

若说到个人买的房子及额外是否买了房产,差别就更是相当巨大了。对于在国际大都市里的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个人净资产的数目主要取决于他拥有的房产的净资产,北京、上海是最极端的例子,香港、温哥华、悉尼、纽约等大都市也都是这样,多伦多这种倾向亦愈发明显。

过去十年,很多人本来有着很好的工作,但过于保守、固步自封,就守着一个小房子把贷款还清,不敢买大房子,到现在最多也就有一个已经付清房款的不大的房子而已,远未脱贫,他们的净资产主要都是个人积蓄,增值收益不多。我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反例,我和我太太来加拿大十年,靠工资没攒下几个钱(我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但通过房产投资,收益颇多,很容易就超过了那些高薪专业人士省吃俭用攒出的积蓄。

回想当初,我在”开窍”前买的多伦多的第一个房子的时候,想法和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贷款非常保守,总想着多付首付少贷款,可以压力小一点。所以当时不敢买大房子,最后选个小房子,下面还有个土库可以出租,月供就可以更轻松了,并且把付了首付后仅剩的三万元全砸进去装修,把钱都用”死”了,一点灵活运用资金的概念都没有。

我记得当时还想弄个15年的还贷期限,只是银行没有15年的。本来房贷申请时是做的每月一次还款,后来知道有两个星期一付的,我就专门把我的房贷改成两个星期一付,就为了节省那一点点利息,当时我全部的理念就是在算这些小账,每次在网上银行看到二十万多一点的贷款就特不舒服,总想着怎么才能把房贷尽快还清。

幸好我醒悟了过来,用钱赚钱才是真理!我随之对前途充满了希望,大刀阔斧地开始投资房子。在投资了一些房子之后,认识到自住房也该换,在周围人都不理解的情况下,我卯足了劲,按我们很一般的家庭收入借到了银行允许的房贷额度的上限,超前买了一个当时国人看来算比较的大的在所谓富人区的房子。我的房贷还款期这次是40年,很多中国同事及朋友听了都直笑我。不止如此,08年经济危机后,房贷的利息持续降,我两次跑到银行把月供连降两次,所以我这个大房子住了四年下来,几十万的贷款在房贷利息处于历史最低的时候,付了四年的月供,本金才只少了两万多。中国人中四年房贷还个一二十万房贷的比比皆是。

在绝大多数中国移民都在拼命还房贷,Double Pay, Lump Sum Pay 都用到极致的同时,我在尽最大可能少还房贷,把省下来的钱继续扩大投资房子,房子后来升值的部分当然更不能放过,做个房屋抵押信用(HELOC)全部拿出来去投资,坚决用钱挣钱。

我周围朋友、同事都很奇怪我哪来那么多钱买那么多房子,其实我根本没有外财,家庭工资收入还低于周围人的平均数。关键的区别是我敢借钱,会借钱,不屑于省那点利息,才”搞”出那么多钱投资房子。上帝还是很公平的,有付出就有所回报,尤其是对于眼光准确,判断看准了市场的人士,回报绝对是惊人的。通过房地产的杠杆投资,少还房贷”搞”出来的钱投资到正确的物业后,回报很容易达到省下的那点房贷利息钱数的十倍,甚至几十倍。个人财富的差距很快就发生了翻转。

我这十年有太多跟房地产相关的话题,看来我还得再写个《我这十年(续)》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