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旺: 游轮随想

字体 -

我带着对迈阿密高房价的震撼和投资迈阿密房产幻想破灭的深深遗憾离开了迈阿密,全家人登上加勒比海游轮,开始了惬意的游轮旅行。

我上一次坐游轮就自创了一句名言:”游轮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24小时没有饿的感觉”。因为游轮上的餐厅几乎24小时轮着开放,食物都很精致,即使敞开肚皮使劲吃,但吃几顿就干不动了,只能恨自己没像牛有四个胃。

游轮上的服务也非常好,二三千的游客,服务人员有将近一千人,游客被当成贵宾伺候的无微不至,住的房间一天收拾几遍,比自己家还收拾的干净。游客们在游轮上就是吃喝玩乐,随心所欲。不用做饭,不用工作,不用干活,不用收拾房间,不用想着挣钱,没有烦恼,没有忧愁,身心彻底放松。

游轮上度过几天以后,在一个晴空万里、暖洋洋的下午,我带着孩子们到船上的露天游泳池里嘻水。游泳池里聚满了大人和孩子,都在快乐地玩耍着,空气中弥漫着欢声笑语。人们玩累了就去旁边拿吃的,甲板上人流穿梭,人手一个盘子外带一个冰激凌。大家玩完了吃,吃完了玩,一片欢乐祥和。我静静地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突然间感慨万分,这不就是我们从小被教育的”物质极大丰富”的景象吗?共产主义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游轮上实现了啊。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对美好生活的理解主要停留在吃的层面,”土豆加牛肉”在五六十年代的苏联就是共产主义的理想目标,对于那时饿死了几千万人的中国的老百姓,那似乎更是遥不可及的幻想。可就是几十年的功夫,”土豆加牛肉”已经被人们抛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

在今天的中国,吃的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接近”物质极大丰富”了,似乎离共产主义已经不远了。可另一方面,房子却越来越买不起了,普通老百姓对住房的需求距离”物质极大丰富”的概念又渐行渐远了。食物可以无限量的生产出来以致”极大丰富”,土地有可能”极大丰富”吗?餐餐”自助餐”各取所需,可以把食客都吃倒而食物仍然源源不断,但土地尤其是好地点的土地,有可能”各取所需”吗?

所谓”物质极大丰富,各取所需”就是骗人的乌托邦而已,十九世纪的马恩,如何会设想到二十一世纪科技如此发达的情景?人类登上了月球以后的又要朝火星进发,互联网改变了世界,极大地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但改变不了人的本性。那个时代所说的物质极大丰富,那点吃的用的东西,现在根本不值一提。如今能称得上”物质”二字的是土地,可是,在当今大城市里面,土地都是愈发匮乏。

在以”物质极大丰富,实现共产主义”的巨大光环下发展出的那套什么”阶级”、”革命”的理论,过去一个世纪,在整个地球不知害了多少亿人,卑微的人们像蚂蚁一样被碾死或者在贫穷、压抑、屈辱中度过大部分青春。实践那套理论的没有一个”解放生产力”,而且一个比一个走的极端,远超纳粹的破坏力。柬埔寨在那光芒的指引下,三年半的时间里非正常死亡人数居然占全国人口的四份之一。

人性就是自私的,就这一点就证明了那套理论的欺世盗名。马列主义对于每个正常人都只有”口朝外”才能行得通,所以这才能解释最近中国发生的那位成天宣讲马列主义的教宗级人物照样是男盗女娼,而且把世俗的”潜规则”经过马列思想的包装居然更上一层楼,”睡了还要收钱”,创下新时代的拍案惊奇,不愧是从鼻祖那里一脉相承出来的。

中国人本来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之一,但很多走在象牙塔尖的最聪明的国人,仍然深受那套异端理论的洗脑,即使到了国外,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有制缺乏应有的认识。有普通财商以及对资本主义有正常认识的人都应该对国际大都市的房地产价值有个基本的概念,但有的人对于在大都市长期居住,”租房合算还是买房合算”这种概念都拎不清。可惜了那么高的智商,财商低的可怜。

我从小就对马列那套学说理论深持怀疑态度,初中时就被校长挂号登记过,上大学时在课后找马列老师单独探讨,年过半百的老师(自知理亏)不得不跟我”玩太极”。我觉得正因为我一直向往和热爱资本主义,才有了对房地产市场的宏观理念,才悟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房地产投资理论,才对多伦多房地产市场这么有信心,也才敢这么大刀阔斧使劲借钱投资多伦多的房地产。

幸好,今天的中国政府和领导人,他们的理论观念已经彻底转变了,虽然嘴上不那么说,执政党的名字还叫那个名字,但实际上已经大转舵了,这是中华民族的大幸。我终于可以算是与时俱进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