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旺:信土旺,发房财

字体 -

最近刚写完驳斥多伦多房市看跌派的文章,正意犹未尽,正好看到网上一篇转载文章《中国房价预测十年乱象信 专家损失惨》。该文主要说到过去十年,是中国楼市狂涨的十年,然而对中国楼市看跌的言论却经常占主导地位,国内有几个学者以十年如一日地唱空(看跌)中国楼市而为人们所熟悉,比如谢国忠、易宪容和牛刀等。曾就职于美国摩根士丹利的谢国忠发表过《有史以来最大的地产泡沫将在近期破裂》、《上海房地产可能步曼谷后尘》等无数与随后事实相背的看跌中国房市的文章;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原主任易宪容,则因在2005年提出”上海房价应该下降50%,北京房价应该下降30%”而为人所知。

就连国际投行等金融机构也曾多次看跌中国房价。2011年8月,巴克莱资本研究发布报告称,2012年中国房价将下跌10%至30%;汇丰银行则预计,一线城市的房价可能有20%到30%左右的下调空间。由于大众期望房价下跌,”唱空派”看跌房价的言论迎合了不少欲购房者的期望,因此”唱空派”更受追捧,”春天派”(看涨派)则往往被喊打。

但事实却不以大众的期望为转移,中国房价的末日场景并未到来,反而节节攀升,专家们口中的楼市泡沫迟迟未破,倒是这些所谓的”专家预言”像牛皮一样被吹破了。那些听信专家预测的老百姓,成了最终受害者,他们或者因迟了购房而更加买不起房,或者因早了卖房而蒙受经济损失,懊悔终生。

这些”专家”们不负责任误导大众实在是一种罪过。多伦多的那些照本宣科的所谓”专家”、”经济学家”也是半斤八两,对多伦多房市几年如一日地死硬看跌,自以为是、刚愎自用、坐井观天、屡评屡错、屡错屡评,多少人因为听信了他们教条的误判,错失良机甚至贻误终身。

两年前,我就是因为实在看不惯这些看跌的”砖家”,而专门写了文章《做一个负责任的评论人》(一)、(二)、(三),前后3篇文章,说明无论是看涨还是看跌,作为一名评论人,评论不能瞎评论,得付点责任。再早的时候,三年前,我更因为严重不满多伦多看跌、唱跌派们的固执和教条,而在网上公开向看跌派们叫号,不服就打赌,51.ca的记者谈海还专门采访了我。但网上那些看跌派们也就是嘴上有点本事,说点风凉话在行,我跟那些回复的人真较真了,一个个都怂了。

这几年来,我因为那次公开打赌被很多人觉得出风头,”孩子气”,特立独行。看了《中国房价预测十年乱象 信专家损失惨》一文,才知道中国楼市的多空两派之间早有在战况升级后,靠打赌来一决雌雄的传统。最近的一次著名赌局,赌注是裸奔十公里。据网上报道,那位看跌中国房市而赌输的什么不动产董事长已通过微博向北京警方申请”裸奔”,巧的很,4月初,北京街头半夜时分还真出现裸奔的了,不知道跟那位看跌派的董事长有没有啥关系。

不管怎样,用”裸奔”甚至”跳楼”做赌注,太哗众取宠了,”登报道歉”又惩罚轻了点,误信的人的损失谁来承担?想想看,还是我三年前设的赌局合理,看跌派若真赌输了,可以通过房产投资挣到不少钱,多合算啊。三年前那些怂了的看跌派们现在一定都很后悔,当时若真跟我对赌的话,现在都大赚了。

当然,我的赌局必须以中长期投资为前提,绝不以短期为打赌时段。因为即使是狂涨了十年的中国楼市,十年当中也有起伏的时候,以短期内某一时点来论成败那是赌运气,意义不大。留美博士、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徐滇庆在2007年时,信誓旦旦预测2008年”深圳房价肯定要涨”,结果一年后,金融危机来袭,深圳房价一路狂跌,虽然2009年深圳房价暴涨,收复失地并远超过两年前,但徐教授的赌还是输了。徐教授恐怕是书读的太多,已经脱离实际了,短期地研判房市下注,风险是非常大的,所以他这个”看涨派”输了也不奇怪。

国内的网上一直流传”信牛刀,住牛棚!信志强,住洋房!”,多伦多版的顺口溜得加上一句”信土旺,发房财”。在西方这种法制社会,第一代移民很难有机会发大财,但只要对多伦多房地产有信心,积极大胆扩张买入多伦多房产,同时有技巧地控制风险,通过房地产投资挣到工薪阶层靠工资积攒的那点钱,发点不小的财,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