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旺: 凭我们的价值观去投票(上)

字体 -

今年是安省的选举年,各市的选举早就定好于20141027日举行,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多伦多市长的选举。安省议会最近因为预算案没有通过,而突然决定解散议会,6月举行选举。一时间,选举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网上讨论也异常激烈。

今年多伦多市长选举的的最热门候选人邹至蕙还是位华裔,在福特市长吸毒和酒后胡言丑闻曝光后,邹当选的呼声最高。今年加拿大三级政府联邦、省、市的议员选举包括补选也有多位华人报名参选,是历史上大多伦多地区报名参选议员的华人数量最多的一次,包括有多位大陆背景的华人参选,这本来是一件很值得我们华人高兴的事情。华人社区也有舆论鼓动华人选华人,争取多些华人进入加拿大政坛。

但是,到本地网上的各大中文论坛讨论选举的版块看看,很多人对邹至蕙及其他不少报名参选的华人并不感冒。其中,越对政治感兴趣,越了解加拿大各党派执政理念的人中,反对她们的人越多,那些对政治根本不了解的人反而会认同“华人选华人”。究其原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邹至蕙和很多的华人候选人代表的党派是NDP(新民主党)和自由党,这些党派的执政理念跟我们华人的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

加拿大主要有三大党派:NDP(新民主党)、自由党和保守党。传统意义上说,NDP是左派,保守党是右派,自由党是中间派。但真正了解他们理念的话,实际上NDP是极左派,自由党是左派,保守党是右派。通俗点说,NDP和自由党都是“老左”。

加拿大的“老左”们和世界各国的“老左”们一样:

口号喊的漫天响,

蛊惑人心最拿手,

指点江山说不绝,

发展经济就完蛋。

我这里简单谈一下“老左”们做的跟加拿大房地产有关的恶心事:

前多伦多市长、福特的前任苗大伟,把NDP的理念实践到了多伦多市,不会挣钱、只会花钱,钱不够花就一味的征税,把多伦多的土地转让税一下子增加了一倍。各个市政的“老左”议员们不够钱了,不想着节省开支,经常想着增加物业税(Property Tax)。

加拿大的法律保护弱势群体是对的,房客跟房东相比本来是处于弱势,适当地保护房客利益是对的,例如房东要保障房客的隐私,不可以不打招呼随便进房客的住处;房客住的好好的,房东不可以随便赶他走。但反事都要有个度,在加拿大,“老左”们把房东置于弱势地位,烂房客被“老左”们惯出来了,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欠房租居然可以理直气壮地赖着住下去。

这些“老左”们的逻辑也挺有意思,房客欠了房租,不可以马上赶他走,房客可以编各种理由能拖就拖,继续白住。但房主欠银行的贷款那可一次不能少付,加拿大法律规定,房主连续3个月不付房贷月供,银行或者债权人就有权收回房子,把房主赶出去,这时候房主编任何理由(例如房客没付房租)都是不管用的。“老左”们的双重标准可见一斑。

再有,房客搬走的话,房东很难再找到房客。如果房客不交房租,房东不好赶他,好不容易过几个月后真赶走的话,房客肯定是欠了房租走的。因为房客没有任何抵押在房东那里,所以对于不放心的租房者,房东要求租房者一开始多交几个月房租做押金完全合情合理,但“老左”们把这种做法设为非法,还有什么钥匙押金、房屋损坏押金、清洁保证金等等都是不合法的。房东跟房客签租房合同只允许收首尾两月的租金,其他都不允许收,“老左”们左得完全背离了市场经济规律。房东在这种劣势情况下很容易遭受损失,并难以索赔。而房东有物业在那里,房东如果多收了房客的钱不退或者侵犯了房客的利益,房客很容易去告房东,房东输了的话,因为有物业在那里,强制赔偿很容易。

其实,真正有钱的富人不稀得弄出租房这么麻烦的事,买房出租都是一些勤劳、肯干、吃苦的中产阶级选择的投资、致富的途径。我们华人的传统有了余钱就多买房子,租给房客,自己当房东,但是多伦多太多太多的华人就是因为担心碰到烂房客收不到房租而裹足不前,一直不敢投资房产,错失了这十几年多伦多房价大涨的好机会,归根结底,是“老左”们害了勤劳节俭的大家。

窥一斑而见全貌,左派政客们整天做的就是在侵蚀中产阶级,成天就知道加税,劫“小康”的富,济懒人无赖的贫。那些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流氓无产者才是左派政客的铁杆粉丝,“老左”们做的梦是挺好,但最终的后果是完全背离了我们华人的价值。所以,NDP(新民主党)和自由党的华人议员候选人及邹至蕙根本不可能代表华人的经济利益,我们岂能投她们的票?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