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是在多伦多那次两天一夜大雪的雪夜。

那夜的雪是静静的,轻轻柔柔地落下。已是深夜时分,但夜空在大雪的映衬下还是那样的亮,透过那层层的雪绒,在夜空的尽头似乎就是那光亮的源头。在光亮的源头,有一缕轻柔的小提琴乐曲,也随着光亮透过夜空轻轻地传来。寻着那缕琴声,越过源头,看到的是早春明媚的阳光,是那种暖暖的,散发着清新气味的阳光。在阳光下的天空里,有两只云雀在翩韆起舞,时而盘旋着,时而掠过低空,时而攀上云霄,又俯冲而下,再又高飞,越飞越高,“直到消失在天际的光亮处……”

这就是第一次听到《云雀高飞》时的情形。

《云雀高飞》(The Lark Ascending) 是一首著名的音诗。是英国作曲家威廉姆斯为小提琴和乐队所作浪漫曲。作为与埃尔加的协奏曲搭配的经典曲目,威廉姆斯的“云雀高飞”显得恬淡,宁静致远。 很少有一部作品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小提琴常被人们称赞为富有激情,而管弦乐团的编制似乎也很不容易让人联想那种始终如一的安静气质。但威廉姆斯却靠着出色的配器做到了。

一切都和诗作的意境非常吻合,在烟雾缭绕般的乐队背景中,小提琴以不可思议的音量进入,并很快从乐队的背景中脱离出来,开始歌咏般的独奏,旋律线条拉得相当的开阔,仿佛你能通过这样的旋律看到广袤的天空中傲视大地的云雀。延绵的旋律很快转入了舞蹈性的部分……

威廉姆斯的音乐似乎与他身处的年代并不相符,早期的音乐又回来了。到了最后,独奏小提琴,带着模仿云雀叫声的装饰音,越飞越高,“直到消失在天际的光亮处……”

全曲长达16分钟,但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就听完,并能依稀感受到某种中国古典乐曲的旋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