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义案件

2012年9月6日 | 作者: 弄舟 | 40 浏览

小三: 遵嘱阅读了寄来的两份文件。这是我对“一份奇怪的裁定书”一文的一点看法和评论,供参考。 总体而言,这篇文章写得很好。条理清楚,语言简明通达,用词恰当,不但把事情表达得明白无误,具一定的说服力,而且可读性相当强。不过有三处我觉得还没完全说清楚,需要进一步理清。 第一, 根据起诉书, 村民代表会议还是召开过至少一次会议的。该次会议是否可以构成村民 会议… (阅读全文)

高薪真能养廉吗?

2012年6月8日 | 作者: 弄舟 | 429 浏览

最近国内的官媒“环球时报”抛出了“适度腐败”论,声称腐败不可能根治,却绝口不提腐败的根源。这也不奇怪,官媒嘛,自然吐不出象牙来。不过其中提到高薪养廉在中国做不到,言下之意,高薪是可以养廉的。高薪真能养廉吗?本人对这个问题倒是作过一些思考,特提出来,供讨论。 (阅读全文)

强烈抗议封杀“乌有之乡”

2012年3月17日 | 作者: 弄舟 | 725 浏览

就在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的同一天,著名的极左网站“乌有之乡”贴出了因网站维护而暂时不能访问的公告。贴出同样通告的还有其他三个极左网站。网站维护是要不了多少时间的。可是直到今天,那些网站还在“维护”。很明显,它们被封杀了。对此,我感到非常愤慨,并提出强烈抗议。 我愤慨,我抗议,不是因为我喜爱乌有之乡。恰恰相反,我对其深恶痛绝。那个网站代表着中国的极左… (阅读全文)

以人民的名义和力量,支持温总

2012年3月16日 | 作者: 弄舟 | 667 浏览

温总公开地大声疾呼政改,已不下十次。但公众对此迄无反响。也许有许多人认为温总只是在做秀,甚至是在放烟雾弹。也有许多人认为温总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但这些都只是猜想。由于信息不透明,这些猜想既无法证实,也无法否定。比较合理的猜想是,即使温总真心推动政改,也是力不从心,因为阻力太大。这就是为什么在温总大声疾呼了这么多次后,政改依然是只闻雷声,不见下雨的… (阅读全文)

切莫冤枉了铁道部

2011年7月29日 | 作者: 弄舟 | 4,353 浏览

7.23动车追尾惨剧,使铁道部成了众矢之的。当然,作为铁路的管理操作者,铁道部难辞其咎,俺也对它恨得咬牙切齿。可俺琢磨着,一个铁道部,两万公里高铁这样的大动作,它作得了主么?他铁道部长就能只手遮天,把铁道部打造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就算他有这大能耐,这建高铁也不是它铁道部一家能搞掂的,还要有多少部门,多少地方,多少人围着它转?别的不说,这… (阅读全文)

族裔牌,何时休?

2010年10月8日 | 作者: 弄舟 | 603 浏览

那些反对福特当选多伦多市长的人,照例又打出了种族歧视的旗号。可说了半天,只有福特说过的“华人像狗一样工作”的那句话,别的什么都没有了。这句话,绝对不会含有侮辱华人的意思,理由有三:其一,福特是个政客,绝不会说出具种族歧视含意的话。如果真的歧视华人,他绝对不会说出来。既说了出来,就表明这句话不涉歧视华人。其二,他的竞选班子里有大量少数族裔,包括华裔。… (阅读全文)

我们需要政府照顾吗?

2010年10月2日 | 作者: 弄舟 | 1,055 浏览

因为忙于读书,一直以来都未写什么东西。最近受朋友之托在网上发了一条一部份华人为福特竞选多伦多市长筹款的消息。这样的消息,自然会引来一些讨论。左派一定会反对,不足为奇,也不必理睬。但有几位右派朋友也表示反对,这就要费点神来答复了。既然答了,就干脆贴出来。没有时间搞得很正规,只好原文照搬了。 ===========================================================… (阅读全文)

落在我家后园子的彩云

2009年11月1日 | 作者: 弄舟 | 1,028 浏览

这个标题有点夸张了。其实是从我家后园望出去的景象。不过这无关紧要,夸张也是允许的嘛。关键是,好景随处有,只要肯留心。 正在后园子休息,偶一抬眼,见到这幅景象,感觉不错,连滚带爬去拿相机。这个时候的天色,可说瞬息万变。就这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色彩便已淡了很多,不能不为之叹息。 好在还有PS,这么整一下,还真有了点意思了呢。 (阅读全文)

朋友带我去过这个地方,感觉也就差强人意。随便拍了几张图,存起来后便忘了。没想到飘飘也去了那个地方,还发了一大堆图,我也忍不住发几张。当然,说比划比划那是闹着玩儿的。飘飘是摄影大师,除了我,人人仰望,望得脖子酸, :) 咱哪儿敢比啊。 发誓都是我自己的作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阅读全文)

画兮梦兮—-河狸谷(BEAVER VALLEY)的传说

2009年10月13日 | 作者: 弄舟 | 1,058 浏览

我与一老外在一片湿地前的对话: 我: What did you see? Some fish? 老外: No, no fish. I saw Monet. 这话使我心头一震。抬眼望去,又是一震。我不会画,赶紧拿起了相机。 我永远不会象Monet那样能画。但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Monet心中的那种狂喜和感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