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新京报讯 昨日,华裔刑事鉴识学专家李昌钰走进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做主题为“使不可能成为可能”的演讲。   国内媒体习惯将李昌钰奉为“当代福尔摩斯”,其简历显示,他参与鉴识过几个重大案件,如辛普森杀妻案、美军华裔士兵陈宇晖自杀案。他还表示参与调查了美国司法上最疑点重重的两件命案:肯尼迪总统被刺杀案及其胞弟罗伯特·弗朗西斯·肯尼迪被刺案。   演讲结束后,新京报记者与李昌钰进行了简短对话。   “赚钱养团队 日程排到2018”   新京报   你今年已经76岁,中国有个成语叫“颐养天年”,现在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这么忙?   李昌钰   没有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是“金盆洗手”,但是洗了多少次了,甩不掉。事情总会找到我,现在我演讲的日程已经排到2018年,怎么办?已经排了只好讲,案件几百件等着呢,只好尽你的力量做啊。   还有就是我底下一大批人,他们的生活我要负责,我要去赚钱养他们,所以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太太当然希望我赶快退休回到家里,但是我跟她开玩笑,我假如待在家里一个礼拜她一定讨厌我了,你什么时候去上班。   新京报   演讲中你提到上午给北京的警察做了演讲?中国的警察和美国的警察有什么区别?   李昌钰   上午在北京刑警总队,给很多刑侦一线的警员做演讲。世界各地的警察都是一样的,他们的使命是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其实从受教育程度上讲,中国的警察要优于美国。但是美国警察的公权要大一些,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像中国很多时候警察说了也有人不去理会。   另外,中国的警察可能严肃了那么一点,不能随便笑,不然局长该骂人了。   “冷案不等于死案”   新京报   国内有一些著名的“冷案”,你现在在美国也多处理一些“冷案”,怎么看待这些冷案?   李昌钰   冷案并不一定是死案,最重要的是要看原始证据。二十余年未破的案件要侦破的话,客观上肯定存在很多困难。但是如果能够提供原始证据,然后寻找蛛丝马迹,说不定还有希望。   新京报   在美国也有类似冷案吗?会如何解决?   李昌钰   在美国的话,会有专门负责这种冷案的部门,他们会同我们合作,提供原始资料。如果警方不再继续调查的案件,受害人家属或媒体也可申请查看案卷。   谈王立军:工作接触,外界传闻夸张   新京报   你和王立军很熟悉?   李昌钰   和薄熙来、王立军见过几面,王立军也邀请我到重庆做过演讲。但只是工作上的接触,私交没有多么好。   新京报   有传闻说重庆方面曾将重要证据交给你检测。   李昌钰   当时他们的确说有证据需要我提供检测,电话中都已沟通好,但是第二天又说不需要了。所以我没有接触过具体的证据,对案件也不好说什么。   新京报   怎么看待刑侦鉴识工作和政治的关系?   李昌钰:   政治是政治,科学是科学。在台湾做“319”枪案的时候,结论有利于绿营,蓝营骂我,反过来就是绿营骂我。这个也摆脱不了,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