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近日,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在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的陪同下在立法会上召开记者会,“曝光”自己在内地被拘押过程,期间还提及自己在大陆的“女朋友”胡某。18日,胡某接受了记者采访。出人意料的是,胡某哭诉自己被林荣基欺骗、伤害的全过程,一度泣不成声,直指林荣基“不像个男人,也糟蹋了香港男人形象”。

 

现年37岁的胡某长期在内地打工,2014年在网上与现年61岁的林荣基相识。一个月之后,林荣基到深圳某酒店开房间,两人在此约会并当即确立了关系。

 

胡某坦承,自己是一个单身母亲,独自带着孩子生活,“看到一些姐妹嫁到了香港,我也希望能够嫁个香港男人,让我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相识之初,林荣基给胡某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想”。“林荣基当时告诉我,他在香港是有老婆的,但他们关系很不好,让我等他两年,他尽快和老婆离婚再跟我结婚,还承诺帮我的孩子定居香港。”  事到如今回想起来,胡某如梦初醒,认为林荣基说的全是谎言,“他骗了我,也害了我”。“他跟我介绍他书店的生意,反复对我洗脑,目的就是让我帮他在内地转寄书籍。但是,林荣基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寄售这些书是触犯大陆法律的。”

 

“当时我专门问过他这种行为是否合法,他说没问题,后来我知道他自己当初就因这类事情被海关处罚过,肯定知道这是违法的。”胡某说。  胡某介绍,认识8、9个月后,林荣基就让她帮他邮寄书籍。“每次都是他先寄给我,要我按照他提供的地址用快递再寄出,每次见面的时候,他按照我代寄书籍的数量付给我代寄费。”

 

胡女士最初对代寄书籍表示怀疑,“我就问他为什么不自己邮寄,让我代寄,他就说已经给你代寄费了,其他事情你就不要再问了。”“感觉他这个人,用不同的手段利用别人,他自己心里都清楚,在大陆邮寄这些书籍是违法的。既然是违法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我拖下水,让我帮他邮寄,单子上显示的都是我的地址,后来公安机关就是按照地址找到我……我感觉他很没良心。”

 

胡某还回忆自己被林荣基斥责的经历。“有一次,他又邮寄给我一大包书到邮局,因为当天太阳特别晒,再加上我家到邮局还有一段路程,我就没去邮局,他就打电话给我,指责我说,都给你代寄费了,你还不帮邮寄,你太懒了。”胡某说,那时就感觉林荣基根本不关心她,只是在利用她帮他邮寄书籍。

 

2015年10月,林荣基和胡某被内地公安机关抓获。办案人员告知他们有聘请律师的权利。“当时考虑到他有家庭,我上有70多岁的父母,下有小孩,我们不想让家人知晓我俩之间的私密关系,就提出不聘请律师,也不告知家人,只想尽快解决这个事情。”胡某说,林荣基在发布会上称自己被迫签署“答允放弃通知家人”及“不聘请律师“答允放弃通知家人”及“不聘请律师”,全系编造出来的谎言。

 

今年3月,胡某被获准取保候审。6月17日一大早,胡某在电视上看到林荣基召开发布会的情形,“他在新闻里提到我,我感觉是当头一棒,我都懵了……他把我们的私人关系都暴露出来了,本来我是不想让亲人朋友知晓此事的。我感觉他非常自私,只为自己过得好,只为自己爬得更高,不考虑别人的生死。”

 

说到此处,胡某泪流满面,几乎说不下去。“现在我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知道这件事了,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一开始我就想独自承担此事,现在我无法再平静生活了。”  采访中,胡某反复说,如果有机会能再见到林荣基,很想问他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做?“他用自己的花言巧语,让我帮他赚钱,帮他邮寄书籍,做违法的事情,他只顾自己的政治利益。他不像个男人,更不像个香港男人,香港男人在我心目中是很讲信用和原则的,但经历此事,他彻底糟蹋了香港男人的形象。”

 

       “现在感觉和他认识是一场噩梦,他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我像是从天堂坠入地狱,以后的路都不知怎么走,我希望这场噩梦尽快结束,就像电脑一样把痛苦的记忆全部删除,不再呈现,让我重新生活。”胡某哭着说。(完)

 

 

 

 

 

 

林荣基女友大骂林不是男人(博讯北京时间2016619日 转载)

        来源:星岛日报

 

         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日前在港高调召开记者会,“大爆”自己在内地被拘押经过,还提及连累在深圳的姓胡女友,胡昨在内地接受记者专访时详细披露两人关系的内情,她指与林是透过网上认识,但有人存心利用她协助在内地转寄书籍,又指两人去年被扣押期间,因担心被双方家人知道“关系”,遂主动提出不聘请律师及不通知家人,未料他诬造谎话。胡在提及被欺骗经过更是泣不成声,大骂林不是男人,也糟蹋了香港男人形象。          现年三十七岁的胡女在接受专访时透露,她长期在内地打工,前年在网上与年近花甲的林荣基相识。一个月後,林荣基到深圳某酒店开房间,两人在此约会并当即确立了关系,并展开代他邮寄书籍一事。

 

          胡女表示,她现时如梦初醒,认为林荣基说的全是谎言,胡女称:“他跟我介绍他书店的生意,反覆对我洗脑,目的就是让我帮他在内地转寄书籍。但是,林荣基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寄售这些书是触犯大陆法律的。”

 

          胡女曾特意问过林荣基,这种行为是否合法,他说没问题,後来胡女知道林当初就因这类事情,试过被海关处罚过,肯定知道这是违法。

 

          胡女透露,认识林八、九个月後,林开始要求她帮忙邮寄书籍,每次都是他先寄给胡女,要她按照他提供的地址用快递再寄出,每次见面时候,他按照她代寄书籍的数量付予代寄费。

 

          胡女最初对代寄书籍产生怀疑,就问林荣基为甚麽不自己邮寄,让她代劳,他就说已经给她代寄费了,其他事情你就不要再追问。胡女感到林荣基这个人,用不同的手段利用别人,在大陆邮寄这些书籍是违法的。既然是违法的事情,为甚麽要把她拖下水,帮他邮寄,收据上显示的都是胡女的地址,後来公安机关就是按照地址找到她查问。          她还回忆自己被林荣基斥责的经历。 “有一次,他又邮寄给我一大包书到邮局,因为当天太阳特别晒,再加上我家到邮局还有一段路程,我就没去邮局,他就打电话给我,指责我说,都给你代寄费了,你还不帮忙邮寄,你太懒了。”胡女说。

 

          去年十月,林荣基和胡女被内地公安机关抓获。办案人员告知他们有聘请律师的权利,当时胡女考虑到他有家庭,上有七旬父母,下有小孩,两人不想让家人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便提出不聘请律师,也不告知家人,只想尽快解决这个事情。林荣基回港在发布会上称自己被逼签署答允“放弃通知家人”及“不聘请律师”,全属编造出来的谎言。          本年三月,胡女被获准取保候审。 至六月十七日早上,胡女在电视上看到林荣基召开记者会的情况,胡女指林在新闻片段提到她,把两人关系都暴露出来,本来她是不想让亲友知悉此事的。现时感觉他非常自私,只为自己过得好,只为自己爬得更高,不考虑别人死活,已无法再平静生活。

 

         她又反覆说,如果有机会能再见到林荣基,很想问他为甚麽要这样对她。 他用花言巧语让女友帮他赚钱,帮他邮寄书籍,做违法的事情,他只顾自己的政治利益。他不像个男人,更不像个香港男人,正常香港男人是很讲信用和原则的,但经历此事,他彻底糟蹋了香港男人的形象。

 

         现在胡女感觉和他认识是一场噩梦,希望这场噩梦尽快结束,像电脑一样把痛苦的记忆全部删除,不再呈现,让她能重新生活。

 

         胡女坦承,自己是单身母亲,独自带着孩子生活,看到一些姊妹嫁到了香港,也希望能够嫁予香港男人,让她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当年相识之初,林荣基给她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想。 胡女说:“林荣基当时告诉我,他在香港是有老婆的,但夫妇关系很不好,让我等他两年,他尽快和老婆离婚,再跟我结婚,还承诺帮我的孩子定居香港。”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