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的电老虎” !Hydro One 2005年6月

字體 -

“安省的电老虎” !Hydro One 2005年6月11日

提示:-为了准备电力系统私有化,1998年安省通过了“Energy Competition Act ” 根据这个法案,原先的Ontario Hydro被拆成了三个公司。ONTARIO Power Generation负责发电,Ontario Hydro Service Company负责输电和Independent Market Operator。按照安省Business Corporation Act , 安省政府成为上述三个公司的全资拥有人。2000年5月1日,Ontario Hydro Service Company 改名为Hydro Noe。

hydroone-postcard-1a.jpg

从历史上来看,Hydro One的人工成本发展到如此失控的地步,实在是有其原因的。Hydro One的由来 Hydro One最早出现在1906年,其前身叫“Hydro-Electric Power Commission (HEPC)。1974年,HEPC根据新的安省Power Corporation Act 进行了实行代,组建了Ontario hydro。作为一个公营企业 Ontario hydro 掌握着全安省的电力生产和供应,一时间共垄断地位风光无量。1996年,安省保守党入主Queen’s Park,Mike Harnise政府开始推动“常识革命”,在安省开展减少公共支出和减税两大手段来挽救被新民主党搞到频于破产的经济。

在常识革命中,安省电力供应的改革是其重要的一部分。为此当时的安省政府组成了Macdonald Committee来研究安省电力革命的有关事宜。经过一年的研究,Macdonald Committee向安省政府提出开放电力市场,引入竞争,促进电价下调的建议为安省政府采纳。为了准备电力系统私有化,1998年安省通过了“Energy Competition Act ” 根据这个法案,原先的Ontario Hydro被拆成了三个公司。ONTARIO Power Generation负责发电,Ontario Hydro Service Company负责输电和Independent Market Operator。按照安省Business Corporation Act , 安省政府成为上述三个公司的全资拥有人。2000年5月1日,Ontario Hydro Service Company 改名为Hydro Noe。

现在,回过头来看,安省政府的电力改革初衷是好的,但是其方案不彻底。改革之后,发电和输电分家,带来的好处,是在发电领域引入了竞争机制。竞争的结束,现在也很明显,OPG每年亏损几十亿元,成了安省财政流血的伤口。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安省的输电系统依旧垄断在Hydro One 手里,Hydro One 可以购买便宜的电力,但是用户的最终电价并没有因此降下来,发电领域里的竞争成果最终变成了Hydro One的利润。

以2004年为例,Hydro One的电费总收入是41.53亿元,而用来购买电力的只有19.87亿元,只占总收入的48%,不到一半。剩下的大部分成为运营费用和现金储备。Hydro One 2004年的净利润达到了4亿零7百万元,与之相对应的是,今年4月开始。安省的电价又再次上调。换句话,广大安省居民继续在为Hydro One的增加利润空间,可以说如果输电系统继续处于垄断地位的话,安省的电价只能继续高起,广大居民不可能得到如何实惠。

上市未成 工资失控

在完成了Ontario Hydro的拆分之后,安省政府进一步希望将Hydro One私营化变成上市公司。2001年,省长Mike Harris宣布整个IPO计划,总计大约50亿元,是加拿大至今为止最大的IPO计划。在宣布完计划后不久,Mike Harris辞职,Erine Eves 接任省长,Eves表示将柔和地和缓慢地推动有关上市计划。但是,对工会来说,反对任何私营化是条件反射行为,不会有如何“温良恭俭让”。

2002年春,Eves的省长位子还没有坐热。加拿大最大的公共服务领域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CUPE)和行业工会 The Communications, Energy And Paper Workers Union(CPE)联合入秉法院阻止Hydro One 的股票发行计划。安省法院判决政府无权出售Hydro One,因为当初那个把ONTARIO HYDRO 一分为三的法案中,并没有包括有关Hydro One私有化的内容。至此,对当时的保守党政府来说,如果要坚持出售Hydro One的话。按照当时的政党议席分布情况,Eves真要这么做也能成功。但是2002年夏天的酷热使Eves打消了这个念头。随着用电量急剧增长,电价一度上升到了50 分,令广大安省居民对电力私有化,产生了恐惧。因此,省政府最终放弃了有关计划。当然,工会把这个看作了斗争的胜利,大肆庆祝一番。一场风波就此过去。

可是第二年,公众们就发现问题。本来,按照安省法律,公营事业中年收入超过十万元的雇员名单每年都要公之于众。由于Hydro One 准备私营化。因此,从2000年起,其雇员收入也就不再出现在公布名单上。当安省政府放弃私有化计划之后,2003年Hydro One的高收入者名单再出现在政府公告上了,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有3790名雇员的Hydro One竟有1324名雇员。2003年收入超过了10万元。这个人数是1999年384人的3.44倍。高收入者超过总人数35%,比例之高令众多公司自叹不如。

对此,Hydro One的解释更令人啼笑皆非:“工资上涨的原因是这几年我们工作的重点在IPO上。”将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硬扯上了因果关系。其实,问题很清楚,由于没有曝光的限制。2000年至2002年之间,Hydro One对于雇员的工资管理上没有限制。因此造成了人工成本的失控。而Hydro One的垄断地位,也保证了它可以因此而大撤金钱。整件事可以看作政府在IPO上明修栈道的同时,工会们却钻了空子,暗渡陈仓,让工资疯涨。同时由于工资上涨的刚性,因此这次加薪的结果将直接影响以后相当长时间的薪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今年Hydro One坚持在谈判中要求降低新进人员待遇的原因。

现在回过头来看,对Hydro One的IPO失败,我们应该感到庆辛。如果Hydro One上市了,由于其垄断地位,当它为利润服务的时候,电价不但下不来,还可能失控。而巨大的垄断利润,将使得其中的雇员收入更加没有节制,只要净利润只够高,股东们对雇员收入也就没有什么意见,最终只能苦了广大安省居民。

只有一次机会的罢工

现在,罢工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出现故障的概率也就越来越大,Hydro One的管理层和工会都开始嘴硬腿软起来。周一,Hydro One向法庭申请禁止令,要求法院禁止罢工,被法院驳回。法官的理由很简单,既然Hydro One 向公众表示罢工不会影响电力输送,那么罢工就不是紧急事务,不会影响大众生活,法院没有理由禁止罢工。此判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Hydro One的管理层有苦说不出,却又其实无可奈何。

工会方面也很着急,一再要求麦坚迪省长干预这起劳资纠纷。工会方面倒是说了些实话,表示Hydro One没有那么多的管理人员来顶岗,现在很多例行检查已经取消,因此出现问题的隐患也越来越大,整个安省的供电状况在持续恶化中。对此,小麦也来了个一推六二五,发表声明,表示无意卷入这场劳资纠纷。我们的麦省长表示:现在应该是劳资双方坐下来谈判消除分歧的时候了。

其实,Hydro One的劳资双方都明白这场罢工如果导致全省停电的话,所造成损失是难以估量的,现代生活离开了电就寸步难行,停电对居民生活影响是方方面面深入到每个角落的,一但因罢工停电,其结果只能是Hydro One的管理层丢掉百万年薪的金饭碗,而政客们在这种压力下,也必然通过法律禁止工会再次罢工。因此,对于工会来说罢工也是兵行险着,可能是在使用他们仅有的一次机会。

最后,还是让我们做好两手准备吧,一方面企盼劳资双方尽快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做好大停电的准备:在家里多备些瓶装水和食物,准备点手电筒和电池、蜡烛,多多关心自己爱驹的油箱,尽量加满一点。Camping用具和工具箱也放在容易拿到的地方。要知道 Hydro One现在是真正的电老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