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休矣?“多元文化论”

字體 -

环球邮报:多元文化论已经过时

大中公益网096.ca 2013年01月28日 12:44  来源: (大中报妍欣报道)《环球邮报》近日发表了一篇加拿大作家桑德士(Doug Saunders)所写的文章,桑德士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已经不再适用于现在的社会。桑德士在几天前遇到一位有着浓重加拿大口音的年轻妇女,这名妇女皮肤黝黑,带着一丝冷笑,但并未显示出愤怒,她对桑德士说:“我认为这有点不公平,我必须面临多元文化,而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桑德士说他提到这些并不是因为她的话让他感到惊讶,而是因为这些事已经变得如此熟悉。在过去几年里,他发现自己经常会听到人们对这个国家里多元化主义的尖锐批评,这种批评经常来自于少数族裔移民的孩子,这些孩子都在加拿大出生。

在“多元文化主义”这个词进入加拿大的词汇中后,那些新出生的人,也就是人们假定的受益者似乎发现这一概念已经过时了。据调查,那些最具有多元文化的人往往最不喜欢这个词。一个孟加拉裔加拿大广播节目制作人曾对桑德士说:“对我们父母一代的人来说,多元文化主义是很好的。但我不需要它,它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二等的加拿大人。”

加拿大在何时成为一个多元文化普遍流行的国家?在过去十年里的调查显示,多达85%加拿大人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对国家有益。德国、英国和法国的领导人在对多元文化的抨击上已经获得了政治支持,但在加拿大,并未有政党反对这一观念。

为什么要反对这一观念呢?人们必须理解其中的区别。桑德士说:“像我这样60年代英裔加拿大人听到人们抨击多元文化时,我们认为他们攻击的是“多”的部分。”但真正让这些移民的后代困扰的并不是“多”的部分,而是这个词的第二部分“文化主义”。他们没有民族、种族、宗教或语言多样性的问题。

英国学者柯南·马利克(Kenan Malik)对其进行了明确的区分,他明确地反对多元文化主义。对于人们对多元文化主义的理解,他确定了两个主要的方面:第一个就是他所谓的“生活体验的多样性”,就是人们是如何享受多元文化的。第二个就是他所谓的“多元文化主义就是一种政治进程,其目的是管理的多样性”。对于移民,尤其是他们的孩子,这是去面对多元文化主义,不是一种体验,而是他们所遭遇的事情。

引用马利克的话,这就是“一套政策,把人们放入种族和文化的盒子里,通过不同的盒子来定义个人的需求和权利,同时也使用这些盒子来形成公共政策,目的是对多样化进行管理,同时使其制度化。”政策创造了社区,由协会和自封的领导人通过寺庙或清真寺来进行组织。只有从外面看,才能看到不同。在这些“社区”内部,就像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所说的“单一文化主义”, 它的意思是许多群体毗邻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

这是一种后移民的转变,对于第一代,多元文化主义是让你觉得你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对于第二代,人们常常感觉这是一个屏障。对于新一代人,人们需要一个新的词汇,要更加“多样化”,而少一点“文化主义”。

环球邮报:多元文化论已经过时_大多新闻_大中公益网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