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也谈罗素的《西方哲学》

字體 -

今年读完的好书之一就是罗素的《西方哲学》。罗素是十九世纪英国出生的的集哲学家、数学家、社会学家于一身的奇才,伟大的思想家。像罗素一样,西方很多著名的科学家,像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英国的牛顿,法国的笛卡尔,他们本身都并不局限于单一的科学领域。这些先贤也让我们进一步印证了科学研究与探索到了一定境界与困顿之后,人们就有可能会去探讨它深层次的哲学原理。就像哲学,到后来一定与神学与宗教不可分割一样。

今天我们看到的西方和谐的自由与法制,权力与监督,其实是与西方那些先贤们的毕生努力与独立开放型思考分不开的。这些权力与制衡的哲学思维与分析,在中国古代的哲学家们身上很难找到。即便有,也很少有可能被采纳与推广。因为在佛教与道教里找不到这样的哲学思想,在孔夫子与孟子的教条里没有这样的火花。中国这块土地上滋生的是”父大人”家长制度与精英治国制。

早在十九世纪,罗素就提到了制衡权力的哲学思维。在他的《西方哲学》里,他有不止一处的提到:

大自然是原材料;人类当中未有力地参与统治的那部分人也是原材料。- 罗素

建立一种哲学,能应付那些陶醉于权能几乎无限度这个前景的人,同时也能应付无权者的心灰意懒,是当代最迫切的任务。-罗素

虽然在罗素的《西方哲学》里他对基督教的教条有很多的质疑,但是他上面所提及的这种哲学观点与在基督教里面提到的人人有罪,人人平等的教义是一致的,出自于同样一个思维。人本身是带有罪性的,如果让他高高在上,没有制约,他是很难时时低下他高贵的头自觉,自悟,自救的。他需要一种制衡的制度-这就是西方哲学与神学的精华所在。想想今天我们虽然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但处处都有法则,规矩,制衡。没有这些,人类就是最坏的动物,就能干出任何蠢事。

今天我们看到的代表先进社会的西方制度与文明精神,是人类发展宝塔型中上层的精采所在。在它下面处处渗透着亚里士多德,罗素,牛顿,笛卡尔等等几百,几千年来西方先贤们的哲学思维,道德准则与科技发现。而到了最底层的基石,那就离不开基督教的教条了。教条是简化了的哲学思维,是给普罗大众的诫律。当然这些教条不完全出自基督教本身,很多是从犹太,天主,以及其他一些宗教以及神学延伸来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其他 (全局),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