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写在2012年即将过去之时

字體 -

2012年最大的收获是信仰上的逾越与认知。是对基督教的强烈的好奇与疑问,从去年开始,让我对西方哲学与世界历史有了从来没有过的热情与探讨。让我的疑问与探索不仅仅局限在基督教的圣经里,更能从西方历史,历史哲学,尤其是古罗马与古希腊的宗教与信仰中得到思辩与不同的视觉。从这样探索的第一天起,就让我有一个敬仰,人类历史的发展,尤其代表现代文明的西方历史的发展,除了得益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对人类自我认知的提高,虚灵的宗教信仰与发展同样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从中国大陆受教育出来的我们往往都忽略了后者的重要性。

我猜想像我一样在过去三十多年来从中国各地来到西方这块土地上追求自由与幸福的所谓知识精英,很多都会亲身经历宗教,信仰的重新洗礼。从前有一个网络笑话讲,来到北美,其他人或事你可能不一定认识与经历,但保险,房产经纪与教会你一定打过交道。可想而知,基督教的无形力量是无时无刻不在社会生活中起作用的。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宗教的力量与精神确实能让我们这一代很多身体跳出枷锁,道德与信仰却极大扭曲的读书人,有了重新对人生的认知与反省。同时为背景离乡,精神虚空的灵魂注入全新的福音。而路德新基督教福音性的宗教理念与宽松的教义能让很多对西方文化与制度有本能好感的新移民有一种亲切感与认同。更何况周围时时遇到的能活出真正基督大爱的人与事。当然这也与我们中国人有好处要拿有便宜要赚的小市民心理有关。基督教的教义与教条是对人类道德与精神的一种管制与提升。而现代人类缺乏的真是这样的限制与提醒。

我不敢太多的妄自评价其他宗教与基督教新教之间的历史价值与得失。作为宗教,总有人为的错误一面。基督教,教会同样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犯下过不可否认的罪行。但是这是人类犯下的错,不是宗教本身的原罪。与虚灵的神与道无关。

西方社会对信仰的认知已经是相当的成熟了。尤其是在北美这个多元种族,信仰自由的社会。在社区,公司,政治活动,教育领域尽量不参杂宗教取向。宗教信仰不走极端,政教分离是几千年来西方用血与生命换来的经验与教训。

人类需要靠虚灵的导引才能战胜自己本身的局限与混沌,让精神回归于实质。有信仰好,但不能太过委身,殉道,极端,更不要什么东西都与神联系。最不可取的是时时为上帝把门,刻刻为基督盖章,那是可笑的幼稚。也不要把基督教看得太过神秘,太过伟大,她只是一种宗教。基督本人,默哈莫德,释迦摩尼都没有创造过宗教,宗教是后人创造的,是为人类服务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其他 (全局),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