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让生命活得高贵

字體 -

遇然在图书馆看到台湾大旗出版社的历史序列《上帝之鞭》,读来让人深思。

生命如果有所追求,也算是活得有意义了。姑且不论这个追求是宏大或是渺小;是高贵抑或平庸。古代孟母为了儿子能有好学环境,有了“孟母三迁”的佳话;这雖然称不上伟大,却依然激励千万人;祝英台为了至爱,殉情于梁山泊坟前,然后双双化着蝴蝶传为佳话;成吉思汗在其不到半百的岁月里,用铁骑征服中亚直捣罗马,古代文明在“上帝之鞭”面前不堪一击。

不管是杜撰的佳话还是真实的历史,他们的名字像美好的传说,流传万世。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活得精彩,活得髙貴。所谓雁过留痕 这些人在人类文明的長河里,会留下痕迹,刻下烙印。他们的足迹跟随其雄心,征服世界,也让世界文明由于他们的出现而颠覆

用"上帝之鞭"来形容这样辉煌的征服与摧毁,不禁让人贊叹作者的奇思与深意。

《上帝之鞭》里三个主角,匈奴人的单于阿提拉,契丹人的皇帝耶律大石,还有蒙古人的大汗成吉思汗。除了成吉思汗广为人知,另两个却有点陌生。但这三个草原上的枭雄却在中古时期为世界历史缔造了神话。

雖然广义上他们祘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本质与在黄河流域生息的汉民族不是同类。他们都有共同点,马背上的野蛮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与古代文明无缘。在中亚与欧洲史学家的编历里,这几个野蛮人的名字与他们率领的鉄骑,却是让他们的祖辈为之战栗,让他们的民族为之蒙羞的殇钟。

阿提拉是匈奴的最后一位单于,他率领的骑士在欧洲横冲直撞,差点摧毁罗马;耶律大石几乎靠一个人的力量建立了辽帝国,称雄中亚和西域;成吉思汗雖然出身黄金家族,但从小历经磨难,雄才大略,用掠夺手段统一蒙古並称雄欧亚。

他们以草原为家园,以马背为依托,平静时犹如温和的绵羊;咆哮时侃比愤怒的群狼。他们有自己的无畏,忠诚与信仰。雖然杀戮,流血与征服是追求生命高貴的代价,但长生天的召唤让他们明白他们的一生就是背负这样的使命与追求。为了草原的尊严,骑士的血应该流在战场上,这就是高贵生命的追求。

馬背上建立的强悍帝国,让文明古国千年颤慄;追逐梦想的无所畏惧,使生命之光璀璨。

读着整本书,仿佛把时间拉回到上千年的历史,不禁让人与作者共同感受着遥远的草原征服世界的英雄气魄,悲壮之情。

但平心静气以后,我们或许会对这样的奇迹与征服有新的思考。每一次所谓文明的摧残与征服,到底是让我们的人类变得年轻更有生气?还是像《上帝之鞭》作者所描述的,是上帝派来惩罚人类的天合之作?

生命的追求有不同,高贵与平贱的理解也有千秋。我们普通人绝大部分苟且在每一天的油盐柴米,云卷云舒之间,没有心思追求遥远的生命意义。绝大部分人的一生平凡无奇,没有区别。所谓活得有意义最多也是在自己家庭,族裔,特定的团体范围。能达到为民族,国家利益的,才能与所谓的高贵沾得上边。

阿提拉,耶律大石还有成吉思汗他们为族裔活出了高贵,精彩,骄傲。但与那些被他们的铁蹄践踏,摧毁的民族,国家而言,他们却被称为侵略的强盗;奸淫妻女的强奸犯;杀人如同割草的禽兽。

看中国的近古代历史我们不难明白,草原的铁蹄给中原文化带来多少的祸害,绵延千里的万里长城就是为了防御北方野蛮烈火的不断骚扰与侵蚀而屹立不倒。

对美国人而言,躺在肃穆的阿灵登国家公墓,为美国独立战争,韩战,越战而捐躯的将士的生命是高贵的。而对为了抗美援朝,牺牲在上甘岭的《英雄儿女王成的父母们来讲,他们的儿子是祖国的骄傲,而那些美国人却是恶魔,侵略者,何来高贵?

只益于某个宗派,团体,民族,国家范畴的高贵,总感觉有点狭窄。高贵的生命应该是被人类世界所共同称颂的,它应该不局限与哪片土地,那个朝代。诺贝尔奖只有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和平五个领域,而没有军事,宗教,政治奖。恐怕就是想表明,只有跨种族,时代,国家利益的高贵生命,才受到全人类的尊重。

他用后人的记忆

拴马。在柳暗花明的十三翼之下

拓展草原

这是英雄的出處,静天,江山萬里”。

读《上帝之鞭》-成吉思汗、耶律大石、阿提拉的征战帝国有感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生活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