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以人与人的关系看耶稣

字體 -

2152FCF3-2F1A-41EF-B54E-F20BDC093A09.jpeg

西方社會把耶稣比喻成神,一位在基督宗教信仰里三位一体的至高无上上帝的象征。但隔着遙遠历史,文化,语言的信仰实践,於普通人而言遥不可及,尤其是对我们中国人。

把我们与耶稣的关系放在人与人之间的角度来进行探討,像蘇格拉底,佛托,孔子—做为一个思想模式的创造者一樣,可能會比較有幫助。距离太远,我们就没有办法以心平气和温和的状态来描述来自高远的神圣形象。

久远的历史变迁加上不同版本,不同语言保存的史记描写,耶稣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其实是比较模糊的。但透过对历史事件的理解,圣经的记载,以及文学,历史学家的努力,凭着我们心底对历史留下的痕迹的真实感动,耶稣在我们心中的形象大致还是有迹可循的。

耶稣向世人表达的是无比肯定的天国的降临。人们可以通过道德的规范进入天国,可以借助信仰得到拯救。

耶稣对现实世界是怎样的毫无兴趣,包括道德法律,人情孝义。他也不想改变什么,因为他知道世界的末日随时降临,呈现天国的荣景是他唯一要做的事情。世界的尽头不是虚无,而是天国。同这一宇宙性的事件相比,其他事情就显得毫无意义。

天国不是对所有人都代表着幸福。每一个在世上的人,无论肤色,种族,性别,地位,贫富,在临死之前,都要受到上帝的审判,以决定他是否能够进入天国。因为那唯一一张进入天国的赎罪劵在上帝手上。

我们在圣经的描述里可以看到,耶稣既是仁慈,慷慨,大爱的;又是严苛,抗争,嫉妒的。他給每一個人帶來信仰的福音與超越塵世的大愛,但他要求人們的回報。

既然耶稣代表绝对的真理,光,桥梁,那他就不容许理性对他产生质疑,人类任何的思想企圖都是对耶稣信仰的挑战。

在走向天国的道路上,他一方面是慷慨接纳的,另一方面又是专制严厉的。上帝将他的戒条写在人们的心中,每一个人都需要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中庸之道在耶稣面前没有妥协的可能。

这一戒条显示的是上帝绝对的意志。人的理解力不禁要鄙视地问耶稣,你究竟要我怎么办?如果选择追随你,世间的一切责任与追求都显得毫无意义;情仇爱恨都变得毫无价值,这对世人来讲很难理解与接受。

任何世间的道德准则都必须在上帝的意志里才显得有意义。法律在上帝面前没有显现的权威,绝对的法律只能使人变得虚伪,狡诈,不会让人变得更美好。因为一个只生活在法律里的人会隐藏更多的罪恶。

“爱你的邻居,也要爱你的敌人”,耶稣一方面呈现出对世人没有条件的天国的爱与仁慈,一方面却又对敌人表现出锋芒毕露。“那跟随我的,有福了”。“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而是叫地上动刀兵”。

在耶稣那里,神秘的与上帝结合,刻意追求的出世独处,不与人交往而寻求与上帝的契合,那便失去了上帝对爱的期望。耶稣要求爱上帝的人,也爱他的邻人。个人必须与其他人一道才能迈进天国的门庭。

耶稣带来的是福音,上帝的意愿是天国的生活。在尘世要像天国降临一般的生活,这样才能证明天国的生活是一个事实。

耶稣向人们传递的是信仰,信仰乃是《圣经》中与上帝关系的表达。它所阐明的是对上帝意志的绝对奉献精神,以及对上帝不可动摇的信赖。

耶稣的上帝,也就是《圣经》中的上帝,象征着人类存在的原始力量,人类借此得到升华与引导,并延伸至无限的可能。当灵魂重新回过头来经历尘世的祸与福,便有可能自我救赎与觉醒。

耶稣没有创造什么宗教,也没有收教徒,宣扬宗教。但他对世界的影响是无可估量的。他的出现其实是基督宗教世界的一个契机,但基督教仅有他是根本不可能建立的。

西方基督宗教所指的其实应当是《圣经》宗教。那是一种被西方世界普遍接受的信仰。无论是基督徒,犹太教徒,非教会信仰上帝的思想,甚至包括那些以某种方式表达自己没有信仰的人,各人从《圣经》宗教中吸收自己所需要的部分做为营养。

在世人眼里,圣经记载和传承下来的關於耶稣象征意义的言行有不少逻辑矛盾并不可接受,其真实性也无法严格的考证。但一味的摈弃并没有让我们得到更多,单纯批判的结果也让我们认识不到任何东西。

耶稣用背负十字架的生命产生了一种辨明方向的指引,虽然这种生命过程并非有确凿鲜明的事实,但他向人们展示的是一种时刻警惕着的谦卑感恩的生命存在。这是一种对更高绝对权威的畏惧,任何人都不能幸免。

要更好地了解西方世界與文化,花點時間研究耶穌和與之相關的基督宗教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只要《圣经》教会的人物没有消失,那么基督教化的西方就不会走到尽头。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思想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