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高考前撕书想到的龟兔赛跑

字體 -

2523BFD7-07B8-4A27-A68E-AC4D1C0008FD.jpeg

这三天,在中国上千万的家庭命运将被改变。千禧年出生的高考生今年有九百八十万,创出了新的记录。是新加坡一点五倍的国家人口,加拿大人口的四分之一。这是有人拍下的某省高中毕业生高考前夕集体在校园楼顶撕书的疯狂举动,据说是为了发泄三年一千多天头悬梁的苦读压力。

“校长讲了,这不算犯事,只是泄压!”

人生竞技场,跑出线的才称得上是人上人。龟兔赛跑,所有人关心的都是跑在最前面兔子们的命运。至于跌倒的,受伤的,落后的,那只是倒霉父母闹心的悲剧,整个社会是不会给他们太多的关注。

焦距拉回到加拿大,老二今年高中毕业顺利进入向往的大学科系就读。没有万船齐发的悲壮高考,进大学的衡量标准是高中最后二年的平均成绩与社会参与能力。对比中国苦逼的考生

与压力山大的家长,这里的高中生涯就像悠闲的乌龟,闲庭信步,浮云野鹤。

读书之余,游戏照打,朋友要会,看看电影,有兴趣了参加一下数学,电脑科学竞赛;周末打打工,赚点零花钱;兴趣来了,上网学点烹饪手艺,犒劳一下自己黄皮白芯的肠胃。

四年的高中生涯,让我们有感的是儿子的渐行独立与成熟,父母的影响与威权日渐微式。龟虽然悠闲慢行,但只要方向不偏,龟壳越变越硬就行。至于为什么不学赤兔,宁做乌龟?父母想的,没用。

好在这片湛蓝的天空下,做一只慢爬的龟也能成行。因为这里人少路宽,风和日丽。

很想说缺少压力,少了狼性,多了随性,好坏敦优?凭我的智慧实难给出人生答案,更不能让儿子臣服。但唯一欣慰的是在加拿大,儿女一旦进入大学,就意味着他们从此不在父母的翅膀下生存。辽阔蓝天,自由飞翔。

重读六年前随发的一篇感想《写在老大上大学前夜》,深感时光飞逝,人生无常。想起刻在康德墓碑上的文字:“让我一生敬畏的二件事,一是我头上的星空,二是我心中的道德律。”

在此同样的祝福给即将离巢的老二。

感恩生命,一生快乐!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教育 (全局), 生活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