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一生至少选择做一次真正的自己

字體 -

44C2C31D-4FC1-4B7F-8439-991A58E66F58.jpeg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他的意思是缺乏思考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而存在主义代表卡缪也说了,我反抗,故我们存在。

存在就是什么时候可以选择成为真正的自己。

当然我们这里讨论的选择不是说早晨起来纠结穿蓝的裙子还是黑的裤子,晚餐是在家还是去餐厅吃。这些只是平凡无奇生活的一部分,谈不上人生的选择。

在一生重大事件中其实我们没有多少机会选择成为自己。大到我们不能选择出生与死亡,健康与疾病,痛苦与快乐。小到连我们上什么幼儿园,就学,职场,结婚生子,都必须紧随社会生存,竞争环境,出人头地的脚步而动。绝大多数人一生都不是按自己的心愿选择成为自己本来的自我。而是不自觉的,或是被迫的放弃选择,随波逐流的活着。

仔细观察一下,这样的生活其实是没有自由,受奴役的一出戏剧,是虚无缥缈的。难怪不少人步入中年或者老年,完成人生的剧本高潮以后,会不时感叹岁月的无趣,生命的虚无,人生的荒诞。

大多数人一生就是跟随父母家庭,社会习惯,生活压力而活,基本没有多少自己选择的机会。而当子女空巢,退休或行将退休,客观上有自己选择人生的时候,那时的他或者她,已经丧失了反抗那个习以为常自我的能力与智慧。更不清楚怎样才能选择成为自己。

我们埋头学习,勤奋努力,几十年以后偶而回味,有多少人会欣慰自己过去的选择是完全按内心最好?即便是结婚找对象,也逃不开社会那条无情的鄙视链。城里的不找乡下的,大学生不找中学毕业的,南方的最好不要找北方的,有钱,有所谓地位的最好找门当户对的。。。。

再看西方的民主选举,自由的选择同样少得可怜。吃瓜的选民只能在几种颜色里做有限的取舍,而这样的结果通常都是事与愿违。

做一回自己不容易,这需要有叛逆这个社会的精神与反抗的勇气。但这样的选择值得拥有。它至少证明了在这个世界上你活出了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人生。盘古开天以来,一千多亿的生灵,你有存在过。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生活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