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是谁让我们放弃思考?

字體 -

2F04CA10-B2D3-4E95-B97E-BFFD59441591.jpeg

谁让我们放弃思考?

尼采的话,宗教让人放弃思考。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宗教使人变得懒惰,放弃思考,确实有点那个意思。一般宗教不鼓励信徒做思考,尤其是反思。若有疑问,也必须在特定宗教的教义里寻求答案。这样人类就没有思想的活力,开拓的视野。盲目信一种宗教或接受某一种哲学,都有同样的问题。

宗教是人为设定的,有人才有宗教。宗教有组织架构,有教义仪式,有一套专门运作的模式与纲领。提倡一切以神父说的,牧师说的,法师说的为唯一真理,确实让人逐渐放弃思考的能力。

人类的思考可以分成二种,一种是客观思考,考虑问题的客观存在与意义;另一种是反省思考,从反思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可能性与实践性。这二种思考都需要把人的思想放在一个自由,平等的平台。那里没有形而上的限制与枷锁,威权与法典也同样无显威之处。

很多人总把宗教与信仰放在一起理解,其实宗教不等于信仰。宗教是信仰的体现,它只是用某一种人为的形式落实信仰,建立一种与超越界的关系。

奇坷果说过,信仰永远是一种冒险,因为你有可能受骗。

卡缪坚持反对自杀。自杀有二种,一种是生理上的,一种是精神上的。在他眼里信宗教就是精神上的一种自杀。

佛教让人忘记自我,对所有人世的欲望,追求,起心动念放下,做到断念空。你怎么知道今天的你,当下的你,是你真正的你?一切都是虚空,都必须放空。它虽然是宗教的境界与术语,但除了少数得道高僧与修行者,却很难让普通人实践与省悟。

断念空把人生作为一种静态的固化,而不是变化与提高的有机生命。

人生是变化的,自我意识与思辨也是随着年龄,环境,遭遇在变化。有提高,有坠落,有善扬,有阴郁。自我不是不变的静态客体,而是随时变化的动态主体。一味的追求断绝欲望的修行,很容易让人远离变化的社会,对整体人类的进步与反思没有太大的帮助。

故此,佛教始终成为不了一种普世的宗教并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起推动与扬弃的影响。佛教引入中国后,她的宗旨与佛理更被儒释道所中和,或者被迷信所替代。

更近一步从社会实践来观察,不像基督宗教,大多数受佛教影响的东方文化与国度,普遍少了一点狼性,多了一点羊性。温性的修行对个人是一大福址,但对民族於国家却未必。

宗教提倡的天下大同是一种类似柏拉图的理想意淫。根本与人类天性相背逆。无论从充满杀㦺的历史与演变还是看今天民主国家相继走向民粹道路,都是对宗教提倡的天下大同最好的讽刺。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宗教做为一种个人修行有其独特意义,但真正的宗教信仰与现实太远。宗教提倡的世界大同的理念,是否天道所致,天启所开,同样饱受争议。

人与人本质上是一种相互排斥的存在,国与国同样如此。作为宗教,却必须把人类大同,世界大同结合在一种状态之下,这同样让人充满疑惑。

如果有选择,我还是以为有思考的人生比较有意义,虽然很多思考都回归於空性思维。但这个世界的发展本来就是空无定法,一切人为的假定可能都是错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生活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