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加西行-奥林匹克精神与丛林法则

字體 -

1214DEA7-09C8-483F-8258-4455105D6034.jpeg

七月一日造访加拿大冬季奥运会的雪场,在海拔五百多米高的卫斯理山峰与三千七百万加拿大人共享国庆,感受身为加拿大人由衷的快乐与自豪。

缆车送上来一批批满身污泥去高山骑行冒险的年轻人,那种写在脸上的自信与无惧,让人动容。但很少发现有亚裔面孔,欧洲民族自古以来渗透在骨子里的冒险与开拓精神,即便是在富欲强盛的时代依然如故。

类似的狼性在最近热播的世界足球杯比赛中随处可见。那是一种弥漫着丛林法则,胜者为王的霸气。在非洲大陆,当狮子与樨牛绝杀时的瞬间我们同样能感受到那种气息。一种强盛生命力的展现,绝对意志的张扬。

除了在小球,或那种需要极端柔韧性的竞技体育项目,中华民族缺少群体狼性的霸气,尤其是在那种正面身体碰撞的运动项目。阳光明媚的季节,在加拿大的很多乡间公路,我们经常看到一批批全副装备骑自行车的锻炼男女;在运动场上一群群身背比自己高的冰球装备,从练习场回家的青少年;或在游泳馆里奋臂击水的男女健儿,花季男女。

而在中国时,大多数时间我们看到的是柔弱的中小学生,带着厚厚的镜片,弯着腰,背负沉重的书包,在学校与补习班之间消耗着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光。我们的大多数男女,不是在酒桌赌台上预支生命,就是在手机电视上消耗热量。

中国社会只为国家培养极少数职业运动员,少有体格健壮的男女老少;难道我们的生命生来只有为利益驱使的苟且,缺少自由从容的潇洒?

为何西方文明能弘扬世界,民主制度会普及发扬?为何西方人种普遍喜欢挑战自然,野外极限,接近大地?我们可以不服,我们能够挑战。问题是凭什么?又靠什么?体格上那种自觉的盛弱意识难道对文化的强弱没有影响?反之,文化的强弱与精神的独立同样对体格的强盛有反哺的助益。

生命力的强大要靠自身生命体质的增强,自由意志的体现。中国人崇尚自己五千年的传统历史,华人自古重脑力,轻体力。在体能上被读书至上束搏,精神上被中庸之道困扰,行为上被家长意志所累。

不管是旧习难改,还是无可奈何,高考体制的强化无形中在幼儿时期进一步扼杀了中国人的自由意志与强体精神。中国人从里到外的狼性都用在了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人事上了。身体强盛变成了退休以后变本加厉的活命之道,可悲可叹?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旅游 (全局), 生活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