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了,我们的身体在干什么?——“感觉深层脉动”之八

字体 -

睡着了,我们的身体在干什么?——“感觉深层脉动”之八 

    【提要】本文阐述睡着后,我们的身体在进行“造血、排毒、祛病”等极其重要的生命活动,从另一视角提醒急迫需求健康的人们,必须确保充裕的睡眠时间和熟睡时段。 

 

通常,谈睡眠的文章,大多侧重谈上床之后,我们的身体“不干什么”,不要去思考问题,不要辗转反侧……尽快入睡并睡熟,这样,就能获得良好的睡眠质量,使翌日神清气爽,体力充沛,朝气逢勃,充满活力,渴望学习和工作。每天保证充裕的“不干什么”时间,就会身心健康,让旺盛的免疫力抵御外邪、疾病的侵袭,不生病或很少生病;即使偶尔伤病,也会很快自愈。 

对于“睡着了,我们的身体在干什么?”,暂时还没有见到专文论述,只发现一些零星、片段的提示,且鲜少深度发掘。本文初涉这一课题,由于作者非研究睡眠的专家,东鳞西爪、一知半解、知识面窄、能力有限,只能凑合成篇,作为引“美玉”而抛出的一块“板砖”。 

睡着了,我们的身体在干什么呢? 

本文拟从三个方面来谈:第一,造血;第二,排毒;第三,祛病。 

(一)熟睡后,我们的身体在造血 

正常成年人的血液,约为体重的8%。人体内部血液的“量”和“质”,需要维持一个稳定的动态平衡。血液中的红细胞(俗称“红血球”)寿命约为120天;血小板的寿命约710天;白细胞(俗称“白血球”)有多种,寿命长短各不相同。身体里的各种血细胞每天新陈代谢,进行着“生成—工作—衰老—死亡”的不断循环。成年人每天约有20毫升红细胞衰亡,那么,至少应该有同样数量的红细胞生成,补充到血液里面,才不会“亏”。各种白细胞的衰亡时间不同,抵抗病菌和排除非自体物质牺牲的数量也各不相同,但每天同样需要新生和补充。这些新生的红细胞、白细胞等,都是在睡眠中,由身体的造血机制制造出来的。 

睡眠分为“初睡”、“浅睡”和“熟睡”等阶段。许多医学家、生理学家研究总结,在整整一夜的睡眠中,需有两、三个小时的“熟睡(深度睡眠)”时段,我们的身体才会圆满地完成造血任务。朦朦胧胧,似睡非睡,半睡半醒,身体虽然也在造血,但没有开足马力工作,制造的血液数量不够多,也许还存在质量问题。 

人的血液是由骨髓制造的。初生婴儿至4岁,所有的骨髓都是鲜红色,都造血;随着年龄的增长,长骨(股骨、肱骨)里面积累的脂肪增多,变成黄骨髓,就不造血了。成人的造血红骨髓位于脊骨、扁骨、肋骨和长骨的干骺(hóu)端。 

如果你想知道成人造血红骨髓的具体部位,请购买一些大致对应部位的猪骨来煲汤。咀嚼炖烂的骨头时,比较松软、里面是暗红色的,都是造血骨髓。咀嚼成粉末的流质,里面富含造血原材料,应该吞进肚里;渣滓是“活性钙”,可吞食一部分,但不可吞咽太多,避免产生便秘。 

如果我们睡眠充足,且有两、三个小时的深度睡眠,身体的造血机制就会忠实地、圆满地完成任务,甚至略有盈余。盈余的血细胞会自动储存在“血库(肝脏、脾脏、骨髓等)”里,以备不时之需。此人血量充盈,就会脸色红润,身体健康,精力充沛。 

如果睡眠不足,或心事重重,或辗转反侧,睡眠深度不好,甚至彻夜失眠,那么,对不起,身体的造血机制就不能完成或不能圆满完成造血任务。长期如此者,就会面色苍白,精神萎靡,浑身无力,老是打哈欠……身体每况愈下,免疫力下降,某种疾病就会乘虚而入,突破某个或某些薄弱环节,不知不觉地缠上身来。 

     那么,每晚上床后,身体的造血机制在什么时段造血呢? 

医师、专家们的说法各不相同:有的说“23点—1点”、有的说“22点—2点”、有的说“21点—5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理论依据,难以考究。 

这些说法,多源自古代中医典籍。中国古代,将一天分为12个时辰,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sì)、午、未、申、酉、戌(xǜ)、亥”记录,每个时辰为2小时。例如,“子时”是23点—1点,其余类推。 

中医典籍是根据古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规律总结的经验。那时人口稀少,到处是森林荒野,夜幕降临后没有照明设施,要躲避猛兽虫蛇的袭击,只能蜷缩在茅屋里睡觉。自1880年爱迪生发明电灯后,人类改变了习惯,有了夜工作、夜生活,就不可能刻板依照古代人的作息时间了。 

现代人应该尊重地球昼夜交替的作息时间,夜晚尽早入睡。但由于工作、学习、生活的需要或干扰,身不由己无法早睡时,可试一试“多相睡眠法” (即“达芬奇睡眠法”http://wenda.tianya.cn/wenda/thread?tid=26b489e5bde63bf8),累积多次打盹和小睡的时间,补足身体对睡眠的需要。这种挤占睡眠时间的极端做法,只有少数“天才型”人物才能实现,我不太相信常人每天2小时睡眠能保证身体健康。因“不得已”而耽误了夜晚睡眠者,要见缝插针尽量补足睡眠时间并有23小时的熟睡时段。每个人要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养成适合自己作息时间的“生物钟”。 

我的猜想是:在人脑“司令部”的某个深处,有一个“造血开关”。当你进入熟睡时,这个开关马上自动打开,造血机制立即开足马力工作;当你醒来时,这个开关马上关闭,造血就停止了。一个不与“地球昼夜同步作息”的人,做得很好的时候,可以弥补身体对睡眠的各种需要,能够较好地完成“造血、排毒和祛病”任务。但无论如何,不可能做得“与地球昼夜同步作息者”那么好。 

问题的关键是上床后要“尽快入睡”,并“尽快睡熟”。这,就可以发挥“感觉深层脉动”优势了。上床静下心来,马上炼“感觉深层脉动”,做着,做着……在喃喃数数中就不知不觉地酣然入梦了。 

每晚上床后,有病的朋友针对病灶,没有病的朋友则须例行“护肾养肝”。 

“护肾养肝”健身法是:将热乎乎的双掌的劳宫穴贴在躯干背后的双肾外部(反扭手臂感觉困难的人,可以半握拳或用手掌背面的“外劳宫穴”),感觉深层脉动108次;然后,将一只手捂在肝区上方,感觉深层脉动108次……集中精力认真反复做,直至睡着为止。 

须提醒各位:肝脏与脑的联系最密切(例如严重肝病引起大脑失去知觉和意识,出现“肝昏迷”),肝脏分泌某些生化物质提供给脑部,脑才能正常工作。根据笔者的经验,感觉肝脏的深层脉动时,最容易睡着,且睡眠深度好。因此,护肾养肝要先做双肾的感觉深层脉动,然后再做肝脏。 

有研究认为,变异是在造血过程中细胞分裂时出现的;熬夜使造血机制紊乱,导致细胞分裂时突变为癌细胞。结论是,熬夜增加患癌症的几率。 

    请向澳洲国宝考拉(树袋熊)学习吧。牠们每天用20个小时睡眠,两小时吃桉树叶,两小时攀爬、游玩。考拉胖乎乎、傻呆呆的,其“幸福感”源于牠们对当前的满足,要吃就吃,想睡就睡,不去担心和追求什么。——这话是对那些在人生道路上“为名为利”奔忙、为“自我实现”而过分操心劳累、长期掠夺睡眠时间的人说的。 

“一扬秋”先生在《荣耻观》(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fce020100jqie.html)一文中写道:“以九点到十点钟睡觉为荣为追求,以十一点到十二点睡觉为耻;以上床便睡着为荣,以失眠为耻;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为荣,以颠倒黑白为耻……” 

我们要赞扬和实践这一“荣耻观”。 

(二)熟睡后,我们的身体在排毒 

“自然之子”林海峰送给大家一句非常精辟、实用的话:“(人的体表,凡)有孔的地方都是排毒的出口”(《你必须马上学会排毒》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d6680010009jd.html)。 

我们的头部有“七窍”——眼、耳、鼻和口腔,加上“下水道”的肛门和尿道口,一共有大的排毒出口“九窍”。要身体健康,就必须保持这九窍畅通,特别是二便不能有任何阻碍。 

另外,不可忽视的是“十万八千”个“寒毛孔”(即“汗毛”)。虽然每一个毛孔很小,但总面积和排毒效力可抵得上一个或几个大的排毒出口,其特点是能够随汗液排出混入体内的重金属。 

我们须进一步思考的是:这九窍加上寒毛孔排出的眼泪、鼻涕、耳屎、痰、汗、尿和大便,呼出的废气——一系列“对生存造成不适和不利”的有毒物质,身体是怎样从外界吸纳的物质(空气、水和食物)中,将它们筛选和分离出来的呢? 

这就不能不赞颂我们身体的天生排毒机制了。限于篇幅,只能简略地谈谈肝脏和肾脏的排毒。 

说得不好听,人的身体实质上是一架精致的“生物造粪机”。人们每天吃、喝,将精华吸收;然后拉、撒,将糟粕排除。在将吃、喝之物转化、分解为精华和糟粕的过程中,进行着消化、吸收、排废等一系列生物天然的理、化反应。肝脏,人体内这个最大的内脏器官,在这一系列生命活动过程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肝脏平均重量约1250克,这个“生物化学工厂”,能够制造和合成多种调控物质(酶),促使中枢神经(脑)、循环系统、消化系统、运动系统等正常有序地工作;肝脏是人体解毒中心,具有化解细菌、处理毒素和分解酒精等功能,避免人体中毒;消化的食物经过肝脏处理后变成可吸收的营养素,给身体提供足够的能量和造血原料……目前已知肝脏能够制造、合成、分解、重组、处理500多种化学物质,执行着非常重要的生理功能。请问,全世界哪一家化学实验室的微型反应釜具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据中医典籍称,肝脏是在“亥时”至“子时”(21时至次日1时)进行排毒。虽然各家说法不一,但统一的观点是:肝脏是在熟睡时段排毒。因此在每晚的睡眠中,一定要有一个充足的熟睡时段。 

诗人赞颂“酒是灵感的源泉,李白斗酒诗百篇”,商人将酒珍视为“招财进宝的琼浆玉液”,兴奋中的朋友将“干杯”作为增进友谊的必要手段……但如果允许肝脏说话,她一定会严肃地提醒你:“酒是伤肝的毒药”。——我同学的儿子、一位年轻有为的公司销售科长,就是因为应酬太多常常喝得烂醉如泥而在30来岁英年早逝于肝癌的,害得“白发人”哭“黑发人”。 

权威研究认为“安全饮酒”的界限为:每次饮高度白酒不应超过一两、啤酒不要超过一瓶;每周饮酒不超过三次,每次饮酒要间隔一天以上,给肝脏一个休息日。 

上述“安全饮酒”并不适合所有的人,“酒量”与遗传因素、个人体质、体重、性别、生活习惯、饮酒速度、下酒菜肴、酒精浓度……有关。在东北地区的应酬筵席上,只要你抿一口酒,一大碗一大碗的白酒便不断递送过来,“不醉不够朋友”;在山东等地的招待宴席上,只要你喝一小杯,圆桌上的宾、主便轮流端杯走到你面前敬酒,不喝生意便会“黄”……忌酒者必须具备“保卫肝脏”的强烈意识,在某些社交场合用诚恳和坚决的态度紧闭嘴唇,滴酒不沾,即使有所失也在所不惜。——应牢牢记住:“醉意浓浓、情感得到宣泄、交谊得到深化、定单到手”的每一滴酒,都加重肝脏分解酒精的负担,付出的都是损害健康、可能难以逆转的沉痛代价。 

肝区是人体温度最高的区域,当肝脏进行繁重的释热生化反应时,温度可高达41℃。在肝区做“感觉深层脉动”,可给肝脏泄火降温;脾气暴躁“肝火”旺盛者,“按摩+感觉深层脉动”足厥阴肝经的要穴“太冲”,亦可给肝脏降火。这些都是养护肝脏的重要措施。 

下面谈谈肾脏的排毒。 

肾脏的主要功能是:(1)每个肾脏由100130万个肾小球组成筛网,当血液流经时,体积大的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蛋白质等不能通过,仍留在血管内;而体积小的水分、钠、氯、尿素、糖等,通过筛网滤出,成为“原尿”流进肾小管;肾小管将原尿中99%的水分重新吸收到体内,营养成分几乎也全部被重新吸收;剩下的代谢废物和很少的水分成为“终尿”。肾脏每天滤出原尿180升,形成排出体外的终尿1.8升左右;当体内水分过多或不足时,由肾脏进行调节,增加或减少尿量,维持体内水平衡。(2)人体新陈代谢产生的废物,如尿素、尿酸、肌酐等,集中在尿液里排出体外,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急、慢性肾功能不全时,肾小球滤过能力衰减,代谢废物就会在体内蓄积,扰乱正常的生理功能。(3)通过肾小球滤过,肾小管重新吸收及分泌功能,排出体内多余的水分,调节电解质和酸碱平衡,维持人体内环境的稳定。(4)分泌肾素、血管紧张素、前列腺素等血管活性物质,发挥重要的调节血压作用;慢性肾病时,上述血管活性物质分泌失调,引起血压升高。(5)分泌促红细胞生成素,促进骨髓造血,生成红细胞;肾功能不全时,促红细胞生成素减少,就会引起贫血。(6)将活性维生素D前体转化为活性维生素D,调节体内钙、磷代谢,维持骨骼结构与功能的稳定,同时还参与免疫功能的调节。肾功能不全时,就会引起活性维生素D不足。此外,肾脏也是多种内分泌物质的降解与灭活场所,参与激素代谢的调节;如胰岛素、甲状旁腺激素、胰高血糖素、生长激素、降钙素等许多激素,均在肾近端小管细胞降解或清除。当肾功能不全时,这些激素的生物半衰期明显延长,导致体内蓄积,引起代谢紊乱。 

上面是对“肾脏”这个器官进行解剖、分析、研究后的实证科学结论;西医就事论事,属于狭义的“肾”概念,与中医的广义“肾”概念大不相同。 

中医“肾”的内涵,比解剖学的“肾”广泛得多。中医认为“肾”是人体一个极其重要而又包含多种功能的脏器;内藏“元阴”“元阳”(即“肾阴”“肾阳”),是先天之本,生命之根。中医的“肾”是肾脏、膀胱、骨髓、脑髓、头发、二阴(排尿、排便)等构成、相互关联的一个系统。 

中医“肾”的主要生理功能是:(1)贮藏精气,为人体生殖、造血、发育、生长、防御病邪之基础;(2)平衡水液代谢,控制尿量的多寡;(3)排泄废物,通过膀胱排尿,直肠排便;(4)负责吐纳,协调呼吸;(4)主骨生髓,养脑益智;(5)关系头发的盛衰;(6)肾气通耳,关系听力的灵敏度;(7)控制二阴的闭合与开启。 

无论是西医、中医对“肾”的认识,都是若干代人苦心孤诣研究的成果,我们这些“医道外行”应该兼收并蓄,认真学习的目的是应用于“肾”的呵护。根据权威医疗机构调查统计后测算,中国大陆约有一亿多慢性肾病患者,平均13个人中就有一位,只是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患有轻微的慢性肾病而已。因此,每一位国人对“呵护肾脏”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呵护肾脏”的第一条是绝对不能乱吃药;实际上,是药三分毒,越有效毒性越重;新药未经长期考验,毒性、副作用和潜在的风险尤其大;任何药物、刺激物(烟、酒、咖啡因等)、香甜鲜美的食品添加剂、色素、防腐剂以及其它各种化学物质进入体内,都必然加重肝脏、肾脏等排毒器官的负担并损害其健康;排毒器官长年超负荷运转,提前丧失正常功能后,身体某个薄弱环节就会率先发难,酿成严重的疾病。  

肾脏怕冷,低温使血管收缩,血液凝结力增强,血压上升,小便量减少;因此,在寒冷的天气,要特别注重肾脏的保暖。 

不能忽视“经常性感冒”和“反复发作的扁桃腺炎”,这类疾病极其容易导致难以治愈的急、慢性肾炎。 

暴饮暴食,油重盐多的食品以及半生熟的“生猛海鲜”,都是加重肾脏负担和损害她的元凶。 

要特别注重防止化学物质和重金属污染,在江河湖泊遭受严重污染的当今,必须谨慎选择水源,饮用无污染的洁净水。据称,85%的疾病,都因饮水不洁而酿成。长期饮用矿泉水、无厘头过度“补钙”,都可能引起肾脏或其它脏器结石。笔者推荐饮用RO膜过滤的反(逆)渗透纯水机制造的纯水,确保无污染物、无重金属进入体内。 

有人认为,纯水把水中的有益矿物质滤去了,不可取。但考虑到江河湖泊的水质越来越差,自然界的水溶解了太多的化学物质(许多地区刚刚落下的雨水都变成了酸雨),甚至重金属,在难以区分饮用水源是否可靠时,“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饮用纯水靠得住。至于身体需要的有益微量元素(矿物质),完全可以依靠食物补充。 

每天饮水量可适当多于、但不应少于1500毫升。不能长期憋尿,当感觉要排尿时应尽快如厕(偶尔憋尿考验和锻炼了膀胱的伸缩性,有益无害)。 

“酒伤肝。色伤肾”。纵欲者面孔黎黑,双目无神,肌肉松弛,头发干枯,腰酸背痛,腿膝无力,怕热畏寒,精神萎靡,小便频数,未老先衰……皆因“性泛滥”损害了“肾”;中医认为“保肾要保精,保精即保命”——精足人壮,精弱人病,精少人老,精尽人死!好色之徒不能不猛醒回头,“寡色欲以养肾气”。 

“呵护肾脏”一个最强有力的措施仍然是“睡眠充足,睡眠深度好”。肾脏排毒和制造各种“酶”的重要生理活动,都是在熟睡中进行的。每天睡前醒后,坚持双肾“感觉深层脉动”108次,将使您毕生拥有一对健康的肾。 

(三)熟睡后,我们的身体在祛病 

小时候,我就发现熟睡能祛病。 

大约十一、二岁时,某天午后我突发高烧又畏冷,蜷缩在被子里,昏沉沉地睡着,人事不知。俗话说,“穷人生了病,有钱钱挡,没钱命挡。”那时候家里很穷,没钱请“郎中”看病、抓药,父母忙于生计奔波在外,无暇顾及,只能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躺着。 

这时,外婆来了。慈祥的外婆是个吃长斋的虔诚佛教徒,她给人治病的拿手戏是请神“赐水”。她到水缸里舀了一菜碗凉水,点燃三根敬菩萨的香,站在屋檐下,对天作三个揖;然后左手端着盛了水的碗,右手拿着点燃的香,在碗上面不断划圈,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香灰末子和她老人家的唾沫星子,都纷纷扬扬掉落在碗里;三根香燃尽了,咒语念完了,敬神的仪式也结束了;然后,外婆摇醒我,叫我把神的“赐水”喝下去。我朦朦糊糊坐起来,正口渴着,看都没看,便一口吞了那碗满是香灰末子、唾沫星子、凉簌簌的“赐水”,又倒头睡了,整整一通宵都没有醒……第二天早上睁眼一看,天已大亮,自我感觉啥事也没有了,赶紧起床扒口饭,背着书包去上学……此后,外婆逢人遍告:“我外孙子发高烧,喝了神赐的水,就好了!” 

外婆特别宠爱我,我从没有驳斥过她的说法;虽然那碗凉水解了渴,但内心一直不相信是喝了“赐水”退的烧。我认为是睡了一大觉,睡得安稳,睡得深,才自愈的。从此以后,偶感风寒,有点小毛病,我就赶紧蒙头大睡;常常是一觉醒来,神清气爽,一个活蹦乱跳的自我又回来了。 

当你醒着的时候,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有那么多问题要思考,“眼耳鼻舌身意”,时时感觉外界的刺激,每一个动作,每一次闪念,都要分散注意力,消耗能量。因此,醒着的时候,身体来不及或不能集中力量处理疾病问题。而当你熟睡的时候,身体的自动机制就可以集中全力祛除疾病了。 

《睡觉让感冒好得快》(http://www.youkuok.com/shenghuo/201005/1652.html)这篇文章,引用了《美国医学会杂志》刊登的研究成果,专家们认为“感冒后一定要睡个好觉”,与“熟睡后,我们的身体在祛病”的观点不谋而合,大家不妨去看一看。 

    台湾潘怀宗教授在《防癌标准ABC》的演讲中指出:癌细胞不是无中生有,从无到有的,而是由正常细胞变异而来。可能是由于某种致癌因子(例如精神紧张、坏的生活习惯、病毒、射线、致癌毒素等)插入正常细胞,破坏了细胞的生长、调控、寿命基因和自我修正机制,使DNA出错,导致正常细胞转化为癌细胞。但是我们身体具有很好的细胞自动修复功能。每当我们熟睡的时候,身体就会对DNA进行修复,纠正变异,使细胞恢复正常。因此睡眠时间一定要充足,睡眠深度要好,让我们的身体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自动修复。假如每天睡眠不足,久而久之,癌变细胞就会越来越多。当癌细胞纠结成团伙后,就会横行霸道,为非作歹,突破某个薄弱环节,使主人罹患某种癌症了。欲知其详,请链接http://www.worldchineseweekly.com/weekly_cn/article/show.php?itemid=12203  

    自从2010年中张悟本、李一道长等“养生专家”的骗财把戏被戳穿后,有人把矛头指向北京“大道堂”(http://www.dadaotang.com/)的刘承恩(原名刘逢军)院长。当我在网络上看到诋毁刘院长的文章后,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刘院长不会倒下去,因为我读过他的书,看过他演讲的录相,是一位对中医养生很有研究、说话负责的学者。刘院长宏扬中华养生文化,促使许多亚健康者从饮食起居做起,找回健康和快乐人生。——果然,在反虚假养生的大风大浪中大道堂巍然屹立,迁入新址后,生意越来越火红了。 

    刘院长演绎《黄帝内经》指出:一年有四季,一天也分四时。第一个时区39点,是一天的“春季”;915点是“夏季”,1521点是“秋季”,213点是“冬季”。万物在冬季潜藏,春季复甦;因此,凡来大道堂咨询的亚健康者,刘院长都让他们晚上2122点睡觉,早晨56点起床。绝大多数人因此获得了身体康复的良好效果,其中不少人摆脱了精神抑郁状态。 

有人非常反感大道堂的要价高(咨询价和养生食品价),在网络上发表议论说:“其实就是按时睡觉和按一定的规律吃饭,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根本不用花那么多钱去请刘教授看……”——这话有些偏颇,发议论的人不知那些健康欠佳的七老八十的爷爷奶奶们的固执,要是儿孙辈劝他(她)早睡早起,好好吃饭,他(她)们非但不听,反而倚老卖老,吹胡子、瞪眼睛,甚至恶言相向“你懂什么!”;但花大价钱、起早、跑路、排队……恭恭敬敬地请刘教授看三分钟(望诊),“鼎鼎有名的养生专家”的谆谆告诫,他(她)们就听进耳了,回家老老实实吃饭,认认真真睡觉。结果,身体不适症状很快消除,于是感恩戴德,到处宣扬刘院长。“害得”大道堂名气越来越大,生意越来越火红,钱财滚滚而进,不得不两次调低价格。——这就是“名人效应”和“马太效应”。 

对于癌症病人来说,你的体内有一个甚至几个“战场”;癌细胞要发展,扩大地盘;以白细胞为代表的身体修复能力,要抑制癌细胞,收复失地;双方短兵相接,每天的损失都很大;如果你睡眠充足且睡得深,造血机制就会造出更多白细胞,第二天就有实力与癌细胞激烈交锋,继续收复失地;如果你不好好睡觉,白细胞没得增援部队,力量越来越弱,在客观上就帮助了癌细胞。癌细胞非常喜欢和感谢你睡不着,它们会表扬你:“这个主人够朋友,为我们战胜白细胞创造了条件……” 

有位病友说:“一想到睡不着是支持癌细胞,我便万念俱灰,把一切——连同生死——统统都放下,很快就睡着了。”  

要有悟性,进行“换位思维”。有位病友夜里常常时睡时醒,短暂睡眠后醒来就很难再度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一会儿又醒了……他很着急,总是埋怨自己“不争气”。我劝他换位思维,醒来后不但不埋怨,反而表扬自己:“不错,又睡了一小觉!继续睡吧”——他听从劝告,如法炮制,醒来安慰自己后,抓紧做“感觉深层脉动”,做着做着,便睡着了。不久,变得睡眠正常。于是,身体的自愈力越来越强,疾病很快无医而愈,不药而痊了。 

游乐无度,侵占睡眠时间,使我提前失去了两位亲人。 

我亲叔叔的夫人宋娟女士酷好“筑长城”。五十岁挂零的那一年某夜,与邻居打麻将到凌晨4时,手气好极了,“清一色”加“杠上开花”,“满贯”(对不起,因为我不会打麻将,这些计番专用术语耳听得来,不知对不对?),一时兴奋过度,放声大笑,站起身来去如厕,一个“哈、哈”没打完,往后便倒;左右牌友赶忙把她扶住,抬到床上,叫来救护车,医生检验结果:脑溢血死亡! 

我的嫡亲大舅舅朱光祖先生,家住宁乡县城,90年代初刚刚做完70大寿,他也雅好打麻将。适逢我出差该县,公务完毕到舅舅家小住几天,叙叙亲情。一天下午,来了三位客人邀大舅舅“筑方城”。客人们先客气地邀请我上桌,我因确实不会婉谢了。半夜起身方便,一看,客厅里灯火辉煌,传来兴奋地呼幺喝六声。七十多岁的老人,怎能经受得起这样折腾?我赶忙到客厅,把站在一旁端茶送水的表妹叫到坪里责问,表妹委屈而又着急地说:“爹爹不听,我冇办法!”——于是,我进去对客人们说,找舅舅有点事,让表妹代打两牌,硬是把大舅舅拖到坪里。 

大舅舅很惊讶,问我“什么事?”我回答:“小时候,您教导我‘业精于勤而荒于嘻,行成于思而毁于随’,我牢记在心。现在半夜三更了,您怎么……” 

这位对韩愈《进学解》背诵得滚瓜烂熟的大学中文系教授“嘿、嘿、嘿”,尴尬地支支吾吾(黑暗中看不见,我想他一定脸红了)……我二话没说,从另一张门,把舅舅送进了他的卧室,然后回到客厅,向客人们道歉:“舅舅有点不舒服,睡觉去了,让表妹陪你们玩吧。”——客人们当然知趣,随即散了。 

大舅舅还喜欢看武侠小说,什么金庸、梁羽生之类……积书满架,不时翻阅,了如指掌。如果某天得到一册新武侠小说,无论如何要熬夜,非一口气读完不可。舅妈、表弟、表妹们多次劝告无效,经常看见他卧室里,鸡叫天亮时,还有灯光……大舅舅有心脏病,口袋里总是揣着日本产的“救心丸”。某天中午,突然脸色惨白,捂着心口,喊“救心丸……”话未说完,便心肌梗塞倒地落气了……原来,他昨天晚上,又阅读了一通宵。 

    两位长辈如果注重睡眠,有规律地生活,还活个八年十年不成问题,甚至可多活二十、三十年,不幸提前告别了。对于仙逝已久的长辈,理应避讳。但为了说明事例并非杜撰,引起人们对恣意侵占睡眠时间产生严重后果的警觉,用了他们的真名实姓。我想,两位长辈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原谅我的卤莽和不敬。 

在本文快结束的时候,我不想再奉劝大家早睡早起,睡好睡足,而是告诉每一个人:睡与不睡,你完全有选择的自由!你可以夜夜笙歌,娇娃陪伴,通宵不寐,尽情享乐;你可以争强斗胜,昼颠夜倒,挑灯夜战,恣意妄为你想干的任何事……除了深爱你的母亲或妻子几句无效唠叨,没有任何人干涉你寻求刺激、快慰,为“实现理想,出人头地”而拼命的自由,只有你自己的身体会默默地无言反抗。到时候,癌症、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其中的一种或几种把你撂倒,让你在哀号和痛苦中提前告别人生,你可不能埋怨“世道不公平”啊! 

广大人群的健康幸福是一切社会实践的终极目标,而人群的健康是人类一切实践活动的必要条件和保证,所以本人不遗余力地宣扬“感觉深层脉动”,宣扬“睡眠文化”。几乎所有的人都幻想着,尽享天年后的那个良辰吉日,平安而又荣耀地升入天堂;但是,其中许多人从来没有想过,今天的所作所为已为那一天不得不在痛苦的煎熬中提前坠入地狱而攫取了一马当先的“通行证”。 

何去何从,孰吉孰凶?君其思之! 

  “感觉深层脉动”集“去痛、祛病、健身”于一体,已使三位癌症患者和一些疑难杂症患者自疗自愈。目前已完成科普文章11篇(计8万余字),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全盘托出了该功法的原理、操作方法和自疗自愈实例。需要“感觉深层脉动”系列文章者,请上网搜索。 

陈沅森/原创   20101222   加拿大 蒙特利尔  2011-8-25修改  10100字)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