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冰峰闲居 的存档信息

★ 冰峰闲居(图说)《鬼节祭思》(佛子岭)

★ 冰峰闲居(图说)《鬼节祭思》(佛子岭)煦风清,茂林荫,野花香,百鸟鸣,孰可拥有,起早者也,而双蝶蹁跹,从美妙的舞姿中骑驴倏然穿过,唯被世俗蠢货视之为异类才能亨受,那一刻,城市的人多囿梦中,岭上的魂必居墓里,行走于阴阳之间的当然只有淡泊了生死的我们。听说今年官府清明代祭,终究无法补偿众人因疫情不能扫墓的遗憾,一些人与我一样早就将算盘珠子拨到鬼节,…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月镜》(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月镜》(生活)七月名霜,日落时光,生茶略苦,暮气微凉,执管弄墨,风狂草破,马过窗间,夜色无边,憩腕悬笺,倦目浮天,冷星茫茫,冰月苍苍,却问嫦娥,秋寒几何,桂树几颗,鸟人几个,又看凡尘,绿酒红灯,霓裳布衣,梦死醉生,三句长恨,一碗榨粉,一首诗作,一曲歌声,造化镜像,地圆天方,微斯人也,吾谁与伤。。。         &…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生茶》(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生茶》(生活)很久没有补货,茶柜日渐空虚,昨晚不得不开一方冰岛甜,若说熟普似深秋的厚雨,生茶便像极初夏的轻风,于是我挑灯煮水,把盏沏茶,一个人在漫漫长夜里慢慢品味,袅袅清气间分明读出唐朝诗僧皎然句:“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秋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晴景》(寒舍)

★ 冰峰闲居(图说)《晴景》(寒舍)今天,感谢穷苦兄弟的帮助,该做的东西都已搞掂,奈何只能言少钱,换得两听漓泉与几颗长生果聊度午休时光,有道是“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但诗仙尚可问月,我却问日竟不能,整一个白天风卷雨骤,直到黄昏才望见南窗爽朗的景象,心情就如同灰蓝调子的天空,那是一种蕴涵丰富层次的快乐,尤其是看着辛苦完成的成果,但愿从明天起…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吃粉偶感》(燕子岭)

★ 冰峰闲居(图说)《吃粉偶感》(燕子岭)大半夜的,肚不舒适,早上的反应,除了屁股,当然还有嘴巴,从屎坑冲出来后,不知为咩野就是想去搞碗粉,最终决策的天秤抛弃了邕宁生榨粉,倒向了柳州螺蛳粉,而从价格考虑,肯定不会进品牌连锁,只能吃家庭店,虽然常去的这家有点远(要跨过东沟岭),还有点高(要登上燕子岭),不过的确值得,所谓“便、靓、正”是也,没想到八点半…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下午有酒》(西城天誉)

★ 冰峰闲居(图说)《下午有酒》(西城天誉)那天醉意方兴,摇头晃脑,踱出画室,但见南窗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地气融融、天光闪闪,这样的画面当然躲不过我们久经(酒精)考验的艺术的火眼金睛,下次摆台这边痛饮定会更加心旷神贻。却说(画)中远山,乃东西横亘南宁盆地北部的重山峻岭的余脉,古邕州八景之一的“罗峰晓霞”就在这里,山中有上世纪八九十年善男信女重修的罗山…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江山酒话》(西城天誉)

★ 冰峰闲居(图说)《江山酒话》(西城天誉)驴过很长一段路政工程,从江南跃上青川桥,登时江宽景阔,五月的异常明晰的阳光像一个智者透彻地凝视着两岸,翡翠般的河水带着一种神秘的气息蜿蜒东去,时近傍晚,巧闻附近高楼李总工作室备酒请客,于是欣然而上。工作室座北朝南,宽敞通透,且说窗外:江南看,邕水浩荡,城中穿梭;城北望,远山苍茫,雨云欲落。那一刻,澎湃的心…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深巷偶遇》(虎邱村)

★ 冰峰闲居(图说)《深巷偶遇》(虎邱村)这的确是一回惊艳的偶遇,自打前些日子深巷相逢,就连我这样清心寡欲之徒,尚不顾烈日之晒、暴雨之淋去搞了三次,正应了那句“食色性也”的古语,可谓食之如饴,色之似锦,但还不能说我已然爽迷心窍,瘾大难抑,只为远客之誉、街坊之好、尤其独特之境,令人难以置信,她居然深藏于虎邱西路二巷60米,这便是圣麟牛肉馆,真不知其经营之…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旧景新看》(大鸡村)

★ 冰峰闲居(图说)《旧景新看》(大鸡村)创作与阅读如同一扇窗,作者与读者彼此对视世界,而专业评论乃阅读的高级形态,恰如其分且见解独到的,往往有利于思想境界与艺术价值的充分体现。前些天经过某地,忽然想起当年触景生情创作的短诗《路上》,其后记:“早些日子常往返住家于花鸟市场间,兴致起时就穿村而过,那田野的风光我很喜欢,遂拍以念,只因这城边村景存留时日恐…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影剪某日》(虎邱村)

★ 冰峰闲居(图说)《影剪某日》(虎邱村)高贵抑或低贱,活着还是死亡,似乎都遏制不住人类关于九霄云外的某种祈望,坐庙堂之高、寝陵兆之深、彰广厦之赫、隐草庐之幽、居市井之近、行江湖之远者,莫不鹜然趋之,或砌砖成塔,或堆土为台,或立柱作楼,所求之态,无其不高也,而所谓高居如何?日月星辰,帝皇仙神,德情法理,经道教义,然时乎不同,境乎有异,智存聪愚,念生…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逝·念》(沙江)

★ 冰峰闲居(图说)《逝·念》(沙江)此刻,眼前的这幅“花夹两岸香,白鸟戏水泱”图,是四天前因防疫扫码繁琐拒入狮山而走了一趟久违的沙江所摄,这的确不是天堂,我也不知道天堂里有没有鸟语花香,但今日凌晨病危住院数日的表弟竟弃如此美丽世间景致卒于英年,着实使我难过。此刻,夜色茫茫,往事苍苍,俺斟满独酌,心仍惊噩,忽生暗寻:莫不是天堂的玉液琼浆较杯中兄弟自酿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