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 冰峰苦旅《广西百色行(11)10篇之02:说道匾额》

★ 冰峰苦旅《广西百色行(11)10篇之02:说道匾额》 2008年12月27日            11月底,十去百色三访粤东会馆,才发现会馆里有许多匾额,遂一一拍摄下来。今天,查找到一些资料,恶补了关于匾额的皮毛知识,将文图一并发上博客,与君共享。 匾额,是古建筑的必然组成部分,相当于古建筑的眼睛。用以表达经义及感情之类的…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广西百色行(11)10篇之01:粤东会馆》

★ 冰峰苦旅《广西百色行(11)10篇之01:粤东会馆》 2008年12月24日         祖国版图的南部腾越着一条巨龙,这就是中国长度第三、流量第二的珠江,精明的广东人利用它常年通航的特性溯流而上做生意,他们在广西、云南的沿江城镇修建了许多粤东会馆,专为广东商人提供投宿、聚会、洽谈生意的场所。 在这些众多的粤东会馆中,有这么一家因…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5:东门遐想》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5:东门遐想》 2008年12月16日       “日本投降了!”1945年08月15日晚上9时,一个叫朱杰的年轻人在柳州的东门城楼上大声喊道,这惊天的喜讯随即传遍全城。当时,《柳州日报》临时设在东门城楼上,作为收报员的朱杰第一个收到来自国民党中央社的新闻。与此同时,重新进驻柳江南岸银仔山下飞机场的美国空军也通过电台…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4:柳州笑谈》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4:柳州笑谈》 2008年12月15日                今年四月的祭祖与省亲之旅是令人感动和满足的,若有遗憾,应是未能一尝正宗的柳州小吃之首螺蛳粉。此物酸、辣、鲜、爽、烫、滑、爽,配以酸笋、木耳、花生、炸腐竹、黄花菜、鲜青菜等,与烂煮的螺蛳汤调合而成。生长于南…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3:闲话韦姓》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3:闲话韦姓》 2008年12月14日       天下生树,树依磐石,石堆成山,山踞桑田,田头为村,村中有屋,屋边流水,水连四海。。。这里并不富裕,却风光怡人,约1777年始,我们上溯第八代即生活于此,再往前的族谱则至今暂无法考究。据说,“韦”为该村大姓,我即姓此,当然还将继续姓下去,此乃天理,但关于“韦”姓,却是…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2:族谱之憾》

★ 冰峰苦旅《广西柳州清明祭5篇之2:族谱之憾》 2008年12月10日            这块墓碑立于民国二十年,即1931年,在此长眠着一位妇人,她就是我爷爷的慈母,我们尊称为“龙老太君”。 现在,见过龙老太君的,恐怕只有四爹、四奶、姑奶等几个人了。记得老父说自己也没见过,之所以碑文落歀刻有其名,是因为那年他刚出世。 龙老…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水中芭蕉》(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水中芭蕉》(生活) 2008年12月08日     看题目,不熟悉芭蕉的人会觉得它生于水中,其实不然,只不过本篇照片都是前几个月水涨时在邕江边所摄。 芭蕉,又名绿天、扇仙、甘蕉、天苴、板蕉,多生于南方酸壤中,原产东亚热带,性喜温暖,这样的水泡个几天,并无大碍。但芭蕉耐寒力弱,世纪之交的那个冬季,一场罕见的寒流突袭广西,正好在海…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广西忻城县行(3):土司府的红叶》

★ 冰峰苦旅《广西忻城县行(3):土司府的红叶》 2008年12月06日                                                  &nb…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追忆与憧憬》(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追忆与憧憬》(生活) 2008年12月05日                             2008年11月初,与老父回柳州贺喜表弟新婚。此行,尊父亲叮嘱,带上相机和脚架,并择机上鱼峰山拍摄了柳州全景图。上世纪50年代初,父亲回柳…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俯瞰西城》(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俯瞰西城》(生活) 2008年12月04日                     南宁城西的城市碧园小区是这一带开发得较早的楼盘,某兄弟之朋友在此买有办公楼经商,我故此常来坐坐,喜欢登高远眺的我当然会俯瞰目所能及的西城景色。 后几幅图展现的是南向城貌,这边以前多是厂区…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迟到的祝福》(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迟到的祝福》(生活) 2008年12月02日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生意稳赚不赔,那就是“祝福”。 上月初,欣悉淡绿婚讯,便很想记于博客,奈何一直有事缠身,又西去百色,北上忻城,至今日方偷得闲空。喜悦之余,万千思绪却一时塞于指端,往事如潮,拍击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