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 的存档信息

中山南环路口(照片纪事 0009)

那一天,经过中山南环路口,想起牛巴粉,放眼望去,终于还是拆到了昌记老店。其实,与其说我在回味美味,不如说是在叹惜一座城市个性的日渐磨灭。我在想,纵然新的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达到极高的文化传承水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若这些老街所蕴藏的东西能够溶入一部文学作品,又或表现为一种人们喜爱的旧俗抑或认可的新风,我们的城市是不是更具深厚的人文内涵……爱恨情仇… (阅读全文)

四月的记忆

关于四月的记忆,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许多人一定对清明最为清晰,每年此时,我照例都会拍些照片存念,也照例不会很快就发上博客。 清明之外,我一般会再去墓地一两次,看看既远既近的亲人。生死之界,你是否也会和我一样想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的人活得这样悲摧?为什么有的人死而如此幸福?为什么有的人活着不如早点去死吧你?为什么有的人死了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不知… (阅读全文)

堵!堵!堵!

今回民主路看老父,经望州道口又堵。我最长一次堵了个把钟,一觉醒来,竟还在那慢慢捱,愣是没过铁路。这回命好,约半个小时就通了。 南宁这几个铁路交叉口,即民主、望州、明秀之堵是出了名的,尤其是民主口,更是堵在人民心头的一口恶气!那天打的过长岗村找人,司机颇健谈,说着就聊到眼前的堵况,我说:八十年代就说修立交了。司机笑道:我六几年家搬到铁路那边时就听说了… (阅读全文)

辣椒,你的名字不伤心

是的,这当然是一碗不错的爆炒美味,绿的采自第三盆(见下图),红的采自第四盆,显然这两株的命运比前两株好不到哪去,它们同样已不再成为我阳台上的风景。所幸8月7日即是立秋,我曾放话:“不信秋天的时候吃不到你”,这碗爆炒辣椒算不算兑现了誓言?天晓得!但看来我的确不是当农民的料,顶多也就算个“爆民”。 想起关于国民革命的一句戏言:广东人出声,浙江人出钱,湖南人出… (阅读全文)

玉林牛巴粉

那一天,不知为啥就是想吃牛巴粉,想来还是中山路昌记较近,即过去搞了一碗。这里说的牛巴粉,是玉林的特色名吃之一,南宁已开有数家分店,中山路昌记应是最老的一家。此刻看着图片(手机摄),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份香美的味道。记忆中,这应该是去年初秋的事了。 牛巴粉,美在“牛巴”。玉林牛巴的主料很普通(黄牛臀部肉),但是经过精心加工后,却能入口感觉“肉质细而有嚼劲,… (阅读全文)

相信未来

2009年底我的相机在出租房被入室盗走,看警局那付爱理不理的鸟样,我就知道要与我走南闯北多年的“朋友”永别了,我当然懒得去说骂什么“警匪一家”的陈词烂调。打住进自己的窝,心情本该好些,却又被“开发奸商骗金案”所恼,而最令人发指的是狗官们竟为此披上合法的外衣,对此“官商一家”的行径,我亦暂不评头论足吧。 生活还是要继续,而记录生活琐事的重任只好落在山寨手机上,那… (阅读全文)

八一军旗,告诉我你的颜色!

殷秀梅,看着她从年轻变老,就像看着自己的青春随着邕江的浊水渐渐远去。人的一生谁不曾逢艰遭难,而减压之法各自有之,于我,听一曲激昂的军歌算得是其中之一。我在一篇博文中组织过这样的文字:“……并非嗟叹人生的境遇和飞逝的光阴。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说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有些不切实际,可是无论我们身在何处,的确都无法在精神上把自己与祖国分开。那种情感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