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雨祭(照片纪事0027)

          这几天有雨,初冬的南宁还不冷,在室外还没有寒刀刺肉水渗骨的感觉,但胸口好像被什么闷着,眉头好像被什么锁着。就这样走过寒露、重阳、霜降、立冬和小雪,与此同时,先父亲入土、老母住院、一个博友香陨英年,一个小职员的老爸半百而去。我又能说些什么呢,一切都会过去,一切也都将到来。这几天有雨,因为心有泪……爱恨情仇、风霜雨雪、离合悲欢、阴晴圆缺——… (阅读全文)

教堂在哪(照片纪事0026)

                                             此刻,一丝馥郁的芬芳似还未散,那是昨夜从阳台三株同时盛开的夜来香带入书房的,在这秋雨即来的前夕,的确令人欣然。我想到十月的防港之行,一片人造的沙滩竟也让我甚感有幸,那肯定是今年最后的远行了。我于是想起三月今年的首次城外之旅,想那莽莽深山在身逢绝境之际给予的慰籍。翻过这一页得益于朋友的并不远的远行,我又想… (阅读全文)

痛说手机

            手机,自从1990年在市场出现,我就认定这是个好东西。所以,1993年单位给了台约1300元的摩托罗拉BRAVO数字寻呼机后,就一直不屑换个中文的,暗暗等待着她—-手机。     1998年,终于花3600大洋(现在想来心痛啊)也搞了一台有掌中宝之誉的爱立信788,当时手机还不普及,竟有人问:你用来做生意吗?这台机子算是那时较好的机型了,唯一的缺憾是不能收发中文短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