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 的存档信息

★ 冰峰闲居(图说)《寒夜》(南湖)

★ 冰峰闲居(图说)《寒夜》(南湖)此刻,谁在夜里,寒雨,街头。谁在灯下,被里,怀中。那年,亦冷如此,代表区宣传部巡展全区,上课,论文,学费;那年,亦冷如此,寄居于人家的屋檐之下,饥饿,腰伤,诗歌;那年,亦冷如此,守在渠黎小镇工地楼上,跳蚤,老鼠,蟑螂;那年,亦冷如此,困于未交付的变电站里,平房,地床,破窗;那年,亦冷如此,年三十的一个车展广场,漏…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倒春寒》(南宁)

★ 冰峰闲居(图说)《倒春寒》(南宁)不信天气预报,它阳光灿烂,相信的时候,它却突然降温,没有穿保暖内衣的人一定连流浪狗都不如,比如昨日俺就活活冻煞了一天,从凤岭南路青江郡小区项目部(公司农业开发项目团队办公室)放工,骑着奄奄一息的死驴在民族大道上冲黑匝匝回家,那样的感觉真是绝望之极,还好,有一些事情值得点赞,令人欣慰,其实信任从来与天无关,人当自…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新农村的花火》(三农)

★ 冰峰闲居(心语)《新农村的花火》(三农)此刻是2018年01月20日,作为广西投亿鼎公司赴江南区吴圩镇坛白村茶柳坡农业项目考察组一员,站在经过土地流转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典范的茶柳坡的青山绿水间,感慨万千,于是往惜闪现:欧美现代农业与中国小农经济的困惑,大中城市开放与广大乡村闭塞的叹息,产能过剩趋势与三农凋敝现状的焦虑该怎么应对?土地流转政策或许真的是个…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黄姐老友粉》(白沙)

★ 冰峰闲居(图说)《黄姐老友粉》(白沙)周六晨雨过白沙,黄姐一碗热气腾腾的老友粉暖透全身。她老家在宾阳甘村,自家一排两层青砖楼丢空多年,因为与大多数人一样都搬到镇上住了,仅剩几户,如同鬼村一般。一丝莫明的怅惆恰似店外冰雨蓦然寒彻心底,我想起动乱年后曾函问北京某学者:家庭包产制后的中国农业该怎么更上一层楼?时间给出了答案:集约制思路,土地流转政策,…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花枝叩窗》(南窗)

★ 冰峰闲居(图说)《花枝叩窗》(南窗)我一次次没有兑现施肥的诺言,但她们总是如此执着地攀上窗楹,年复一年,显然这种顽强的精神与我无关,生存的渴望、绽放的痛快、美丽的春天、多彩的世界,这才是她们想要向人间表述的心言,我只静静地欣赏,一支老歌如桨轻摇,沉思的船尾拽着一道淡淡的忧伤。。。因为世界很美·所以努力生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