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 的存档信息

★ 冰峰闲居(图说)《再去卢村饮酒》(石埠)

★ 冰峰闲居(图说)《再去卢村饮酒》(石埠)广西壮族三月三,有人放假,有人做工,我们比不了,那就到农村喝酒去!老友畅游先生的亲家在江南区石埠乡卢村,每年农历三月初四是当地的丰收节,俺们这已是第二次应邀,一如既往,一路春光,一席佳肴,一顿痛饮,一醉方休哈。。。因为世界很美·所以努力生活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4:古风》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4:古风》黎明前的天确实黑,刚到东门码头一会儿,东方的天际就泛起微亮,昨晚约好的村哥准时驾着自己的铁壳小船也向这边驶来,这个时辰村里的渡船还未营业,听说有关方面曾想建桥,丹洲人却认为有了桥也就失去了丹洲,我不得不赞一个古镇人民的反对声浪里蕴含的那一种纯朴之音。西门码头客栈的老板娘见我想买个十一月初刚摘的柚子偿鲜,解释道现…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野趣与安全》(市政)

★ 冰峰闲居(心语)《野趣与安全》(市政)经常跑狮山,可以认为有景观高手操盘,这是市政建设之幸。当然,城市公园的野趣保存与公众安全始终是一对不可回避的矛盾,窃以为适度荒芜化处理并辅以警示措施,是较为可取的,比如狮山竹圃及松园等区域。目前园区外围的西北两方向皆有临街商铺,尽管开发适度,但仍令人不悦,盼南面特别是东面临沙江一带勿蹈前辙,不要让狮山与其它…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3:雨夜》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3:雨夜》因故翼日要天不亮返邕,当晚遂逛丹洲夜色。岛上许多古迹终究经不起岁月摧残,大约仅剩下东北两座城门及连接它们的城墙,传说中的县衙即便在当地人脑中也就是个记忆,据说岛南端丹洲书院保存较为完整,便冒着绵绵细雨走去。古镇本来就不大,又是旅游淡季,晚饭之后街上难得看到人影,潮湿的路面反映着灯笼的红光,仿佛一个个引领你穿越时…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春钓》(大王滩)

★ 冰峰闲居(图说)《春钓》(大王滩)南方的三月,桃花开了,紫荆花开了,木棉花开了,山茶花开了,与这缤纷的色彩相应的,是这个季节澄澈的春水,像极了一颗纯粹的心,但这是文人的意境,对村里的渔哥而言,这一泓碧波则充满丰富的诱惑,下午三点那小子又来了,看来上午钓到的几十条蓝刀鱼并不能满足他,很遗憾昨日气温转冷,我也仅搞到三十几条,更遗憾的是煎鱼技术太次,…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2:美梦》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2:美梦》时光如梦,十数年后的鸡年吉月,她终于出现在我望穿秋水的眼前,你且看:两条苍翠的山脉之间,融江清波粼粼,一方渚上香栾茂密,丹洲古城便映掩于这浓厚的绿色中。弃舟登岸,踏着青石板铺砌的古老码头,忽然拂来缥缈的感觉,那凉风飒飒,寒水潺潺,薄雾濛濛,细雨绵绵,柚林深深,蔬蔌鲜鲜,雀鸟啾啾,蜂蝶翩翩,似平生烦忧尽随滚滚融江…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江边公园》(南宁大桥)

★ 冰峰闲居(图说)《江边公园》(南宁大桥)数日前,晨过青秀山下在建的江边公园,此工程可赞,只是邕江对岸的房地产开发破坏了城市地平线景观,幸好邕江两岸开发尚开端,盼有官部门引鉴之。此抄元王蒙《闲适二首》之一舒赏景情怀:绿杨堪系五湖舟,袖拂东风上小楼。晴树远浮青嶂出,春江晓带白云流。古今我爱陶元亮,乡里人称马少游。不负平生一杯酒,相逢花下醉时休。。。…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1:印象》

★ 冰峰苦旅《丹洲行(1)4篇之1:印象》丹洲,如果比作一把玉梭,那么两边融江就像绵延不绝的丝线,千百年来它们共同编织着变幻的风云。下榻的客栈位于西门码头,天上夜风起,开阴云,地面月光浅,映柚林,江中白浪翻,清流湍,今晨似乎还沉浸在昨夜涛声,明万历年县所置此始南来北往的船只荡起的波澜里浮出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龙州行(2)5篇之5:渡》

★ 冰峰苦旅《龙州行(2)5篇之5:渡》渡,释为横过水面,其实即由此及彼。车辆渡我从南宁到龙州,小城早不是十四年前初见模样,新老城区相得益彰,交通、卫生、秩序等皆可点个赞,这说明基础建设很重要。馋虫渡我从欲望到满足,花叁两元坐公交至利民街吃鸡肉珍粉或西去十几公里到下冻镇搞碗正宗鸭肉粉,对游客来讲是值得的,这说明特色很重要。美景渡我从县城到上金,乡下公交…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花开》(狮山)

★ 冰峰闲居(图说)《花开》(狮山)南宁:酒,可以一直喝的人物不多;花,可以经常开的植物遍地都是。一直喝的人,想来非死即病;经常开的花,总是生生不息。你不妨从现在就开始留意夹竹桃,看她今年花放几回,至于热情似火的南宁市花朱槿,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想看,她就灿烂。这些花儿如此娇美,当然应感谢上苍恩惠于这一方水土的充足的阳光和雨露,所以,多经点风雨,多晒…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龙州行(2)5篇之4:城》

★ 冰峰苦旅《龙州行(2)5篇之4:城》城者,防卫墙圈也。龙州西出八里即见将山,方圆14公里,群山连绵,主峰连峰海拔310米。中法战争后,清末名将苏元春依山势筑炮台15座,装备德国克鲁伯大炮,扼守龙州西南两面的水陆门户,有“南疆长城”之称。从前山石阶登顶,而后沿山脊先至卫龙炮台再到镇龙炮台(帅旗台),最后由后山土径下山,历时三小时,这当然还不包括游览其它几个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