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 冰峰闲居(图说)《狮山红树》(狮山)

★ 冰峰闲居(图说)《狮山红树》(狮山)清早时刻,云遮雾漫,阳光偶露,户门旁争芳吐华了一晚的夜来香花瓣渐收,窗台下方从梦中醒来的三角梅则愈发姹紫嫣红,此乃每年秋冬之际上苍恩赐于我辛勤浇灌的福报,想到这是又一波强冷南下前最后的暖日,何不趁得好天转山去。江南所以宜人于塞北,便因之远离寒流生成的北极,尽管刚惨遭上次凄风冷雨肆虐不久,山里竟一如往昔,君不见…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大王滩初冬3篇之3:薇》

★ 冰峰苦旅《大王滩初冬3篇之3:薇》昨夜甚寒,更神往那些温暖的画面。上次去水库大约是在十一月底,记得从库区回城的第二天,薇问大坝旁边水杉的叶子变红否,我想了片刻说还没红,因为我没找到照片,如果红了我肯定会拍,而且有两张倒影也是一水深绿。未料周末薇就去了一趟,树色也还没变,但天气比我去的时候的要好得太多,骄阳灿烂,和风明瑞,红土赤烈,碧水妩媚,柔草泛…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雨夜观图》(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雨夜观图》(生活)“冷雨扑向我,点点纷飞,千度高温波涛由你涌起……”林子祥的这首《敢爱敢做》节奏铿锵、激情澎湃,可是此刻如果你就走在寒风凛冽、冷雨纷飞的南宁街头,再怎么狂称真的汉子,必定也叫苦不迭。这里的冬季就是这样,旦逢降雨,纵使东北佬亦惊恐于那浸肌剌骨的冻感,若是暖阳当空,便无所谓冬天了。于是无限怀念起前些时候某个初冬的午日闲…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大王滩初冬3篇之2:渔》

★ 冰峰苦旅《大王滩初冬3篇之2:渔》渔老大可能是库区为数不多的最后的渔民,W总的介绍让我兴趣陡生。渔家在水库对面一个依山傍水景色优美的小村,渔船是讨生活的生产资料,也是来往村与库管中心的交通工具。那天渔老大驾舟横穿水面将昨日提前订购的数斤野罗非送达,交货后他才收取我早已微信支付的鱼款,我一番慨叹罢即再预订十斤。第二天傍晚渔人再船来,只收W总的土鸡数,…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大王滩初冬3篇之1:坝》

★ 冰峰苦旅《大王滩初冬3篇之1:坝》昨夜开门,异馨扑面,含苞多日的夜兰香开了,宅心霎时如生双翼飞往前些日子修养之地大王滩水库。因疫情已有一年多未到库区,二级路仍在施工,而库区改制为湿地公园的进程已上台阶,大坝两端林地之上兴土动木项目有所进展。定位为湿地当然有利于区域环保,从而更好地实现城市水源的功能,但按国人通常所理解的公园概念去搞,怕是又会弄至城… (阅读全文)

★ 冰峰苦旅《初游五象岭》

★ 冰峰苦旅《初游五象岭》那些年承办政府展示工程,“五象”是常会考虑到的一种设计元素,后有上言下达,谓之南宁的形象渐以“绿城”定位,窃以为无非城市得地利而林木茂盛、绿树成荫,再即取郭沬若题邕城“半城绿树半城楼”诗句使然。但个人还是更钟情于“五象”故事,据《南宁府志》载:“武号山,在城南十里,山势雄峻,拱向城廓,为邕之砥障,五峰相倚,如五象饮江,故名五象岭”,宋…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心语)《狮山冬夜》(生活)

★ 冰峰闲居(心语)《狮山冬夜》(生活)夜空、晚云,横桥、卧岭,光波、灯影,荷残、草新,乱泥、孤径,疏风、茂林,这是那天暮色初降的狮山景致,颇有意境,但漫步于黑暗的心绪并不宁静,一个熟悉的形像不时浮现脑海,他就是鲁迅,就是那个通过许多文学典型揭示国人劣性的鲁迅,而我一直认为其所谓国人劣性不只局限于那个时代,比如奸诈贪婪、投机取巧之类便充斥在今日的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