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 的存档信息

★ 冰峰闲居(图说)《狮山冬日午后》(狮山)

★ 冰峰闲居(图说)《狮山冬日午后》(狮山)水者,财兮?祸兮?反正前两日哗哗地往外泄,真恨不能在鼻孔拦上一道闸,这挨千刀的鼠尾妖天忽寒忽暖,着实苦煞了天朝刁民,或许是那天乘有阳光洗寒服换簿衣所致,又或是某日午后走山着凉,正疫情反复,企盼下半月天气稳定趋暖,也好调整节奏和强健身心以应时艰,只是狮山又测温扫码,极其痛恶此举的人们不知将心何所系及身何所置…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狮山冬日午行》(狮山)

★ 冰峰闲居(图说)《狮山冬日午行》(狮山)限制想象的于我肯定不是贫穷,但它的确限了制行动,远如去不得西北看壶口瀑浪、鹳雀沧桑、险峻华山、嘉玉雄关、金石之林、飞天之女、地宫兵马、终南隐士,近似到不了陈平黄大仙的金葫农庄烧捉田鼠之狗、烤戏清水之鸭、炖啄昆虫之鸡、蒸吃虾米之鱼、摘无公害之果、饮有故事之酒。而这几日正值今冬最冷,整个人都不愿动弹,就乘… (阅读全文)

★ 冰峰闲居(图说)《松·竹·杉》(狮山)

★ 冰峰闲居(图说)《松·竹·杉》(狮山)想多了,这一年的确想得太多,有些事着磨透,更多的依旧不得其解,除了地球何时去流浪,便是到底怎么认识美女薇的,但肯定记得她今天在深圳说的今年最后一句话:“2020最后一天,冷得你记忆犹新”,今天中午转山时也感受到了,尽管天上骄阳当空,身上却是寒意逼浸,我竟然回道:“心有爱,天不寒”,真可谓神人仙语吧。虽然被山岭围困的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