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峰闲居(图说)《远方》(烈士陵园)

字体 -

★ 冰峰闲居(图说)《远方》(烈士陵园)远方,这个词常会令人神奇地充满力量,敝开家族从中原南迁的传说不谈,至少从阿爷起印象里长辈们都是敢于闯荡者。今天恰农历七月十四中元节,顺路又来拜祭先人,免不了想起阿爷当年闯入柳州打拼创业,想起老父当年投身于武汉长江大桥建设,想起阿婶当年读研于济南山东大学。在这样的时间与地点,兴许有人会思考人活着为了什么之类的哲理,尔等得闲还是问学者抑或逼货们去,老子的思想此刻早已云游于四海,这肯定是远方基因使然。过些天不管神马浮云,闷了太久的人也应要远方一次,这不是问题,对现在的我而言离开市区便也到达了远方,谓闯荡之不敢,权叫漂游吧。忽然想起拙诗《神示的列车》句:那曾是一双黑过黑夜的翅膀/在一个陌生的黎明折落/从天空到大地/这是一种彻底的痛苦,还是一种无限的幸福/我不哭泣,也不歌唱/我在倾听一匹长鬃飘逸的骏马告诉我风的方向/让风提着灯来,让灯告诉烈火/那个远方的忠诚的儿子,是从哪一颗苹果树上摘下这浪漫的思想/远方有多远,打碎头盖让你看看纯真的梦/忠诚有多忠,切破动脉让你尝尝沸腾的红/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因为世界很美·所以努力生活

  

IMG_20180824_085031.jpg

IMG_20180824_093214.jpg

IMG_20180824_094731.jpg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