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峰苦旅《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江口》

字体 -

★ 冰峰苦旅《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江口》园区的保安自信地说:“你放心啦,石头河几时都系有水的。”十七年前我也是在九月来到石头河,当然知道溪水状况,保安的话则更有助于我将同行者带往此行的预定目的地三叉江口。这十万大山是广西南部重要气候分界线,它东起钦州贵台,西至中越边境,呈东北西南走向,绵延170多公里,山脊平均高度海拔1000米左右,南坡深受北部湾暖湿气流影响,另有山地抬升作用,降水量非常丰富,年均3000毫米,北坡相对较少,也有南坡的3/1,大约与南宁相当,使得石头河常年流水不断,尤其是雨季,每逢山洪爆发,轰响如雷,声传数里。选择三叉江口泡水必有其理由,其实入园区不远河湾处建有约三千平米的所谓天然药浴池,这适合贪图闲逸者,我等从来不安分守己的唯恐天下不乱之徒是不屑一顾的,尽管由此去三叉江囗仅约1公里多山路,却也够老弱病残一番折腾,但抵达者不会后悔,那里两溪交汇,游人较少,山深林茂,水清风凉,尤其是负氧离子含量超高。我在当年泡水的潭中游划了几下,便趟身卵石坡上,碧水潺潺,白浪朵朵,山风习习,紫气殷殷,偶有过客看我这般惬意,亦不禁掬水润面,挽裤浸足。再说那两道河谷,仿佛世外隐士,左脚踩石,右足踏溪,从深山密林翩翩南来,在此斟水为酒,以文论道,凭武斗勇,然后双剑合壁,以石头河的名义北上,于山麓之缘交那林河东入那板水库,绕上思县城称明江,便一路向西,历尽曲折,在几年前考察过的龙州古镇上金汇左江,又往北八百里合右江为邕江,然后高歌东进三千里,在珠江囗杀入烟波浩渺的南中国海。闲话扯远,回说左边河谷,溯流而上是园区重要景点的珠江源(之一),据说还有个小瀑布,可惜十七年前忙着摄影且无手机信号而与前队失联未能到达。当时一个人捌往了另一个方向,人越行,山愈高,林更密,路甚难,狭小的山径变成似乎是古人在岩上凿出的台阶,进而变成泥土上踩成的脚坎,直到荒草没顶,再也寻不到半点路迹,记得曾有一两手空空既不像山民也不似游客的神秘人从身后超过我前行,这时早已消失于茫茫林海。俺忍不住一声狂吼,但四周层林叠翠无有一丝回音,不由惊心暗忖:这十万大山虽并无十万之数,其南壮方言“适伐大山”记音之意乃“顶天大山”,天渐晚,力渐乏,若丢了来路岂不哀哉,碰上蜘蛛精尚临了风流,遇见黄袍怪那就太有损咱无党派人士的光辉形象了。于是果断返撤,费尽牛虎之力终于回到三叉江囗,竟与从源头下来的前队会合,那泡在清冽碧透的水潭中的感觉回味至今,真可谓:解渴,解暑,解乏,解忧,解放!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1.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2.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3.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4.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5.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6.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7.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8.jpg

《广西上思十万大山行(5)5篇之4:三叉河口》0009.jpg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