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峰闲居(心语)《奥运·回忆》(生活)

字体 -

★ 冰峰闲居(心语)《奥运·回忆》(生活)
2006年06月03日
      
2001年05月27日,昨夜的大雨一直下到早晨,在车网上看到以前我们北京申奥摩托车队的照片,突然想起今天是队员们约好相聚的日子,联络刘武,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乡村大世界,还好黄振能决定回来接我。

2001年06月02日,在民族广场的欢送仪式结束后,我们一行三十几人便直驱北京,开始了22天的漫漫旅程。7200多里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许多人因各种原故都曾弃驾上过救援车,最后能坚持开满全程的只有四人:老麦、刘宁、黄振能和我。十几个摩托车手由此结下了一段终生难忘的情和义。

我等了半天,才见驾校的凌帅慢悠悠地驶来,一看,不是教练黄振能驾驭,而是刚拿照的老麦。这麦叔是队员里的老二,今年都56了,依然着迷于摩托车,这几年又在区内组织了几次摩托游。队里的老大当属刘武,现已60出头,却很是精神,从党校退休后买了辆小车,更痴迷于自驾游了。

乡村大世界是新开发的一个休闲会所,距市区约20公里。老麦车瘾十足却技逊一畴,又是开了半天才到达。上楼就看见了廖有江,这个老三也是50出头了,从药厂下岗后投奔了一家物业公司,看不出黑黑瘦瘦的他还个羽毛球业余高手。刘宁是大学的网管,依旧那样清瘦和斯文。苏桂蜜19岁就独自经商,文化不高,点子不少,来钱很快,但花得也快,生性随和,是大家一路上的笑谈之一。阿姐是队里唯一的女性,自己做生意,还是那样胖胖的,只是岁月不饶人矣。

这次聚会是几年来的一次,老刘和老麦早早地就开始串连了。这些年里,队员们有的发了财,有的赔了本,有的展现了人之善,有的露了恶之魂。今天没来的,我就不说什么,但来了的队员们,绝对是真心实意地珍惜7200里生死情义的。

回想那一路风尘,最让我们感动的还是沿途碰到的种种关怀:风雨交加的黑夜,阳朔白沙的民警为脱离大队的我指明桂林的距离;在路上,一辆军车驶过后突然停泊,跳下的一位军官冒着大雨跑来塞给一位队员几块巧克力;在衡阳,一个摩会在接线报后早早就在城边等待我们,还一路送往南岳;在衡山,管理区大开绿灯,免了门票,还用警车开道;在岳阳楼边,几个摩的佬不忍看我们冒雨出发赶路,极力劝说等雨过了再走;在河北的一个村庄,从一辆中巴涌下一群女生,和村民一起将我们围了半天,签名合影,嘘寒问暖;在天津,一辆小车赶上来告诉我说大队往右拐了,让我赶快回头;在津京公路,的士大佬挑起拇指为我们鼓劲,又带了一段,帮我们从车流中杀出;在八达岭,警察特许我们将摩托车驾到长城脚下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北京申奥!申奥!!申奥!!!

人的一生里,有些事情是不会再有第二次的。我想,我们所有的队员都不会后悔申奥之行,它是我们一生中无比的荣幸,是我们一生中极其宝贵的财富,此行最难得之处是将自己与申奥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也就是将自己与国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在乡村大世界的秀水青山中,我们又情不自禁地回忆起1993年9月23日(我生日的前三天),北京被暗算出局的那种痛彻心扉的悲愤;回忆起2000年7月13日那个万众期待的夜晚;回忆起萨马兰奇在莫斯科念出“Beijing”的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回忆起全体队员放声高唱国歌的情景:“。。。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