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峰诗意(古韵)《七律·祭友》(衡山4首之3)

字体 -

★ 冰峰诗意(古韵)《七律·衡山祭友》(衡山4首之3)
2005年8月

   

芙蓉香碎痛长沙,

谁忍再吟溪葬花。

哭雨三湘惊霹雳,

泪风八桂乱飞鸦。

寒蝉无影秋几度,

暖蝶满枝春万家。

兄长无才歌一曲,

祝融峰上祭芳华。

     

2005年8月,湘桂两地上百车友及几十辆小车相约湖南永州,之后部分善男信女们顺道北上南岳进香。我跟车前往,阔别五年又见衡山。

此次从南宁至衡山,全线几乎都是高速,相比我们2000年申奥摩托车队在国道上的艰苦,这700公里的汽车之旅胜似闲庭信步。由新塘下了高速,但见107国道车山人海,原来今天正是初一,由此可知衡山香火之盛。翼日,竟然又遇寒流,几辆车在后山公路的薄雾里穿山越岭,虽说看不到风光,但我想衡山这层神秘的面纱一定使初来的车友更添了几分期待。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祝融峰顶,雨更冷,风更冻,雾更浓,连祝融殿都看不清楚,这景象跟我一上衡山时一模一样,所有的景物都象飘飞于空中。后来,沿途拜访藏经殿和海印蝉师创建的著名的南台寺时,也是这般云裹雾绕的。由此看,清人魏源《衡岳吟》中说:“恒山如行,岱山如坐,华山如立,嵩山如卧,惟有南岳独如飞。”这一赞誉还是极为到位的。

祝融殿里,众人忙着敬香,求官、求子、求财、求缘皆有。我素来没有烧香的习惯,但也真诚地祝福朋友们心想事成,来年还愿。大家还特别为一逝者焚香求安。此次湘桂两地车友相聚,其中一项节目是在一个新开发的漂流景区漂流,不料因山势险峻,连日秋雨,风疾流激,特别是开发商安全举措不到位,致使长沙一女车友命殒溪中。每每提起,湘桂两地车友无不悲恸。我在衡山赋七律一首,以祭芙蓉国里这朵过早凋零的鲜花。

  

              

001.png

002.png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