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峰闲居(心语)《生命殉葬·麦地情思:海子诗歌的麦地意象之五》(阅读)

字体 -

★ 冰峰闲居(心语)《生命殉葬·麦地情思:海子诗歌的麦地意象之五》(阅读)
2018年03月30日

      

前言:在海子辞逝19周年之际,本博将湘滨网关于海子诗歌的麦地意象一文分为七个分部分转载于此,以示对诗人的怀念。

之五:生命的理念

中国古代诗歌历来和农村中的自然景色有着不解之缘。文人士大夫忘情山水,本意是想找到他们的个人的精神寄托。他们在山水中发现的不是生命元素的本质,而是一种能供他们的精神安息的风景,以达到老庄的物我合一或佛教禅宗的境界。
中国进入现代社会已将近一个世纪,但传统文化和东方哲学的根基}仍深深扎在中国诗人心里并起着举足轻重的制约作用。

海子在神性体验中,是以生命理念对诗歌的介入为途径来抓住麦地意象的。他在找到自身生命与大地的对应关系后,从被麦子映照出的宇宙空间,捕捉类似流萤闪电的生命信息,终而形成了心灵的顿然开启。

应该说,新时期中国诗歌对生命理念的探索是卓有成效的,比如江河《太阳和它的反光》,杨炼《礼魂》之类的诗歌,他们在生命意识对诗歌的注入方面为我们提供了新时期诗歌已经达到的一个高度,但是作为一种形而上的高层文化和深奥的玄学,这些诗歌在获得其先锋性的同时又减弱了传播的广泛性和情感的可感性。而中国农民在稼穑耕作时所涌起的、并一代一代沉积在我们心灵中的民族情感却被封闭着。海子正是从这个角度让我们看到了最本原最真朴的生命理念。

陶渊明和王维在乡村场景中寄托山水淡泊忘情的特征,在海子的麦地诗歌中已被取代为灼目的流动的生命光芒。他以麦子的光芒照耀出现实生命的空缺,进而抵达凝聚着血汗的乡村生命的精神深处,这便是海子麦地诗歌的主题。在诗歌形而下的拘泥和形而上的隔膜诸种表达的困惑中,海子以富有生命理念的麦地意象,为当代诗坛提供了一种亲近可感的文本模式。而麦地意象系列的核心——“人民”,作为一种品质和道德的象征,是被放入一个特定的时空中加以观照的,其贫穷中的美德、迟钝中的坚韧、苦难中的革命……已经转化为一种自觉的良心、使命和激活现实生命的精神源头深植于海子的心中。因此,可以说,海子写诗是为了生命中超然人格的逐步实现,而不是以生命为代价来经营功利性的诗歌。

因为生命理念对诗歌的渗入,海子创造的麦地诗歌和古代诗人和现代寻根派的山水田园诗形成了鲜明对比,也给当代诗坛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海子笔下的田园风光,不仅有黑黑的孩子,沉默的农夫,还有摇曳的麦子,广袤的麦地,海子麦地意象画面中奔腾的决不是个人归隐遁逸的血统,而是生命在静静毁灭中生长和燃烧的元素。在海子笔下,所有的山水村庄都变成了生命寂静时的清泉或无止息喷发出的火焰。作为麦地的嘴巴,海子使我们看到浮现在麦地上空永恒的光芒。

海子的麦地抒情诗就这样逐步扭转了中国古代山水诗对当代诗歌的深刻影响,使当代诗人在和大自然的融合中贯注了新的文化生命。而“海子之于麦地的神圣情思连同麦地这一意象本身,业已成为海子提供给当代中国诗的一宗特殊功业”。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阿妍生活日志 - 2008年3月30日 21:51

    没有翻不过的山,没有趟不了的河,没有搬不动的石头,没有结不了的缘…..

    虽然这只是歌词,但是,对每个人的人生来说确实有着激励作用.

    感谢你长时间以来对我的鼓励.也祝愿你早日柳暗花明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