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万赖倶静的星期五深夜,我突然惊醒并发现外子还没有放工回到家里;我顺眼一扫桌上的闹钟,时针指着丨点正在缓慢地嘀嗒着移步,心里纳闷着:平时这个时间,他应该躺在床上呼呼睡着了,怎么。。。? 我慌忙跳落床,披上外套从窗囗朝外望。初秋,尉蓝色的天空,偶尔飘过几袭和着秋风的云彩,在晈洁月光的辉映下,象绵羊、象骏马、象海浪。 屋外的停车道,黑压压的空空如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