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虎头日记(一)我是一只猫

字体 -

虎头日记(一)我是一只猫

 

 

楼上有动静,估计是老爸起床了,我得上去看看,提醒他给我准备早饭,不知道今天吃什么,没准儿还是OCEAN FISH,千万别给我什么羊肉的,难吃死了。浴室里哗哗地水响,老爸在洗澡,嗯,我在门口等着他,快点儿啊,别让我等太久,要不我挠门啦。

 

出来啦,我得跟他腿上蹭蹭,腻乎一下,要不他注意不到我,抬头冲他喵一嗓子,吩咐他快去弄饭,嗬,下楼了,我在前面跑,就这几层楼梯还不够我撒个欢的呢。噢,对了,先给咱抓抓背,梳梳毛,松泛一下,早起锻炼也得先拉拉腿儿,抻抻筋,预热一下,好多人不懂,得跟咱学着点。喂喂,老爸你轻着点,挠疼我了,小心我要翻脸啦,这刷子怎么这么硬啊,我得抓住它咬一口,出出气。

 

嗯,今天的饭还不错,老爸知我心,待会儿我鼓励鼓励他,别骄傲,继续努力。好像咸了,喝口水先,喘口气儿,我去前门遛一圈回来再吃,反正他们谁也不敢抢我的,我是谁啊。

 

咦,门外边不是隔壁的小黄吗,她又出来啦,唉,一见到她就勾起我的伤心事来了。我唱吧,那是谁的词来的?想不起来,算了,不管它,爱谁谁了,我就借用一下,用完就还他,他那么大一名人,还会跟咱猫过不去?就这么着,“都怪我自己呀,走错了这么一步哇,”中间忘了,接着唱,  你说我糊涂不糊涂哇。“

 

还记得那天早晨,我被老妈抓住塞进一只笼子,又把我放进车里,我哭啊哭,后悔死了,我求她,我保证再也不到处乱尿了。可是没用,我被带到一个神秘的地方,我怕极了,不住地发抖。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会不会要了我的老命啊。

 

来了两个大美女,过来摸我,唉,算了,就让她们占点便宜吧,别害我就行。哎,有点困,要睁不开眼了,坚持住啊,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不能睡!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美女已是了无踪影,再回到梦里。。。, 算了算了,先别唱了,怎么下面又疼又痒呢?咦,啥时候多了团纱布,不得劲啊。俩大美女走了,白纱布来了,(咋听着象《别了,司徒雷登》里的词儿)。

 

就这么着,我就不是纯爷们了,还不如小沈阳呢,就他那样儿,也敢说自己是爷们,我我。。。, 算了,好猫不跟人斗。

 

打那起,老妈不嫌我有味了,是猫还能没味?要是连猫味都没了,还能算是猫吗?这不,小黄也不搭理我了,想想真没意思。我的初恋还没开花呢就谢了。找谁说理去啊。世上只有妈妈好,不对,这是谁写的词?这不胡编嘛!

 

我的小黄哎,“想你想到我心痛”。“如今是千呼万唤,唤不回,上天入地难寻觅,可叹我,身不能化蝶”(越剧腔, 就我这两句能气死戚雅仙),罢了,化了蝶没准儿还被你吃了呢,玩儿命的事咱不干。好歹咱现在有吃有喝,天天有人伺候着,不就干不了那档子事嘛,不干就不干吧,咱境界高,不象有的人,二奶三奶的弄一大堆,还不是荷尔蒙闹的,给自己找事呢。瞧咱无欲则刚,尾巴翘的高高的,也没人说咱发骚。是吧,坏事变好事,辩证法咱懂。要不你也把自己阉了,中纪委准保不查你的作风问题,别的事儿咱不敢保证。

 

哎,瞎扯半天,我得先去方便一下,待会儿对门儿狗子出来,我还得跟它白乎两句广东话呢。让它见识一下咱的本事。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堆的,我的学问大着呢,打住,快憋不住了。

 

好了,轻装,舒服多了,人有三急,活猫不能让尿憋死。狗子今天没出来,往常这会儿它一准儿在门口,在草地上闻啊闻,打滚儿,还往树根上撒尿,显摆它有鸡鸡似的,谁没有啊,不过,咱就是那什么了,不提了,不提了。

 

今天就到这里,到这里吧,嘿嘿,跟一休小和尚学的,明天我先问问狗子是怎么回事。

 

 

预告,请看下集,虎头日记二,爱尾尾是啥碗糕。(跟黑猫警长学的)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虎头猫,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3 条评论

  1. 2011年4月15日 13:16无花果

    好看。坐着沙发等日记二

  2. 2011年4月16日 09:21spice2011

    我曾有2只猫咪,弟弟似乎哪点都不如哥哥。他们有很多趣事,比如在后院poo完,敷衍了事的地刨两下就离开,哥哥看到回过去闻闻,然后帮忙盖好臭臭。每每早晚饭(can foods),各个总会大度的等在一边,让弟弟吃饱才过去接着吃。

  3. 2011年4月17日 09:17石竹苑

    谢谢,虎头日记二出来啦,三还远吗?嘻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