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虎头日记 (二)爱尾尾是啥碗糕

字体 -

虎头日记 (二)爱尾尾是啥碗糕

 

昨天没见到狗子,不知道这小子出啥事了。这两天净听周围人说啥爱尾尾,嘁,他们自己没尾巴,老爱摸我的,我的尾尾也不是随便让人摸的,DO  YOU  UNDERSTAND? 

 

奇怪,这些人说爱尾尾的时候也不来摸我,也不看我,好像与我无关,哼,背后议论也就罢了,当着我的面谈论爱我的尾巴,难道不关我的事吗?想摸我就直说,偷偷摸摸地,还是人呢?真不爽快,看在你们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份上,就给你摸一下,便宜你了,美去吧。还不来?拉倒,我自己先洗把脸,顺便把尾巴也舔舔。多好的尾巴啊,毛色光顺,摇一摇,气死他们那些没尾巴的。

 

好像不太对劲儿,他们说的不象是爱我的尾尾。好像是别的什么东西,不行,我得上老爸的电脑上古狗一下,噢,他们中国那边儿叫谷歌,古歌就谷歌吧,要是谷子也能唱歌,那我老猫还想当美国总统呢,扯远了,还是先查一下爱尾尾是啥碗糕,这是台湾话,有的台猫喜欢这么说,咱懂,嘁,我是谁啊,连西班牙语,法语咱都能听懂点,虽说只是皮毛啊,皮毛你懂不?咱浑身上下全是皮毛,都在这摆着呢。

 

得,趁老爸不在,我上去looklook就是搂搂,看能发现点啥,嘿,这一搂还非同小可,我发现老爸的秘密了,他的电脑里有裸女还好几个呢,哎,慢着,怎么中间那个胖的还有胡子啊,噢,裸男,嘿,这老爸真够呛,咋男女通吃啊。不对,那胖子手捂着鸡鸡,还装什么装,脱都脱,还捂什么捂,怕别人看,别拍照啊。最讨厌这类人,假模猩猩的。旁边的四个是女的吧,嗯,没错。你说你们几个,没见过男人啊,就胖子那身肥肉,还有那山羊胡儿,哪有我帅啊,要不把那胖子踢走,我陪你们照几张?

 

咦,这下面还有字儿,中文咱也认识,要不老爸老夸我聪明呢。敢情那胖子叫艾未未,瞧他叫的这名字,也不知是谁给起的。噢,对了,我说呢这两天总听粤语新闻讲爱妹妹爱妹妹的,还是艺术家,原来是这个模子,嘻嘻,显摆一下上海话,听那个上海人家的花猫这么说过,不知道象不象。它家里老好了,布置得老有情调了,侬晓得伐。可惜咱不能去。怕万一失爪,就没得交情了。

 

还是回头看看这个胖子吧,眼睛没我的圆,胡子没我的体面,凭啥让这么多人议论他?就凭他敢脱光了照相?嘁,裸体的咱见得多了,这些人怎么这么不开眼呐?噢, 他被抓了,咳,抓一下算什么,我老爸被我抓过好多回了,他手臂上抓痕有好几条呢。噢,不是啊,被警察抓了,咳,警察的爪子。。。,等下,警察不是都用手铐,电棍什么的吗,怎么改上爪子啦,嘿,跟我学是不是,咦,猜错了,噢,关进去,咳,早该跟你说别招惹警察,那帮小子手黑着呢。进去能有个好?要不怎么说呢,听猫劝,吃饱饭,别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从中国到美国,哪里的警察也不好惹。利比亚的卡扎非牛不牛?现在不是也自身难保嘛。那能管着警察的人就更惹不起了。惹得起就惹,惹不起就躲,躲猫猫听说过吧,玩躲猫猫都能死人,(不是咱这只猫啊),还不躲远点?真是的。

 

搞艺术啊,咱懂,不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要是都一样,谁还稀罕?我也爱妹妹呀,嘻嘻,可惜咱那小黄妹妹。。。,算了,不教育你们了,教了也不给学费,浪费感情,一个个都是白眼狼。咱还是找地儿睡会儿。狗子的事还没整明白呐。

 

 

预告,请看下集,虎头日记三虎妈的战歌。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时政 (全局), 虎头猫,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