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虎头日记(十二)三国人物大揭秘 曹操为何杀刘馥

 

上回我说要讲庄子老婆的故事,可我老爸石竹苑别别扭扭的不愿意写,他说,背后议论别人老婆不厚道。咱想想也是,褒贬个女人也确实不大光彩,算啦,那咱说说大佬们的事可以吧。后汉三国,英雄好汉成堆,他们之间打打杀杀的事,咱都记着呢,不过今天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他们的私事吧。

 

头一个,先说关公为什么是红脸,有人说他是血压高,那会儿没血压计,这事说不准,其实真正的原因,听清楚,关羽家贫,从小时候起就自卑,怕被人看不起,所以就装着很酷,很傲的样子,看人的时候总爱眯着眼,可这样容易得罪人啊,后来真把一个人惹恼了,两人打起来了,关羽手狠呐,把那人打死了,这下子漏子捅大了,你想关羽无钱又无势,还能怎样,跑吧。推着小车装着他的全部家当就逃出了山西,原来他叫长生,现改名叫云长了,一路上,关羽总是提心吊胆,就怕有人把他认出来,一见人就脸红,听见猫叫都心跳加速,他是杀人犯,被通缉,能不心虚吗?当时咱虎头还劝过他几回,叫他放宽心,可他听不进去,结果,他这脸红的毛病就落下了。

 

再说这张飞最倒霉了,明明是一白面书生,小白脸儿,长得帅,琴棋书画,样样都行,却被人说成是杀猪的黑大汉,其实就是杀猪也没什么,那个北大毕业的不是也去杀猪卖肉了吗?杀猪不丢人,别杀猫,别虐待动物就行了,对吧。张飞人长得斯文白净,还特喜欢画美人,个个都比那林黛玉还漂亮,咱虎头看着都动心了。还有那书法,刷刷地,帅极了,酷毙了,他身边有一大把女粉丝呢。

 

后来人说刘备是双手过膝,真有人长成那个样子吗?那还是人吗?大猩猩啊,其实刘备是个罗锅儿,就是驼背,他才是正宗的刘罗锅,他这是职业病,见过修鞋匠吧,整天弓着背,猫着腰,在那儿织席子,缝鞋,据说他祖上曾经阔过,可到他这代破落了,要靠织席子,缝鞋过日子。也别看不起织席子缝鞋的,说不定人家祖上是王公贵族呢,没准儿哪天人家发达了,也弄个和尚,不对,是弄个皇上干干呢。

 

扯远了,还是说说曹操吧,这曹操中等个儿,黑胖子,相貌有点凶,不过很有才气也爱才,那一回在长江边上和孙权刘备打对台,曹操大宴文武百官,公款消费,流水席面,足吃足喝,后面的厨子顶不住了,管伙房的许攸跑来求我,为什么是许攸管伙房?嘿,这小子贪财爱占小便宜,伙房有油水啊。许攸对我说,虎头兄,帮帮忙,想个办法吧。我到伙房一看,真是的,连酱油都没了,也来不及回许昌打酱油了。前面还在催着上菜,我一回头,见鸡笼里还有只瘟鸡,就是它了,让伙夫拔毛放血,再斩掉鸡头放锅里煮,没调料,就撒一把盐,多撒点啊,入味儿。捞出来,剁成几大块,就端上去了。

 

曹操一看,没吃过,(瘟鸡啊,他哪里吃过)曹操就问,这是什么菜?叫什么?文武百官也没见过,都不说话,那个扬州刺史刘馥,觉得他自己聪明,见机会想显摆一下,他上前说道,丞相,这道菜有个名儿,叫做宦官不入宫——白斩鸡。曹操大怒,要知道曹操的老爹是过继给宦官曹腾的,骂宦官就等于是骂曹操的祖宗嘛。曹操随手抄起一支方天画戟,喝道,我先斩了你的鸡!“咔嚓”,鸡头落地,咳,没说清楚,是那个说白斩鸡的刘馥的人头落地了。

 

文武百官都傻了,曹操也楞住了,转念一想,这事要是传出去太难堪了,怎么办?灵机一动,装醉,抱着大戟,赋诗一首,就是那个“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无多。。。”巴拉巴拉。

 

脑袋都掉了,人生还能有几何呀?可不是去日无多了嘛,所以说做人千万别抖机灵,耍小聪明,脑袋掉了没处安啦。

 

哎,说了这么多,得歇会儿了。你们别以为我是在瞎说,不信,自己去翻翻史书就知道真假了,明明白白写着呢,还有啊,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才是以讹传讹呢。

 

 

下集预告:对话孔子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虎头猫,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