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虎头日记(十三)对话孔子,君子小人论大选

 

今天家里来客人啦,老爸正跟客人一起高谈阔论,我趁他们没注意,窜上柜顶,听听他们说什么,一个戴眼镜的客人正喷呢,“柿油党的卖口一个拿蹄压,指责海豹藐视国会,推翻政府搞大选,结果老百姓不在乎藐视国会,更在乎自己的荷包,那你说孔夫子讲的“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对不对?难道选民都是小人吗?”

 

嘿,这是说孔家老二呢,我得去问问老二,没想到他还掺乎联邦大选啊,怎么哪里都有他,对了,最近看到网上流传的一个笑话,HOW OLD ARE YOU?   翻译成中文是,怎么老是你?对,跟孔家老二见面就先来这句。

 

孔家大院里,老二正抓住银杏树枝做引体向上呢,在这点上就是比他的那些个徒子徒孙们强,不整那些虚头八脑的假斯文,诗词歌赋,风花雪月的,要花你也得有个好身子骨,要不然你干的动吗?

 

我爬上树,抓着老二的爪子,不对,是手,我说,老二呀,人家骂你哩,你说什么君子小人的,招人恨呢。老二正练的起劲儿,被虎头这一问,大脑短路了,吊在半空,上步区下步庙(上不去下不妙,到深圳啦,这是深圳的两个地名,嘻嘻),我一看,要坏事,赶紧在他脑门儿上又拍了一爪子。

 

老二落了地,喘了口气,才说道,虎头大哥,你吓死我了,又是谁往我身上贴包皮啦?

 

“君子怀刑,小人怀惠”是不是你说的?

 

老二抬头想了想,是这么回事,那回在陈蔡被困,没吃没喝的,大伙儿一合计,不能等死啊,就分散突围了,我带着颜回和子贡往北走,路过一个小饭馆,饿得实在走不动了,身上也没钱,就跟老板讨了一碗汤饼,碗里有十个汤饼,三个人怎么分呐,结果我吃了四个,他们一人三个,子贡一直拿眼盯着我,后来回到鲁国,子贡问我“陈蔡那两国的人怎么样啊?”,我随口回答他,“君子还行,小人很坏”,就是这么回事,哎呀,明白了,子贡这是给我下套呢,我不该多吃那一个汤饼啊。

 

明白了,是子贡那小子使的坏,我说,老二啊,那你怎么解释呢?君子还行,太直白了,君子坏形?解释成君子破坏形象?也不大对劲儿,君子怀刑,是说君子老怀着破坏法度的念头?嘿嘿。这小人很坏,绝对不行,说出去要不被人骂死才怪呢,小人怀惠,小人总怀念好处?也不行,你说谁是小人啊,说谁,谁不骂你?看来你怎么也解释不清了。

 

老二真急了,一把揪住虎头的猫胡子,说,虎哥你得救救我,替我做主啊,你得帮我解说清楚,我不是那意思,唉,子贡误我,自打你告诉我那些人给我包外皮的事之后,我就明白了我已经不再是我了,现在我是跳进护城河也洗不清了。

 

行了,行了,快放手,就凭咱虎头和你老孔家这两千多年的交情,我能不管吗?这事让我想想,怎么解释才不落把柄。哎,还是回去听听老爸石竹苑怎么说吧。

 

背后,老二又唱起来了,“我已经变得不再是我,可是你却依然是你。。。”

 

嘿,老爸和客人还没侃完呢,那个戴眼镜的客人还在滔滔不绝地发表高论,“不管怎样,只要是干的还行,就还选他,让他接着干,要是他干的不好就换人,咱选民说了算。”

 

对,戴眼镜就是有学问啊,不光听他说,还得看他干的如何,没错,我虎头是没投票权,咱可以委派老爸做代表啊,用选票说话。

 

行啦,还是明白人多啊,咱虎头就不用费心了,这两千多年咱管的事可不少了,该放手啦。还是去眯一会儿,这时空穿越也挺累猫的。

 

休息啦。下一回,说说刀剪笑和圣雄甘地的事。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虎头猫,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11年5月23日 15:53加国无为

    这个猫头,怪不得是妖,不是精,现在才明白,明白人很多,你请猫窝咪会吧,俺回猪窝咪会儿。。。

  2. 2011年5月23日 18:04jasmine8gu

    您好!

    我是海外博客精华网站, www. torontochina.ca. 我一直很喜欢您的博客, 不知您是否同意我转载一些您的文章, 我会在转载的同时, 加入您无忧博客的链接, 或者您希望加入您自己空间的链接, 这样也会增加您的用户数, 让更多的朋友欣赏与分享您的作品. 我的邮件是: [email protected]

    谢谢 花落悠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