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原创连载:深南夜未央(3)

字体 -

第三章  入行

 

吴江回到泥岗村,他和几个老乡在这里合租了一间民房,这时已是晚上七点半,几个老乡还没回来,估计还在加班。开在八卦岭的电子厂很少有不加班的时候。吴江曾在一家电子厂干了一年多,两个月前才辞职,现在一家由香港人开的公司里做业务员。今天他去关外的宝安县西乡镇见一个客人,回来过关的时候被贼人把皮包划了个口子,一个说话带北方口音的小伙子从旁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才提醒了他,然后两个人坐上同一辆中巴,聊了一路。下车之后吴江想起来忘了问对方的名字和电话。在这个有两百多万人口的城市里,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再见面。

 

吴江现在做业务员的这家香港公司名义上是做贸易,实际是做投资代理业务。吴江的校友郑菊是公司里的一个主管,她几次劝吴江离开电子厂,来公司里做业务员。一开始吴江还犹豫,不想放弃他那个生产线线长的职位,直到两个多月前他和主管生产品质的香港主管起了一次冲突,一气之下辞了职,他这才开始在郑菊手下跑业务,寻找客户。入行以后他发现客户不是那么好揾的,转眼两个月过去了,还没做成一单生意。公司的规矩是在新人入行的头三个月,每个月发七百块港币人工,之后就没有底薪了,完全靠拿佣金,和公司分账。现时的兑换价是一百块港币折合七十六块人民币。七百块港币相当于五百多一点,比他在电子厂的工资少了一半,而花销却比以前多了。好在吴江生性乐天豁达,和他的许多湖北老乡一样,也许是武汉闷热的气候造就了当地人忍受力超强的特质。吴江每天都是情绪饱满地出门,见到熟人还是那样笑声朗朗,丝毫感受不到任何消沉和压力。

 

郑菊是吴江的大学同学,广州人,她们家族有一大半的人生活在香港,所以在这家香港人的公司里,郑菊的地位算是特殊的,在同级别的主管当中大部分是从香港派过来的,内地人大都是做业务员和最基层的职位。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在公司里还有一个内地人和她处于同一个水平,就是秦虹,一个江浙女子。至少在表面上郑菊和秦虹很融洽,两个人的年纪相近,又都是争强好胜的人,心底里都有把对方比下去的想法,但却不会明显地表露出来。

 

从这家公司于九零年底在深圳开设办事处起,郑菊就由她的一个亲戚介绍进来,秦虹则是公司在本地招募的第一批员工。半年后,郑菊和秦虹同时成为主管。她们俩在明里暗中比着劲干,郑菊把她的老同学吴江拉进公司来,想借助吴江的人脉来扩展业务。她很了解吴江,这个人好交友,个性爽直,狐朋狗友众多。不成想吴江进入公司都两个月了还没拉到生意,这让她感到有点失望。

 

早上九点半是例会时间,刚过九点,郑菊就到了位于国际金融大厦内的办公室,她有很多事情要赶着做。这时办公室里还没有多少人,在公司大门口,前台斜对面的长沙发上坐着一个男青年,看上去像是个北方人。郑菊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肩上的公文包丢在桌上,今天她有一长串的电话要打。

 

她正在打电话的时候,从办公室门口传过来吴江洪亮的嗓音和笑声,郑菊忍不住皱皱眉,吴江在生产线上养成的习惯一时半时怕是还改不了。好在这会儿老板还没进来,不然她又要被他骂了。等一会儿吴江进来还得提醒他一下。可是吴江还在门口大声说笑,没有要进来的迹象,这让她有点恼火,郑菊站起来,踮起脚尖,让自己的视线越过分割办公区的挡板,向门口望去,就见吴江和刚才坐在门口沙发上的那个男青年站在一起,吴江的手搭在男青年的肩上,看上去两个人是老熟人了。

 

手下的组员陆续到齐了,吴江也过来了。没等郑菊说话,吴江先开口了:“真巧,我刚才遇到一个人来公司见工,前两天我去西乡回来,在南头进关之后和他坐同一辆车,这人很好,刚到深圳不久。。。”

 

郑菊摆摆手,拦住他的话头,要是不拦住他今天的例会就别开了,业务才是正事,没时间听他瞎扯那些没用的事。

 

隔壁的部门也在开会,秦虹先向组员介绍一位新成员,他的名字叫志伟,来深圳还不到两个星期,以后大家要互相关照。之后秦虹逐一查问手下的组员各自开发客户的情况。最后她把志伟留下,要其他人开始工作。

 

秦虹和志伟面对面坐着,秦虹低头看着志伟的简历。昨天公司人事部的同事告诉她今天有一个新人要来见工,问她要不要,她当然要了,现在她和郑菊都在拼命冲业绩,多一个人就多一分机会。不过当她听说志伟是刚刚到深圳,在这里也没有亲人和朋友。她觉得这份工作对志伟来说难度太大了,举目无亲,到哪里去找客户呢。不过她也不想给志伟太大的打击,每一个新来的人要在深圳立足都不容易,给他一次机会吧,至少可以让他骑马找马。

 

志伟有些忐忑不安,今天是他第一次来见工,没有预期的面试和等待通知的过程,直接就开始上班,到现在他还没弄清楚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生意的呢。对面的这个女主管看上去年纪不大,一头短发,显得很干练,两只金色的大耳环在她脸颊两边晃动着,涂得鲜红的嘴唇和长长的睫毛使她看上去像一个洋囡囡。

 

秦虹拿出几份资料,向志伟简单介绍了一下公司的业务,老实说,她不想浪费时间讲太多,这行生意不容易做,公司的业务员来来去去,很多人做不了多久就自动消失了,三个月做不成单一样要走,再说七百块港币的人工根本不够维持一个人在深圳这种地方的生活开销,她一个星期的花费就远超过这个数了。

 

志伟看出秦虹的心思,就问她能不能把资料留给他看看。这正合秦虹的意,她立马爽快地答应了,把资料放在桌上,然后叮嘱志伟就坐在这里看,不要带出公司。秦虹站起身,伸手在志伟的肩上轻拍了一下就走了。志伟沉静下来认真地看资料,联想起他曾读过的一本有关美国期货市场基本知识的书,眼前的这些就不难理解了。

 

从这天起,志伟就算是入行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1 条评论

  1. 2011年8月10日 15:24加国无为

    投资代理?就是要把别人的钱拿过来,有自己代理去投资赚钱,这样的生意倒是一本万利,但是不好做。那个吴江虽然朋友多,但是话也太多,瞧他的表现,一点也不知道去体察别人的心意,趁早换个工作。志伟有专业知识,瞧他的表现,很善解人意,看来以后会前程似锦。

    不易做,才会有各种机巧,欺骗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