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原创连载:深南夜未央(4)

字体 -

第四章   电话

 

在志伟开始上班的第二天,一清早,还不到九点志伟就出了招待所,他计划走路到公司去,因为他必须节省,减少支出,好在路不算远,就当做是散步。当他来到人民医院附近准备过行人天桥,正巧遇到吴江从对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嘴里还咬着个莲蓉包。吴江见到志伟,开口问道“吃早饭了没?”说着就把装着几只莲蓉包的塑料袋塞给志伟。

 

吴江和志伟成了好朋友,吴江天生就是一个不拘小节,心里存不住话的人,志伟正相反,深沉内敛,心思缜密,两个人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是吴江说话志伟听,偶尔才插一两句。通过吴江的口,志伟明白了好多事情,公司里的香港人相互都是称呼英文名,郑菊和秦虹也有英文名,郑菊的英文名是June,秦虹的名字Helen 是由 公司老板Laurence起的。吴江还告诉志伟,秦虹和Laurence关系特殊。

 

这几天吴江一直很兴奋,上次他去西乡拜访的客人要来公司开户,还介绍了一个朋友过来公司谈开户的事。辛苦奔波了两个多月,终于要出成绩了。这对他,对郑菊来说都是好消息。虽然客人还没来签合同,郑菊已经在早晨的例会上说给手下的组员们听了,她希望这样会刺激起业务员们的士气来。看样子这个月的开户额应该会超过秦虹那边。

 

志伟上班三天了,每天他只是听和看,现在还不知道该做什么。虽然这份工作看上去很轻松,秦虹也不催促他,只查问其他组员每天的工作进度。不过志伟心里很明白,这只是暂时的,没有光拿钱不干活的美差,他必须尽快熟悉情况,适应环境,把业务做起来,怎么做?自己动脑子吧。公司财务部的小姐刚刚拿给他一盒名片,上面印着:香港大通国际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业务代表,后面是他的名字和公司的电话地址。现在他必须开始进入状态了。

 

回到招待所,前台的服务员叫住他,说有一个小姐来找过他,看他不在就走了。志伟愣住了,会是谁呢?难道是李丽?真的会是她吗?一时间志伟觉得六神无主,到这里才两个多星期,认识的人还没几个,除了李丽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

 

志伟的心里像塞了一团棉絮一样缠绕着撕扯着,原本就是为她而来的,现在要见面了,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她还是原来的那个李丽吗?为什么不留个电话或是地址,哪怕是一张纸条也好。之前远隔数千里,现在大家都在同一个城市,还要这么苦苦的等待,等待什么呢,真相?断线的理由?

 

从中午一直等到傍晚,差不多七点钟的时候,前台值班的服务员在楼下喊志伟下去接电话。志伟赶紧往下跑,一路只觉得脚底下发虚,像踩在棉花上,差点在楼梯上跌倒,当他气喘吁吁地来到前台,盯着那台黑色的电话机,他的心狂跳不已,那一刻,他胆怯了,这些日子来他一直渴望和期待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他现在突然害怕揭开谜底,不知道这台电话带给他的会是什么,是惊喜还是更深的痛苦。

 

等了大约一分钟,志伟努力让情绪平静下来,鼓足勇气,伸手拿起电话,尽量把声音放得平和些,开口问道:“哪一位?”

 

话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是志伟吗?我是陈萍。”

志伟一下子有点发懵,脑子转不过来,“谁?”

“上次在罗湖招待所,你和我的同学住同一房间,想起来吗?”

“哦,对,你的同学来出差,他叫。。。杜新。”

“对啦,”话筒传来陈萍的声音显得很欢快,“你记性真好。”

 

志伟有些失望,另一头的陈萍还在兴致勃勃地说她见过志伟后的第二天又去了罗湖招待所,志伟已经退房走了,今天她正好路过民政局招待所就进来问,没想到还真找到他了,她又问志伟近况如何,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并说改天会再来看他。

 

放下电话,志伟有种虚脱的感觉,腿肚子发软,胃也在抽搐,直想呕吐,刚才太紧张了,这使他意识到李丽的断绝联系对他精神上的打击是多么大。陈萍的电话稍稍给了他一点安慰,让他明白还有人在关心着他。虽然没有说出来,志伟心里还是很感激陈萍。远在他乡,彼此只有一面之缘还惦记着他,陈萍的善良让他十分感动。志伟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了几个热心人,他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有朋友,有工作,他要开始全新的生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电话又响起来,志伟想也许是陈萍还有话刚才忘了说,又打过来了,于是顺手抄起电话,问道:“陈萍吗?”电话的另一端没有声音,志伟又问一句:“找谁?”。

 

话筒里传来低低的一声,“志伟,是我。”这声音虽然很低,但对志伟来讲太熟悉了。然后电话两边的人都沉默无语,志伟甚至怀疑自己发生了幻觉,手握着话筒紧贴在耳边,试探着问到:“李丽?是你吗?”,等待着另一边出声,那边先是一声叹息,然后是抽泣,哭声先是低低的,逐渐变成号啕大哭。这哭声像一把钢针,一只一只地扎在志伟的心上,眼泪狂涌而出,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痛,痛得他忍不住弯下身体,蹲坐在地上。

 

志伟抹去溜到腮边的眼泪,劝说李丽别哭,他的声音自己听上去都是带着哭音,过了好一阵儿,李丽才收住哭泣,说:“回去吧,你不该来找我。”

“你现在好吗?我想见你。”

“还是不见面的好,忘了我吧,这里不适合你,还是回去吧。”

 

李丽在电话里不断地劝说志伟回去,这让志伟的心里更难受,他告诉李丽自己不会回去,一定要在这里坚持下去。最后李丽说她会再打电话给志伟,但始终不肯留下她的电话和地址。

 

志伟好像大病了一场,浑身发软,四肢无力,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5 条评论

  1. 2011年8月10日 15:33加国无为

    难道李小姐去当“三陪”或者被“包养”了?不愿意留下地址和电话恐怕是因为这些原因吧。

    说的是,后面会讲到

  2. 2011年8月10日 15:40百艺

    从1饿补到4,抢到了板凳位。 李丽被骗了?看着连载,不知为何耳边总响着电报大楼的钟声

    看来是把西长安街上的电报大楼搬到深南大道上去了~~~

  3. 2011年8月10日 19:27jane12345jane

    深圳给我的印象就是衣服好贵啊

    用钱堆起来的地方能不贵吗?

  4. 2011年8月12日 16:14爱心幼儿园

    多么熟悉的地方,充满铜臭味的城市,离开钱就活不了的地方,以至于多少俊男美女为钱折腰。

    继续关注。

    是流下许多血和泪的地方! 谢谢关注。

  5. 2011年8月13日 21:21rio

    我想李丽有可能是成了老板的情人……再也不是当初的李丽,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志伟……

    背后的故事是~~~以后再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