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原创连载:深南夜未央(14)找房

字体 -

第十四章  找房

 

星期一早上在公司遇到吴江,志伟把吴江拉到会议室里关上门,然后把前天的事跟吴江叙述一遍,吴江听完大笑,说,“你碰上个同性恋,那老头肯定喜欢上你了,恐怕还会追着你,我看你还是找房子搬家吧。”

 

志伟发愁,“找房需要时间啊,我真怕家伙再来纠缠。”

 

吴江想了一下,“要不然,你先搬到我那里去,我住的地方就是偏一点。”

 

两个人说好先去吴江的住处看看再决定,志伟知道吴江原来有辆自行车,就是因为他住的地方太偏僻,有的出租车司机晚上不愿意去,吴江不得不骑车回去。平时吴江都是把车锁在楼后面的车棚里,上个星期他的车被偷了。这种事情太平常了,毫不出奇。被偷的车可能只要三四十块就卖掉了,等着买便宜货的人多着呢。为了防盗,吴江还加了两套锁都没起作用。

 

常住加上流动人口总共才四百多万的深圳市内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盗贼精英,几把铁锁哪里难得住小偷。真正的高手才不屑于偷自行车这种低风险,低回报的活呢,活跃在中巴,大巴上的技术型窃贼能轻巧地划开事主的皮包,甚至裤兜,不拿钱包,只拿走钱,然后在事主毫无觉察的情形下全身而退。失主待到发觉裤子漏风,大腿和臀部曝光了才会醒悟。

 

不过说起来街面上的这些小毛贼也只能算是手艺人,吃的是技术这碗饭,真正高水平的是坐在高档写字楼里那些位靠脑力和有背景的,个个看上去都非常体面,磨磨嘴皮,动动手指,回报高得多。

 

白天打车很容易,一会儿就到了泥岗村,村口有个水泥制的牌楼,上面有三个镏金大字,村口内外路两边都是些小店铺,有摆摊卖日用百货的,门前挂着上面写有大减价,大优惠之类的纸牌子,有冷饮店,发廊,大排档。进进出出的大都是附近工厂里的打工一族。吴江让司机把车直接开进村去,路两旁都是四五层高的当地农民自建楼房,房子之间的间距很窄,楼上的晒台乱七八糟地悬挂着各式各色的衣物,连女人内衣也挂在外面。村里几乎看不到树木,垃圾倒是随处可见。

 

在一幢镶嵌着黄色琉璃瓷砖,门上有个福字,门框上贴着黄底红字对联的楼房前,吴江让车停下,二人下了车。志伟向左右看了一眼,和附近的房子相比,这栋楼算是稍好一些,门前也还干净。吴江拿出钥匙开门,回头对志伟说,“房东住楼下,我们上楼。”一进门是前厅,摆着仿古家具,正中供有祖宗牌位,财神像前点着长明灯。厅内有几株盆栽,大概是巴西乔木,金橘之类的绿色植物。厅里没有人,也听不到有人活动和说话声。他们顺着侧面的楼梯走上去。

 

“这家的条件算是好的,因为房东也住在这里,租房的人不敢乱搞,房东不在的房子要差很多。”吴江带着志伟上到三楼,打开房门,把志伟让进去,“我和一个朋友合租一间,这层楼有四个房间,公用冲凉房,其他几个房客都是在写字楼里工作的,大家处的都还不错。”

 

志伟打量了一下,大约十来平米的房间,有两张单人床,一张简易的写字台和一把椅子,靠墙摆着两只折叠式的简易衣柜。余下的空间已是很小了,只够两三个人并肩站立的。

 

“这个房间每个月房租五百块钱,村里还有便宜一些的要三四百块,不过条件比这里差,我看你可以临时搭个地铺对付几天,回头我跟我朋友说一声就好了。”

 

志伟觉得三个人住在这里实在是太挤了,“那不太合适,我还是先去找找别处的房子吧。”

 

两个人出了吴江的住处,向村口走,经过一家小杂货店,志伟进去买了包香烟。杂货店的临街柜台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避孕套和印度神油,西班牙苍蝇水之类的催情用品,种类繁多,隔壁是一家租卖录像带的小店,电视里播放着香港粗制滥造的三级片,夸张的淫乐声高一下低一下地从店里传送到街上,挑逗着路人的神经,吸口气似乎都能闻到弥漫空气中的性气味。

 

接连几天,志伟查找报纸上的出租房屋广告打电话联系看房,他去看了赤尾村的出租屋,环境很差,挂羊头卖人肉的发廊连成串,开设在简陋棚屋内的录像厅不分昼夜的放着港产三级片,情形和泥岗村差不多,农民房楼上的单间一个月四五百。环境好的高层公寓,像是鹿丹村那里的两室一厅至少要两千五,租一单间也要一千以上,现在做了主管,每月人工也只有一千五,只够租个单间的。高档公寓租不起只有找便宜的农民房了。

 

一想到农民房周围的环境志伟就腻歪,下午他去岗厦看房的时候碰巧遇到一位名字叫杨松的同事,杨松坏笑着对他说,这里找鸡很方便。这杨松是公司里有名的咸湿佬(色鬼),他最喜欢叫鸡,有关他玩鸡的几个小故事,在公司里流传,几乎是尽人皆知。志伟忍不住在心里骂,我他妈的还没你那么无耻。

 

志伟被一股无名火灼烤着,情绪烦躁,身体被饥渴折磨的僵硬。

 

陈萍这段时间带着她的组员们泡在证券交易所里寻找客户,游说这些投资股市的人来汇市里发财,成绩喜人,接连钓上几条来试水的鱼。有几个组员向她抱怨,说别的组的人也跑来钓鱼,抢食,查问下来才知道原来是志伟那边的人。陈萍考虑要和志伟商量个办法,解决矛盾,最好两边的人划分一下区域,各自揾食,避免互相抢客人。还有一件事,她从下面组员那里听说志伟和一个老头儿搞同性恋,她不相信志伟会做这种事,对于志伟她还是有所了解的,当初志伟向她讲过他和李丽的交往以及分别后的伤心事。陈萍觉得志伟是个看重感情的人,她希望志伟最终会找到李丽。说志伟搞同性恋肯定是有人故意造谣,所以她一定要找志伟问个明白。

 

办公室里,志伟刚放下电话,正高兴呢,陈萍就进来了。

 

志伟刚从报纸上找到一个出租单房的,房子就在统建楼后面的一排宿舍里,离这里非常近。在电话里听声音房东应该是个上年纪的妇人,北方口音,说话很和气,听志伟的口音也是北方人一下子就亲切起来,关切地问志伟多大年纪,来这里多久,做什么工作,是不是单身,之后说到广告上写着房租要八百,房东说这都好商量,大家都是北方人,来这么远的地方不容易,房租可以降到六百。房东还说,她一个人住套两居室太闷了,就是想找个人做伴。志伟跟房东说好马上就过去看房,要是满意就定下来。

 

陈萍对志伟说有事要找他商量,志伟急着要去看房,跟陈萍解释了一下。陈萍一想正好,干脆和他一块去,顺便在路上说,也可以避开同事。志伟便和陈萍一起走出办公室。陈萍先说了两组组员在证券交易所里撞车的事,志伟很惊讶,他一点都不知道,听陈萍讲出分片的建议,他觉得这样最好,大家都不要伤和气。

 

说话就到了,按照地址找,这排宿舍楼还是老式设计的筒子楼,楼道里很暗,必须借助头顶的一支灯泡来照亮。志伟找到一个装有铁栅防盗门的单元门前,按下门铃,房门一阵响动,然后打开,隔着铁栅,志伟先看到一双机警的眼睛,一位大约是五十几岁的妇人。志伟说明来意,妇人脸上马上浮现出笑容,热情地招呼志伟,“进来,进来,正等着你呢。”说着打开铁栅。

 

志伟回头招呼陈萍过来,没想到老妇人一看到陈萍立刻变了颜色,笑容消失得一干二净,尖细的嗓音让志伟吃了一惊,“不行!你没说有女朋友,我这儿不能让你们来同居!。。。”

 

“哗啦”铁栅又关上了。“你们休想跑我这儿来这里非法同居!没门儿!刚才还骗我说你自己是单身!下流!不要脸!”

 

志伟还想解释一下,老妇人根本不听,“咣当”房门也关上了。

 

陈萍脸上一阵泛红,被老妇人的话说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她伸手拉住志伟,“算了,别说了,走吧。”

 

二人下楼望外走,陈萍感到抱歉,“唉,怨我,是我把你的事给搅黄了,你可别生气啊。”

 

志伟笑笑,“电话里说得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变了?”

 

“她以为我是你的女朋友,哈哈。”

 

“有女朋友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而且我也没说要和你一起去住。。。”志伟发觉自己失言,马上住了口。侧脸看了一眼陈萍。

 

陈萍也不好意思了,一时又想不出可转移的话题,两个人都沉默无语。

 

回到办公室楼下,陈萍站住,笑吟吟地看着志伟,“嗯,老实跟我讲,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哪?”

 

志伟觉得莫名其妙,“谁说的?我怎么会呢?”

 

“没事儿,我听见有人瞎说,你是不是做过什么让别人误会啦?”

 

“没有啊,这不是没影儿的事吗?”志伟一时想不出缘由。

 

“算了,我觉得你也不会,你不是有过女朋友吗?哎,最近她有没有消息?”

 

志伟摇摇头,叹了口气,“我知道应该忘掉她,其实人一旦变了心,就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是啊,你早就该这样了,这里这么多女孩儿你还找不到一个喜欢的?”

 

“我现在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呢,什么都没有,谁愿意跟我啊?”

 

陈萍笑起来,“你想太多了,好啦,你先上去吧,我还要去办点事。”她让志伟先回办公室,自己在下面转一会儿再上去,免得被同事看到他们俩在一起。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11年8月31日 07:47加国无为

    从头看到尾,最后房子还是没有找到啊,怪不得住那么久的旅社。想起武汉市最便宜的通铺是5块钱一晚上,年轻谈朋友的时候,玩晚了,错过了最后一班轮渡,住过一晚上。

    你说这通铺,倒想起有一年过长江,因为雾太大过不了江,在旅馆的走廊里睡了一晚临时支的行军床,采收一块八哩。

  2. 2011年9月1日 15:30group7

    入木三分!喜欢!

    谢谢七兄夸奖,咱这里使劲正刻着木头呢!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