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38)舒敏出差的日子

字体 -

第三十八章  舒敏出差的日子

 

在一间卡拉OK歌厅的包房里,志伟和一班同事朋友围坐在桌边,舒敏紧挨着他,头靠在他肩上,一阵阵的发香从他耳边飘过来。吴江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还挺新潮的啊,姐弟恋,哈哈。”陈萍和周围的几个人都看着志伟发笑,杨松也挤进来,冲志伟坏笑着眨眨眼,“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五赛老母,女大十,嘿嘿。”

 

志伟心里有些气恼,张口却说不出话。忽然李丽出现在眼前,她盯着志伟,神情凄凉地问:“坐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谁?”见到李丽,志伟马上想按着桌子站起身,却怎么也抬不起手来,心里起急,用力挣扎,一下子从梦里醒过来,眼前只有白色的屋顶和空荡荡的墙壁。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着,他大睁着两眼望着房顶,心中一片虚空,怅然若失。

 

自从那天和舒敏在蔡屋围酒店楼下的西餐厅里谈心之后,两个人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志伟觉得舒敏现在对他是柔情似水,充满母爱,简直是把他当小孩子一样地宠爱。志伟不太适应,尤其是熟人面前他不敢大大方方地接受舒敏的关爱与呵护,担心别人说他是吃软饭的。不过在没别人看见的时候,他还是很喜欢舒敏这样体贴地待他,被人疼爱的感觉很受用。

 

就在志伟躺在床上出神,胡思乱想的时候,从房门外传来一阵说话声,听上去好像是舒敏和祝明在说话,志伟有点疑惑,他从没带舒敏来过自己宿舍,怎么会有她的声音呢?是不是自己还在梦里没醒?一时间他都分不清哪一个才是梦境。

 

志伟爬起身,拉开门,一探究竟。门外还真是舒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神态平和。在她对面站着的是手拿洗漱用具,脚蹬拖鞋的祝明。

 

“你起来啦,我正和你的同事聊天儿,吵醒你了吧?”舒敏一脸关切地望志伟说道,“今天是星期六,不上班,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这一阵子祝明住在柳云那里,很少回宿舍睡觉。今天凌晨,志伟坚持坐到纽约收市后才离开办公室,回到宿舍,见祝明在房间里呼呼大睡。

 

祝明看着志伟笑道,“早上我起床之后,听见你还在说梦话喊‘丽丽’,哎,丽丽是谁啊?”

 

志伟好像被人窥破了心事,脸上现出一丝难堪,遮掩着说道,“没有谁,是你听错了吧?”说着转头看着舒敏。

 

舒敏脸上的神色并无变化,“你先去冲凉吧,我坐在这儿等你。”

 

待志伟洗漱收拾妥当,两个人出了宿舍,舒敏手挽着志伟的胳膊,“我给你打传呼你没回话,去你办公室,他们说你可能还在宿舍里睡觉,我问了地址就自己找到这里来了。”

 

志伟想起来今天早上他把传呼机放在振动状态了。他抬起手看看表,十一点二十,这会儿吃早饭晚了点,午饭还早。

 

他们俩在路边一间餐厅里坐下,舒敏从包里拿出一只精巧的小方盒子,“这个是给你的,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志伟打开盒盖,里面是一只男式手表。志伟认得这手表的牌子,在香港杂志上看到过这个牌子的广告,他知道这牌子的手表价值不菲。这礼物太贵重了,他想不到舒敏会为他买这么贵的东西,想拒绝又怕伤了舒敏的心。

 

“这是香港客户送给于总的,于总说他有好几块表,都戴不过来,‘这块就送给志伟吧’,你不用谢我,我这是做顺水人情。”舒敏说着把那只表从盒子里拿出来,“来,戴上试试。”

 

舒敏看着志伟把表戴在手腕上,端详一下,“嗯,不错,对了,还有件事,下星期我要跟着于总去广西一趟,先去北海看一块地,然后再去中越边境,我们公司从去年开始就在东兴镇做边贸生意,这次我是去核对帐目,来回可能要十几天。”

 

一边说着,舒敏拉起志伟的左手贴在自己脸颊上,“我这一走,要有半个月都见不到你了,唉,我真不想去。”

 

昨天在公司里开会的时候,于总像是认真又像是开玩笑似的对舒敏说:“你问问志伟,看他能不能请一个星期的假,跟我们一块去广西玩玩,北海的银滩可是个好地方啊,最适合情侣一起去游水了。”

 

舒敏发觉自己最近变了,好像又回到二十岁的光景。她和志伟在一起的时候有种难分难舍的感觉,心里总想着他,想靠在他身上。她对着浴室的镜子问过自己,“你是不是在‘发姣’啊?”

 

舒敏出差走了以后,志伟的心里空落落地,不是滋味。在宿舍里遇到祝明,志伟随口问道,“有些日子没见你了,整天神出鬼没地,跑哪里去啦?”

 

“反正是没离开深圳,”祝明并没有直接回答,“哎,那天来找你的那个女人是干什么的?”

 

“她是。。。”志伟停顿了一下,“我的客户。”

 

“噢,是吗?看上去人不错,气质挺好的。”

 

晚上在办公室里坐班,刚过了八点,桌上的电话响了,志伟拿起话筒来,是舒敏打来的,她现在北海市。舒敏说她刚吃完饭回到酒店房间,给他打电话就是想和他说几句话,她们今天去了银滩,那里的沙滩好漂亮,沙子又白又细,海水平缓,要是志伟跟着来就好了,可以一起去游水,她们明天要去地盘上看看。

 

志伟静静地听着她叙说,没有搭腔,这会儿办公室里的人不多,谁要是大声一点讲话,其他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志伟对舒敏说“快开市了不能讲太长时间”,他不想让别人听到他在电话里说个人感情的事。

 

这几天办公室里的气氛有点怪异,那王氏兄弟已经开了账户,这哥俩整天泡在办公室里,王老大还是一副胡同混混儿的品相,喜欢高声粗气地讲话,嘴里的零碎儿(脏话)一大堆,就像语句里面的主谓语一样,必不可少。王老大很快就和杨松混熟了,他们俩倒是挺对脾气,烟酒不分家,吃喝在一起。王老大对袁方始终态度冷淡,明显地表现出对袁方心存戒备和不信任,他兄弟对袁方还略微地客气些。

 

袁方倍加小心地应对着这二位,心想对付着过了这头一个月就算拉倒,真不想跟他们劳神费力。

 

可惜事不如人意,王老大一进场就被套住了。开了账户之后的头几天没下单,只是看。袁方每天都是先问一问TONY和志伟,听听他们对市场的看法,回过头来再向王家兄弟讲解市场行情。

 

第一单是依照袁方的提议,在1.73水位买入英镑,买入之后没多久英镑就开始往上升,王氏兄弟的账户里很快就有几万块的浮动利润,在接近1.75的位置,TONY走过来看了看,对王老大说,“差不多了,我看今天不会走很远,最好卖掉它,你们第一次买卖就赚了,已经很不错了。”

 

王老大笑笑,“别急,再等等,赚了就说明方向没错,干嘛急着出来?”

 

TONY见他自有主张,便说:“好啦,你们自己看着办,如果觉得不妥最好早点卖掉,看定一点再入市。”说完便离开了。

 

看着TONY走开的背影,王老大撇了下嘴,“赚就要赚个大的,想叫我赚点小钱就跑?切!都觉得自己特聪明。”

 

汇价在1.75下方徘徊了一阵,上攻无力,转而向下,很快就跌破了1.74。袁方心里有点发慌,劝说王氏兄弟,“现在出掉还有盈利,等下去就难说了。”

 

王老大瞟了袁方一眼,没说话,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报价。眼瞅着汇价很快跌破了1.73,这会儿账户里的浮动利润已经完全蒸发,开始亏损。

 

袁方冷眼观瞧,就见王老大的脸色憋得像猪肝一样,额头鬓角都渗出了汗,双眼也开始发红,好像一只西班牙斗牛。他兄弟开口刚要劝说就被王老大挡住了。

 

僵持了一个小时左右,王老大终于顶不住了,从盈利到亏损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可对于王老大来说无异于精神上走了一趟炼狱。经历了一回喜怒惊惧混杂的煎熬,王老大的神经如同热油锅里的油条一样上下翻了几个滚儿。

 

一连几天,王老大都没在办公室里露面,他兄弟对TONY和袁方解释说,他哥身体有点不大舒服,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王老大不来,办公室里清静了些,没有了王老大的粗言秽语,空气都好像清新了不少。袁方也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的精神压力去掉了大半,他现在已经不在意是不是 能有佣金收,只要对付过去这个月他就去转做技术服务,虽然收入肯定会少很多,不过他已另有打算。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12年2月17日 18:16olive tree

    舒敏还是喜欢志伟,他们有结果吗

    —-嗯,会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2. 2012年2月18日 11:30加国无为

    多得不如现得,不要太贪心,谈恋爱也是一样的道理。

    —-说的是,人心苦不知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