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39)王老大的困境

字体 -

第三十九章  王老大的困境

 

消停了几天,王老大又出现了,他嬉皮笑脸地来找TONY,一见面就说:“这炒汇还真TM的挺好玩儿,比玩股票来钱快多了,我把股票撤了,就在这儿跟丫外汇死磕,我就不信我炒外汇挣不到钱。”

 

TONY也是满面笑容,回应道,“好好,够胆色,有勇气,你也可以带你的那班炒股票的朋友上来,一齐玩,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揾我。”

 

“我跟你说,我的目标是要把仓里的这五十万给它翻到一千万,然后我就‘歇菜’不做了。”王老大很认真地说,一双小眼睛眯缝着,看TONY的反应。

 

TONY眨眨眼,看着王老大那张肌肉横生,额头青筋暴绽,呈现紫黑色的脸和中间那对狡黠的小眼睛,心里想着如何应对这个既贪婪又狂妄的家伙。最好不得罪他,也不做任何承诺,让他自己玩,免得他赌输了找借口耍赖,TONY在心里更进一步认定这王老大是个难缠的角色,搞不好到时候他会来个输打赢要。对此TONY倒是不担心,有钟先生在背后撑腰难道还怕他一个街头卖菜的不成?

 

“好哇,你赚到钱开心,我也高兴,你赚的是市场里的钱,不是我的,也不是公司的钱,对吧?市场里大把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得住,是不是?”TONY神情轻松地看着王老大,话里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就是让王老大明白赔赚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与公司和公司的任何人都无关。这半年里TONY讲普通话是大有长进,他相信王家兄弟都听懂了。

 

待王老大二人离开,TONY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把杨松和袁方叫进来,关上门,然后嘱咐他俩,“你们一定要小心,最好别对这个客人乱讲话,否则有了麻烦我也帮不到你们。”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并没有顺遂王老大的心思,他们兄弟玩股票的那套招数在汇市里不好使,一入汇市就出错,不到一个星期,仓里的本金已亏了将近一半,这时候王老大才意识到炒外汇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好玩。

 

于是王老大拉着杨松出去吃饭,问他要主意。杨松还记得TONY的叮嘱,不想惹祸上身,所以含含糊糊地不肯明白说出个所以然来,其实杨松更关心为自己赚钱,才懒得花心思帮他呢。病急乱投医,王老大又去问其他人,公司里有嫉妒袁方的人便暗中给他出主意,不幸的是这些主意让王老大越陷越深,亏损不断扩大。

 

而王老大的天性就是多疑,他觉得跟他没有利益关系的人说的话,出的主意才也许还可以相信,袁方是他的经纪,是要从他身上赚佣金的,所以袁方的话绝对不能相信。TONY是公司经理,当然是为公司着想,也是间接地从他身上赚钱,因此不可以全信。其实王老大相信的只有他自己,就连他的兄弟也不能完全信任。

 

无奈他们账户里的情形却是越来越糟糕,王老大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迫不得已,只好指派他兄弟去找志伟帮忙,在王老大的眼里志伟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他兄弟读过大学,也许和志伟还能说得来。

 

这几天志伟一直忙着帮陈萍培训员工,白天很少在这边公司里露面。没想刚一回来就碰见王老大的兄弟,这位王家老二的鼻梁上今天忽然多了一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还挺斯文的,他一见志伟就很亲热地过来搭话,请志伟帮忙给分析一下眼前的市场行情,志伟便把公司每天发下来的市场分析报告拿出来解释一遍给他听。但是当王家老二提出来要请志伟来帮他们操做的时候,志伟马上客气地回绝了,这行里的惯例之一是不能碰其他同事的客人,同事之间不能互相抢客人。

 

王老大虽然问了很多人要主意,但他心里自有一定之规,谁的话也不能全信,主意还是要自己拿。他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操作,有赢利不肯走,亏损更不肯走,一心想着狠炒一把,一下子就翻它一倍二倍的,但是结果却是越套越深,仓里可动用的本金几乎没有了,大部分变成了浮亏,王老大只好自我安慰:“账户里的总钱数没少,都是浮亏,我就跟它耗着,非把它等回来不可,以前玩股票被套的日子多了去了,最后不还是等回来了?我就不信它不回头!”

 

又有人教给他一招:锁仓。把浮动亏损固定住,不让它再扩大。王老大觉得有理,可是锁仓之后怎么办,他并不知道。锁仓之后账户里的本金都被占用,不能再做新单,王老大彻底没辙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来找TONY,讨教解决的办法。

 

TONY手里拿着王老大的账户结算单,惊讶地问:“是哪个教你锁仓?这个解锁很难,一定要等一个好的时机才可以解开,搞不好会亏得更多!”

 

王老大面露惭色,无言以对,只好干笑两声,等着TONY的下文。

 

TONY又看了一遍结算单,“我看,没办法了,你们只有再放一些钱进来补仓,否则,很难救得回来。”

 

晚上志伟来公司做单,王老二又来找志伟,请他帮忙。志伟拿过结算单来仔细看了一会儿,为难地说;“你这里锁了三百多点,要拆锁可不太容易,做外汇最麻烦的就是拆锁,我们习惯把锁仓叫做‘癌症’,弄不好把三百点拆成了六百点,越拆越大,最后就拆死了!”

 

王老二听罢,面色惨白,“真的没救了吗?帮帮忙,我们哥们的一大半身家都搁在这儿了,要是救不回来,我们就玩完了。”

 

“你们还是问问去TONY吧。”志伟虽然同情他的处境,也是无能为力。

 

袁方这些天一直提心吊胆,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王老大,这王老大一身匪气,喜怒无常,极难伺候,倒是他兄弟还显得友善一些。

这天晚上,袁方刚进到公司,王老二就笑着迎上来,伸手搂住他的肩膀,亲热得有点反常,这举动弄得袁方心里发毛,不知道是凶是吉。二人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坐下,王老大从后面跟过来,显见王家兄弟是有话要说。

 

王老二先开口,说:“袁方哥们,我们哥俩现在得求你帮忙,你看,我们投进来的五十万差不多都锁住了,连开锁的钱都没了,你看是不是能借给我们几万,把套进去的钱救回来?”

 

“我也没有多少钱啊,怎么帮你?”袁方只觉得后脊背发凉,现在他真后悔当初认识了这二位。从他们身上挣不到钱不说还要让他倒贴,真是倒霉透顶了。

 

“嗯,我就知道你没钱,那你不是还有佣金吗?我哥的意思是叫你把这个月的佣金都放到仓里,这总可以吧?”王老二早有准备,话在这儿等着他呢。

 

袁方不禁吸了口冷气,原来他们还是在算计他的佣金。他实在是心有不甘,当初讲好了第一个月的佣金归他,现在要反悔,说话不算数了。

 

“怎么着?我们兄弟扔进去几十万,你TM想的挺美,轻轻松松就白拿几万,没有那么便宜的事!”王老大目露凶光,盯着袁方,语气阴森地说道,“我告诉你,这钱我非把它抠回来不可!”

 

“哎,袁哥们,你不能看着我们这五十万就这么亏了,见死不救吧?”王老二向袁方恳求道。

 

看这阵势,袁方明白他要是不答应的话这王家兄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在后面等着他,这兄弟俩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软硬兼施,就是要逼他就范。

 

“我去跟TONY讲,帮你们做单的佣金我不要了,给你们补仓,这样行了吧?”袁方已经没了退路,只想尽快摆脱这二人的纠缠。

 

袁方答应了王家兄弟便来找TONY,说要把还没到手的佣金给王老大补仓,TONY闻言劝道,“当初大家可是讲好的,第一个月的佣金归你,你可要想清楚了。”

 

袁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就都给他们吧,消财免灾,以后他们的事与我无关了。”

 

“好吧,既然你说给那就给他了,不过我觉得这样做不对,做事不可以不讲信用,希望以后你不会再碰到这样的客人。”TONY只好这样安慰袁方。

 

袁方一走出TONY的经理室就看见王老大兄弟二人在门口正等着他呢,这会儿袁方的心里倒是坦然了,现在谁也不欠谁的。

 

王老二略带歉意地拍拍袁方的肩头,“哎,不好意思啊,我们哥们也是没辙,这样做确实有点不合适。。。”

 

“没TM什么不合适的,”站在一旁的王老大粗声大气地说道,“罗锅儿X大肚子,最TM合适!”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5 条评论

  1. 2012年3月2日 16:43加国无为

    袁方是个聪明人,人有时候就是要学会吃点亏,遇到个流氓强盗,离远点是上策。

    祝周末好!

    ——是这个理儿,周末愉快!———

  2. 2012年3月2日 17:55百艺

    看来二王是恶人,只是恶报的时间还未到,遇到这种人就用36计的上策

    ——在利益面前更容易分出善恶。祝周末愉快!——

  3. 2012年3月2日 18:07olive tree

    看来你会炒股,还会炒汇的

    ——还有呢,咱还会炒菜~~~

  4. 2012年3月3日 00:46seaweed

    哈哈, 会吵架不? :D

    王老大这样的人太普遍了, 你描写的不过是个典型的特例. 就看看大多的华人, 那些经济弯着心眼只为赚钱, 那些该给佣金的挖空心思,想少付. 当然啊, 有好的啊, 有啊. 我不是怕被砸啊, 真的有… ;)

    —— 没错,王老大是个特例,一个“认钱不认人”的主儿~~~

  5. 2012年3月3日 11:301 条评论

    不懂北京就不要乱说北京话好不好? 死磕和歇菜用的都不对。

    ——别着急,您接着往下看就明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