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第四十三章  前途不由己,生死凭谁问

 

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时任英国首相的萨切尔夫人,脸色凝重地走下北京人民大会堂东门外的台阶,一时精神恍惚,不慎在最后一级失足跌倒,跪在地上。这一画面在香港电视新闻中被反复播放,香港市民无奈地旁观中英两巨头在港人未来的前途命运上讨价还价。号称铁娘子的萨切尔夫人也抵抗不住邓大人的强硬和压力,不得不退让。感受到这股压力的还有五百多万香港人,她在广场前的一跪着实吓坏了很多港人,移民潮随之兴起。

 

一九五零年初,TONY的父亲随家人从内地逃到香港,靠着一间小店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这时眼见英国人也保不住香港,共产党迟早要来,便把小店转手,然后带领全家远走加拿大。当时TONY还在就读中五。

 

在加拿大住了几年,实在受不了那里的寒冷气候,还有生活和事业上的挫败。刚到加拿大不久,TONY的父亲因为听从一个朋友的推荐,投资做生意,结果失败,赔进去不少老本,不得已他父亲只好找了一份在仓库搬运打杂的工作养家。TONY的两个姐姐已经嫁人,TONY大学毕业后,找到一份工作,了无趣味地挨了半年。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中英双方签署联合声明,邓大人承诺的“马照跑,舞照跳”给了港人几分希望,部分港人在海外水土不服,开始陆续回流香港,敢于冒险的港商仍然是珠三角地区投资设厂的主力。

 

一九八八年底,TONY不顾父亲的反对,只身返回香港,他在外汇经纪公司里混了两年,之后经熟人介绍,来深圳做事。不同于他父亲那一辈人,TONY并不排斥北上内地寻找新的发展机会。

 

但是到了八九年春末,香港人的神经再次受到冲击,有一家中文报纸用大大的黑体字在头版登出“狼来了”的标题,随后又是一轮移民大搬风。TONY没有理会他父亲的连番催促,执意留下,他已经拿到加拿大的护照,自忖即使共产党来了也不能怎么样他这个外籍人士,如果万一真的形势转差,到时候再走也不迟,所以他并不是太担心。

 

一九九二年四月初的一个中午,在他被黑袋蒙头的那一刻,TONY惊恐地喊叫起来。突然一只粗壮有力的手猛地卡住他的喉咙,接着是一个低沉的声音喝道,“再喊就弄死你!”

 

虽然惊恐不安,TONY还是能分辨出这是王老大的声音。卡在他喉咙上的手松开,一件冰凉坚硬的东西贴在他脖颈上,他明白这是一把刀,立时感到一阵晕眩,原来濒死的感觉是全身冰凉。眼前的黑暗还在继续,看不到尽头。

 

一九七五年,正当田野里的冬小麦刚开始抽穗儿的时候,距离京城百里,一家乡村供销社内发生了一起盗窃伤人案,夜间值班人伤重不治,供销社内的财物失窃,损失数百元。两个月后,案件被侦破,一个流氓犯罪团伙的成员全部落网,团伙主犯被判死刑,王老大是团伙成员之一,当时他刚满十七岁,家里还有一个比他小十一岁的弟弟。

 

一九八七年,王老大出狱,回到家乡。他弟弟收拾行李进京,上大学。兄弟俩十二年未见,彼此如同陌生人,人生道路也相差甚远。王老二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心情很复杂,十多年来,有关他哥哥的事家里人从不提,好像没有这个人一样,但是村里人,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在某些特定的时刻的举动就会提醒他,他还有一个正在监狱里蹲着的哥哥。王老二早已记不起他哥的模样,但是不记得模样并不等于人不存在。

 

刑满释放,王老大回到家乡,却发觉自己无事可做,村里分地的时候他还在牢里,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着回来。这里距离京城不算远,村里的主业是种菜,眼见村里人把摘下来的鲜菜装上车送往京城,王老大搭村里人的顺风车,也进了城。乡下不能待也不想待,村里人见到他都是满脸陪笑,怕他的人早就远远地躲开了。他跟着村里人来到位于北三环的大钟寺农贸批发市场,见识了一下蔬菜批发生意,这让他开了窍,回到家里,躺在土炕上想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再次搭车进城,从此便在大钟寺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两年后的一天,王老二慌慌张张地从学校跑来找他,“哥,我惹祸了!”

 

王老大二话没说,取出一笔钱交给王老二,安排他即刻离开京城。老家不能回去,肯定会有人在那里蹲守,等着他钻进网底。王老二先转去天津,找王老大的一个狱友,这位狱友是切汇的行家,他指给王老二一条路,找外资外企人员收外币,收上来交给他出手。

 

八十年代,出国潮兴起,持续不衰,对外币的需求旺盛。倒卖美元,日元等外币和外汇券赚差价的利润不错,做了一段时间,王老二发现收购国库券有利可图,上海的出手价格要比北方高不少,于是王老二偷偷跑回来,劝说他哥别再做“菜牙子”了,兄弟俩拿出全部本钱,收集了一批国库券,奔向上海。

 

九零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张,三十种国库券和债券在这里公开交易,进行买卖的还有八种股票股票。王老大兄弟俩觉得这股票比收购国库券轻松,每天守在交易所里就能赚到钱,不需要辛苦地跑来跑去四处扫货。

 

九一年国庆节过后,王家兄弟俩转战深圳证券交易所,因为这里的股票价格要比上海的股票低得多,这次转移战场让兄弟俩又狠赚了一笔。也使得王老大的自信急剧膨胀。他现在靠自己的胆量和眼光挣到钱远多过他用威逼恐吓手段从菜农那里连抢带骗弄到手的。

 

在认识袁方,听他介绍投资外汇的好处之后,这兄弟俩商量了一下,决定试一试这炒外汇,但是这一次他们的运气不佳,投进去的本钱折损殆尽,兄弟俩的前途陷入了危机,这几年的辛苦奔劳将要付诸东流,这个结局是王老大万万不能接受的。兄弟俩苦思破解危局,挽回损失的办法,对袁方是不能指望的,从开始就没相信过他有多大能力,TONY是经理又是香港人,应该很有经验,他们又去求TONY,结果不理想,TONY告诉他们还要放钱进去,加仓,才有机会。兄弟俩反复商议,认定不能再上当,现在已经不见了四十多万,再追加投资弄不好哥俩会一贫如洗。

 

眼看着能想到的路子都行不通,再回头去做“菜牙子”是不可想象的,最后王老大的蛮劲上来了,“这钱不能就这么扔了,我去找人,非把它抠回来不可!”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5 条评论

  1. 2012年3月11日 17:33seaweed

    虎头, 这里你略了多少字? 你不发出来没事, 但别懒啊.

    我很少跟网络长篇, 但你这篇不同. 给你点压力, 写出它应有的价值.

    ——谢谢海草,咱会把压力变成动力~~~

  2. 2012年3月11日 21:29莽牛

    我也是对这篇很感兴趣,只是最近这几天没怎么上网,错过了几章,补上。

    ——谢谢牛兄!

  3. 2012年3月12日 06:25加国无为

    王家两兄弟这回恐怕要赔钱又赔人。。。

    —这个嘛,留在后面再揭谜底:)))

  4. 2012年3月12日 15:53olive tree

    你的故事转到另一方面去了~~

    ——嘿嘿,A面,B面,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好笑的旧事,改天写出来~~~

  5. 2012年3月13日 14:44百艺

    什么时候写写s面

    ——哈哈,好主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