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44)理智与情感

字体 -

第四十四章  理智与情感

 

钟先生不得不临时取消他的北京之行,留下来解决这突如其来的难题,他先打电话给北京的朋友,请那边帮忙查找王老大兄弟的户口档案,看这俩家伙有没有案底。现在需要搞清楚对手的底细再定对策。

 

他把手里的信放在桌上,起身走在办公室中央,看着坐在长沙发上的珍珍,想了想,宽慰她道:“你不要担心,TONY不会有事的,这帮无赖就是想要钱,我会想办法搞掂这件事的。”

 

然后他转头问站在门口的公司秘书方小姐,“志伟在不在?叫他马上过来。”

 

志伟被一连串的急呼招回来,刚进公司大门,就见秘书方小姐连连向他招手:“快进去!老板找你有急事。”

 

钟先生一见面就对他说,“志伟,你现在哪里也别去了,就在公司里给我看着,”说着走上前来,把手搭在志伟的肩头,语气有些低沉,“TONY出事了,我需要你先代替TONY帮我照看着公司里的伙计,公司里的事我就全交给你了。”

 

这事来得太突然,志伟心里犯难,李丽现正需要人照顾,想不到这里TONY又出事了,他现在是分身乏术,找谁帮忙呢?他在心里把可以托付的人逐个排列出来,头一个想到的便是陈萍。以前他有跟陈萍讲过关于李丽的事,相信陈萍是个可以托付的人,但问题是陈萍正忙着新公司开张,实在不好意思去麻烦她。

 

找舒敏?志伟觉得不妥。

 

回想起舒敏出差刚回来的那天,他把李丽从医院接出来送回她的住处,当时他站在门外,内心经历了一番激烈挣扎,最后还是选择离开。那一刻他在心里劝告自己:忘掉李丽,别再想她,把和她有关的一切连同她所有的秘密都忘掉。

 

过后他很庆幸自己用理智战胜感情,他想明白了,即使他假装着不计较她的过去,骗得了旁人却骗不了自己,在他内心深处一定会有一片阴影,藏着一道伤痕,就像灯光下的影子一样跟随他一辈子,形影不离。他知道自己不是豁达大度的人,没可能做到完全彻底地宽容,也做不到心无忌碍。如果他和李丽重归于好,将来肯定会有一个藏在阴影里,不知名姓和面目的对手躲在暗中和他不断较量下去,同一个看不见的对手争斗就像是一个永远挣不脱的噩梦,没有尽头。

 

李丽的过去永远是一道坎。与其背负着包袱走下去还不如轻装前进。思路虽然理清楚了,感情上仍不免有些牵挂和不舍。心里有些失落和惋惜,感情清空的同时身体里好像也掏空了,走在路上低头垂胸,看上去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一见面舒敏就发觉志伟的情绪不高,显得很疲惫,她挽住他的手臂,关切地注视着志伟的眼神,“你好像有点不高兴,脸色不大好,是不是生病了?”

 

志伟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努力调整情绪,“没什么事儿,可能是想你想的吧。”

 

他想扮轻松,说句玩笑话转移焦点,缓和一下气氛。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话也太假了,一点都不自然,根本不像是他这种沉闷性格的人会说的话,舒敏肯定不会相信。

 

“真的?”舒敏的脸上闪过一丝光彩,笑道,“几天没见,嘴儿变甜了。”

 

看来女人还是很容易轻信甜言蜜语的,志伟反倒有一点意外。他一直以为舒敏是个要比自己更成熟的女人,不会分辨不出来真假话。过去他和李丽相处的那段日子,这种话他总是说不出口,觉得难为情。

 

“明天不用上班,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去我那里吧,我还带回来几件东西给你。”舒敏说着提起旅行包。志伟伸手接过去,“我来帮你拿。”

 

一转身的功夫,志伟已经拿定主意,不对舒敏讲李丽的事情,不要让已经成为过去的人掺和到他同舒敏中间。他甩了下头,努力从头脑里抹去李丽,把心思转移到舒敏身上。

 

第一次和舒敏赤身相对,还有点羞涩,身体紧绷,全身僵硬。然而很快他就在舒敏温柔地引导之下爆发出旺盛的生命活力,激烈得近乎疯狂,一年来积存在他心里的苦闷和压抑都在这一刻猛烈的释放出来。一轮激情过后他伏在舒敏身上,把脸埋进枕头,闭上眼睛,顺着眼角流下两行泪。

 

志伟记得在学校里曾听一个女同学说过,千万不要对一个女人谈论你对另一个女人的感情。当时他不懂,就是现在他也不是很明白。不过他隐约地觉得自己对陈萍在心理上处于劣势,也许就是因为他毫无保留地对陈萍交待了自己对李丽的感情,使得他不知不觉地在心理上把自己放在比陈萍低的位置上,这种心理上的落差阻碍了他们之间的平等交往。他意识到自己在心理上是仰视陈萍,不能平视,心理落差抑制了他的感情冲动,他不能在对陈萍坦白了自己对李丽的感情之后,一转身就反过来追求陈萍,那会感觉很尴尬,让人以为自己很无耻。志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应让过去的感情经历成为今天的障碍。

 

志伟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觉得还是不跟舒敏说李丽的事比较好。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吧。他掐灭了手上的烟,打算先去楼下吃饭。一抬头,看见袁方站在大门口,心说正好找个人做伴。伸手抄起搭在椅背上的上衣,一边穿衣,一边走出来。

 

袁方见志伟朝自己走过来,神色里有些不安地对志伟笑笑,他刚听说TONY被绑票的事,下手的正是他带来的客户。这件事对他会有什么不利他还不清楚,现在最担心的是钟老板会怪罪到他头上,甚至怀疑他是同谋,那可就麻烦大了。见志伟来找他一起去吃饭,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暗自猜测是不是钟老板让志伟借口吃饭来试探他,想问又怕惹祸上身,被误会是不打自招,只好忍着,耐心等志伟先开口。

 

两个人都有心事,相对闷坐在餐厅里,袁方见志伟有心事,更觉不妙,小心地陪着笑脸,“这两天都没见你来公司,在外边忙什么呢?”

 

“嗯,没什么,有个朋友需要人照看。”志伟不想多说,这事袁方也帮不上忙。

 

“我听说LAURENCE把武汉的分公司关了,深圳这边也快撑不下去了,”袁方摘下眼镜,揉揉眼角,“食出大厦又新开了一家,听说正在招人呢。”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3 条评论

  1. 2012年3月15日 18:58olive tree

    志伟还是那么轻易地就开除了李丽,因为她已经不完美,可是,选择舒敏的他自己就完美了吗?

    ——即使志伟包容了李丽也不代表他完美,其实很多时候,做出妥协和包容是出于不得已,是不是?

  2. 2012年3月17日 01:43seaweed

    女人生活在幻想里, 男人生活在现实中. 少了幻想的现实多了些世俗, 无情. 少了现实的幻想却有些轻飘, 空洞.

    于是, 现实和幻想总是吸引着对方, 想要完美, 就象男女的爱情. 在分分和和, 寻寻觅觅中演绎

    ——不论男女都有犯晕的时候:)))

  3. 2012年3月18日 07:41加国无为

    该放手的就放手,理智,该抓住的就抓住,明智~

    ——说得好,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