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46)囚徒

字体 -

第四十六章  囚徒

 

而此时TONY正和衣躺在一张污迹斑斑的旧席梦思床垫上,望着屋顶发呆,地上放着一只外卖盒饭和半瓶水,房间里还有生命活动迹象的除了他以外就只有在墙上爬的蟑螂。他现在的情绪安定了些。当他被推进这个黑乎乎的小房间里,王老二拿去罩在他头上的黑布口袋,略带歉意地对他笑笑,说:“实在不好意思啊,先委屈你几天,我们哥们想请你来帮个忙,完事之后就放你回去。”

 

这句话他听明白了,王家兄弟的目的是要钱而不是要他的命,紧张情绪逐渐舒缓下来。绑架勒索这类事情对TONY来说并不陌生,在香港不论是巨富还是小康人家都有机会被黑道“标参”(绑票),有一个做地产的富商就曾被人绑过两次肉票,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在移民加拿大之前,TONY的父亲就是靠开间小店来养家,TONY见过很多次那班上门问他老爸收陀地费的江湖人士。像他老爸这样的小店主都是靠勤俭,吃苦耐劳来维持生计,他老爸起早贪黑地挣点辛苦钱,得罪不起这些道上的人。如果不交陀地费,小店就别想开门了,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只有老实交钱,求得平安。

 

TONY一向认为凭着钟先生在内地的背景和关系,官私两面都不会有麻烦,谁有胆量敢绑他的票呢,TONY觉得他在深圳要比在香港还安全。谁知道以为不可能的事偏偏就发生了。现在只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钟先生身上,能不能保住这条命,就看钟先生怎么做了。

 

隔壁房间穿过来一阵谈话声,听上去像是王老大在和几个人争论什么,王老大的嗓门突然高亢起来,“拿不到钱就宰了他!在野地里刨个坑儿把丫埋了,反正豁出去了,谁都TMD别想得好!”

 

接着就听到隔壁“咣当”一声,随后一阵乱响。TONY浑身的汗毛都乍起来了,心狂跳,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他惊恐地睁大双眼,紧盯着房门,全身都蜷缩成一团,唯恐凶神恶煞一般的王老大马上就出现在门口。

 

“大哥你听我说,杀了他也没用,再等等,这不是还在谈着呢嘛。”王老二极力劝解着。他还有一句话现在不能当着其他的人说,只能背着旁人提醒他哥,“请来的这几个帮手可是要给钱的,不能让人白干,要是拿不到钱再杀了人,这娄子可就捅大了,得想想怎么收场。”

 

隔壁的动静沉下去了,可TONY的神经还紧绷着,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王老大是那种一眼就让人看出来是个粗鲁蛮横的家伙,凶恶写在脸上。而他兄弟表面上显得还算斯文,说话也能讲道理,但是细想起来,这王老二为人更加阴险,工于心计,笑里藏刀,真正是个厉害角色。

 

听不到隔壁的动静,TONY反而更害怕,心一直提在嗓子眼,眼下的情形不妙,看样子这帮家伙和钟先生的谈判不顺利,不知道是二王的要价太高还是钟先生把他舍弃了,根本就不肯付钱。

 

过了一日,隔壁又传过来二王兄弟吵闹声,只听王老大在大吼大叫,“你老说他是香港人,姓钟的不能不管,肯定会付钱,结果现在怎么样?算错了吧!”

 

TONY心中一片凄凉,心说完了,二王拿不到钱,自己的这条命就要到头了。他现在是又惊又怕,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置自己,TONY后悔自己当初太大意,明知这王家兄弟不是善类却未加提防。现在后悔说什么都晚了,还是想想怎么保住条命,看有没有逃生的机会。他转着眼珠四下里搜寻看有没有逃脱的可能。

 

房间不大,只有一扇窗户,紧闭着,外面有铁条焊死了,跳窗不行,报信也不行,窗外紧挨着一面墙,根本不可能有人从这里经过。正门是别想了,肯定有人在外面看守。TONY盯着墙上爬来爬去的蟑螂,真恨不能也变身成一只蟑螂钻出这牢笼。

 

天见黑了,房里暗下来,门外一阵脚步声,接着房里的灯亮了,房门被打开,王老二一手托只饭盒,另一只手举着瓶水出现在门口,他身后还站着俩人,双臂抱在胸前,瞪大眼睛盯着TONY,小心地戒备着。

 

王老二放下手里的东西,“哎,TONY啊,看来你还得多忍几天,现在是你老板不肯给钱,八成他觉得你这条命不值五十万。”

 

TONY听了心里一哆嗦,原来在钟老板心中他还不值五十万,姓钟的指望不上,只好自救,“我在银行有十几万,都给你,求你放过我。”

 

王老二认真地看着TONY,“嗯,你给钱也行,钱在哪?你怎么给?”

 

TONY摸了下口袋,进来的时候身上的银包和腰带就被收走了,“你拿我的银行卡去取钱,我把密码给你,还有信用卡,我有张金卡可以透支两万。”

 

王老二仰头想了一下,“我们哥们本来没想要你的钱,再说十几万也不够哇,你老板已经不管你了,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我们哥几个顶着雷白忙一场是不是?”

 

“你让我出去打个电话,我找家里人转帐给你,行不行?”TONY恳求王老二放自己一条生路。

 

“拿不到钱,你丫别想活着出去!”王老大挤进来,他涨红着脸,嘴里喷着酒气,恶狠狠地说道,“一分也不能少,都给我吐出来!”

 

一见到王老大,TONY就忍不住双腿打颤,像见了阎王。

 

王老二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拿着纸笔进来,“把银行账户密码和你的家里电话都写下来。”

 

TONY接过来,手不停地发抖。

 

“别玩儿花活,”王老大盯着他,“要是取不出钱来,你就死定了!”

 

TONY写完,王老二仔细看了一遍,“好吧,我们也不想太为难你,这钱就当是给哥几个的辛苦费。”

 

接下来连着两天,王老二都没露面,也听不到王老大的声音,每天都只有一个北方口音的大汉送饭进来,收走空饭盒,什么话也没有。

 

什么动静也没有,不知道外面的情形,TONY忍不住要胡思乱想,今天是第六天,他已经开始绝望了,见不到王家兄弟的面,说明什么呢?是他俩被抓了,还是在等赎金?他又想到家里人,朋友,同事,想起和他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在眼前飘过,想到珍珍。天色暗下来,他的心情也随着夜色暗淡下去,希望越漂越远。

 

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是开锁的响动,门开了,几个生面孔出现在门口,TONY心里升起一线希望,随即又沉下来,王老大一脸凶相地站在后面,“先把他绑上,拖出来。”

 

这时候,TONY是彻底绝望了,一切都完了。他浑身发软,像喝醉了一样,感觉天旋地转。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3 条评论

  1. 2012年3月30日 17:27olive tree

    Tony能怎么办啊,好象挺可怕的

    ——人生不自由啊~~~

  2. 2012年3月30日 18:11加国无为

    最近刚看了条新闻,美国发生了件灭门案,最近就胆战心惊的,看了这集也跟着TONY胆战心惊的,一般绑匪是没有拿到钱,还有活的希望,拿了钱就会撕票的,怎么办啊~~~

    ——先倒个歉,不是成心要吓你~~~

  3. 2012年3月31日 00:50seaweed

    嚯, 沙发, 板凳又被哼哈给占拉~ :D

    看长篇没啥可说的, 踢上两脚, 以资鼓励~ :P

    ——谢您的大脚开球:))),开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