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55)水火可相融

字体 -

第五十五章 水火可相融

黄昏时分,落了一场阵雨,来势凶猛的雨水没能浇熄众人心中的怒火。在抽签表公开发售之前就已经有人在私下里加价炒卖,一百元一张的抽签表卖到两百,三百。证券公司开门派表才三四个小时就挂出牌子,写明抽签表已全部售出,门外的黑市价立时翻到七八百。

 

没日没夜排了两三天队,最后却空手而归的人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愤怒情绪汇聚成一股声势浩大的人流阻断了深南大道,临时拼凑起来的游行队伍拉着几条横幅做先导,几块硬纸箱板上写着简单明确的诉求,一路呼喊着口号,涌向市政府。

市政府大门外,全副武装的武警,防暴队正严阵以待,催泪弹和高压水炮也已准备就绪,城市管理者的治病药方已经确定,将给这些头脑发热,怒火中烧,要求公平的乌合之众服一剂清火解热,消暑减压的中药,虎狼之药灌下去,伤亡在所难免。

祝明远远地站在人群后面,他很清醒,在经历过北方的极度严寒之后,面对南方的些许冰雨,在心理上他有很强的耐受力。三年前发生的故事如今还历历在目,眼前的情形犹如往日再现,不同的是这一次的规模要小得多。还有一点不同,这一次他是个冷眼旁观者,不激动,不投入,因为他知道结果早已注定,绝对不会有任何惊喜。

凝滞的空气中传过来几声闷响,是施放催泪弹的声音。路边有几辆汽车还在燃烧,冒出的黑烟升上天空。高压水炮扫向人群,早已被暴雨淋透的人们并不在意身上再多淋几滴水,依然坚持抵抗不退,情势陷于胶着,深南中路上的电话亭成了众人发泄怒火的对象,玻璃被打碎,电话线被扯断,公共读报栏也被砸得稀烂。

在官员们看来,众人不退热,说明药力不够,那就加大剂量,再上猛药,断肠草已经用顺了手,再来一副夺命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直至药效显现出来为止。

当天走上街头参与抗争的人以持特区临时通行证和暂住证的外来人居多,已经落户入籍本地的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来参与街头游行的很少。在这里有家有业,生活状况还过得去的那些人,虽然对社会现状也有很多不满,但是和过去的生活条件比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如果有机会争取更多的利益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但要是冒太大风险的话,他们宁愿保持现状。很多人有这样一种心态,吃不到肉是因为自己的地位和权力不够,喝不到汤是自己的运气太差。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城市,四百万人口中常住人口大约在一百四十万左右,其余的都是暂住人口,真正的本地人很少,多数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落户在这里,和其它南方城市相比,这里和内地有相当紧密的联系。有一个广州的大学生,三年前去到北京,对众人说,“我们那里的人都不明白你们在闹什么”。

 

当年在北方的寒暑激战陷于胶着的时候,这里人的态度似乎有一点微妙,特殊政策和地理优势让他们在经济上的获益明显地超越内地,从走私电子表,日本电器,电脑到进口设备,窗口的优势让这里呈现出超乎寻常的兴旺景象。很多人都并不希望改变现状,尽管他们也有诸多的抱怨,看到听到很多的乱象,感叹这世道不公平,但从总体上来说对使用激烈手段来表达怨气,争取公平的热情却不高,率先享受到改革好处的人并不想再做进一步的改革。竖立在深南大道上,据说是全国范围内的第一幅改革总设计师画像,从一个侧面表现出这里人对现状的部分态度。

 

正如一位市府官员所说,“这次事件是一批不明真相的外来人,在一小撮捣乱分子的煽动唆使下,有意破坏本地“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一句话就把责任推到占大多数的外来人口身上。推卸责任,把坏事转变成好事,是为官者必备的一项看家本领,这在后来的那次险些炸掉半座城的危险品仓库大爆炸事件中有最佳的体现,官员们硬是把一场人为的重大责任事故转化成一曲赞美抗灾救险英雄的嘹亮颂歌。化不利为有利也是官场的生存法则之一。

 

昨天晚上,柳云和她那一班倒腾小商品的朋友聚在一家大排档里兴高采烈地庆祝,他们一伙人在几个精明人的组织下,一早就跟有一个倒卖抽签表的家伙谈妥交易,经过反复讨价还价,最后合伙用一百五至两百不等的价钱包下来一批抽签表。后来见市面上炒卖的价钱扶摇直上,便转手以四五百块的价钱痛快出手卖掉,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让大伙的本钱翻了近两倍。

 

祝明没有参加柳云那伙人的聚会,他和柳云原本就不是同一路人。话虽如此,祝明的心思还是有了显著改变,眼下的社会是以个人拥有的财富为恒量成功的标准,原来一直盘踞在他头脑中的那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在现实面前化作一股看不见的轻烟。

 

当市政府门前的数千人还在激烈抗争的时候,祝明躲进邻近的一栋办公楼,站在高楼窗口,注视眼前发生的一切,从远处冷眼观察事态变化。在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电视纪录片中的旁白: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他不禁微张着嘴角笑了,是啊,说得真好,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故事。

 

后面的情节如何发展已经不用看了,祝明从三年的蛰伏中苏醒过来,这样的隐居生活该到头了,他要走出自我封闭的牢笼。谁说读书人就该扮清高,过苦日子。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4 条评论

  1. 2012年5月4日 19:42seaweed

    祝明在哪集出现的, 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说一声, 省得我去找. :P

    但是他有虎头的影子~ ;)

    到底那个人是谁呀, 等了好几集了. 那个人出现了, 我再来留言.

    —在第三十章写过祝明的故事,他的故事交代的不多。中巴车里的那个人你猜的没错,就是王老二,他们的事还有一大段呢,不过我打算下一章做结尾,要不要续写后面的故事待定。

  2. 2012年5月5日 01:05加国无为

    描写深刻,对头脑发热的人民群众狠有教育意义~ :-)

    我们怎样才能求发展捏?搞研究滴要当学术官僚,玩股票的要有内部消息,做生意的要官商勾结,当然这样子求也系有风险滴,就是怕那天被人给”薄“夺了政治权利,为了降低风险,实现利益最大化,最好在西方肥沃的土地上种个”瓜“。

    现在形式有了新变化,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大使馆,而是黄岩岛,这也证明了一个真理—不要盲目跟风! :-D :-P

    ——还是无为总结的好。我这里絮语万千,就等你来一锤定音~~~~

  3. 2012年5月5日 08:35olive tree

    无为已经说了我想说的啦, 但我还有一句要添, 就是好一个水火可相容啊!

    老石, 周末愉快!

    ——谢谢小树!原来这标题后面还有个问号来着,不知怎么折腾得不见啦~~~

  4. 2012年5月6日 01:29seaweed

    我没猜对啊, 我不是猜的是志伟吗? :D

    我没有权力要求什么, 但支持和希望你写下去. 写不写, 和发不发表在博客上,是两个概念.

    抱歉, 都怪我自作聪明, 总瞎说. 自我批评下.

    ——那个人的确是王家兄弟。如果是志伟没必要躲躲藏藏,也不必通过别人,可以直接找袁方或是吴江。我是真心实意感激你的关注和支持,特别是在我想偷懒的时候,被你的一眼就识破了,汗。。。我更欣赏你的睿智和洒脱,要言不烦,这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