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6月1日 的存档信息

受伤的女人(一)花非花

  纽约就像是一间赌场,来这里碰运气的人很多,不过幸运儿极少。   雪梅的两片红唇之间横着一支画笔,手扯一幅玫瑰紫色天鹅绒,抵在长案边上,眼盯着案子边缘的刻度尺。   咣当,一卷东西扔在她眼前,“这几个Sample急着要,马上出Pattern,明天一早给车衣师傅!”老板David的语调快速而坚决,不容置疑。   明天?怎么可能!晚上我还有课,你也得给我点时间… (阅读全文)